活動忙完又進醫院做第三回手術


文/謝啟彬.張凱雅
Share/Bookmark




555612_499017723446101_1796829385_n

活着真好,雖然會痛

Back alive from the surgery, I am fine but weak, thank you for the greetings, I will recover soon!


親朋好友中有過全身麻醉手術經驗的人,大概都知道真正的過程,不是像電視電影演得那麼順利。

對我而言,最可怕的是被綁在手術台上,然後裝置注射器、戴上氧氣罩,周遭護士醫生都還在談笑風生,然後我卻覺得呼吸愈來愈重愈來愈困難,終至失去意識的"Before"

中間的過程(插管扳嘴內視鏡FM周波槍...),聽起來很聳動,但是人都昏了也就任醫生擺佈了吧?鼻喉咽部手術看似不會致命,但是因為嘴巴主要的功能幾乎都被剝奪了,就會格外地疲憊

接下來最可怕的,是逐漸恢復意識的過程,被護士一直叫“謝先生、謝先生”“放輕鬆、放輕鬆”但是卻又感覺周遭人馬雜沓,病床還會被撞到的感覺,身體每被碰觸一次或被撞一次,就更不舒服,加上麻醉劑未消,整個無力又暈,身邊儀器繼續逼逼叫,真的非常“劫後餘生”的味道,這就是"After"

至於迄今的無法吞嚥、言語困難、疼痛不適與周邊併發等問題,則又是繼續的“After”了...

總之還是謝謝大家的關心,我的高中同學沒說錯,還能FB,表示很順利,只是這些煎熬與忍耐的過程,旁人實在是很難體會的,尤其是身體相對健康勇猛很多的年輕朋友們,健康,真的很重要很重要啊!

當然這樣的手術,還是比不上第一回的五個小時版,與第二回的局部麻醉地獄版,當然更比不上女人生孩子(相信我,媽媽們真的都很偉大很勇敢),但還是用文字記載分享一下了!

Thank you everybody! I feel better now although swallowing medicine & food plus hard to talk still remain

img_4638

凱雅說:
活動已經結束!我陪同啟彬前往醫院手術!
他已經好轉!今回診一切都還順利平安!
只是我依舊是昏昏無力......想念這夥年輕有力認真的好夥伴們!
兩天在醫院,看到好多令人鼻酸流淚的景象!
甚至有位老先生,整個頭都是鼓起來的疱...
非常非常嚇人,真的比電影裡的景象還要恐怖!!
但是他就真的是生病了...
好多患者!好多辛勞的家屬!好多不停工作的醫生護士們!
真的...一個人能活著,能活多久?
有那麼點福份、有那麼點緣份、有那麼點幸福、
有那麼點友誼、有那麼點關懷...
還有短短時間、長長時間建立出的情誼!
誰還要理愛扯亂七八糟言語的人呢?還是誰要跟老愛說謊的人相處呢?珍惜都來不及了啊啊!
趁活著的時候、盡情地努力學習阿!
什麼時候都不嫌晚阿!


s延伸閱讀

被按下暫停鍵的人生—術後歸來

對醫院的感覺

差異化,來自於就是有方法可以做好,以及旺盛的意志力,加上堅持的行動力!

自己說說

心得建議




回生活剪影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