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與外婆


文/謝啟彬
Share/Bookmark





GrandfatherAndMe

今晚特別寒冷,正在幫逐漸康復的兒子弄睡覺,用電暖爐讓他暖和一下時,電話響了

媽媽哭著說:外公走了

六位兄弟姊妹在今晚,全都從全台各地趕回嘉義,守在久病多時的外公床邊,他已經高齡九十幾歲了

或許這樣是更好的,可以不再痛苦,不再一直被急救,可以跟早幾年過世的外婆,一起到西方世界去,也讓所有的恩恩怨怨,所有的人間煩憂,都可以放下了

我小時候根本可以說是在外公外婆家長大的,爸媽都在教書上班,爺爺奶奶都早逝,所以我跟弟弟兩人,自然而然待在同樣在嘉義朴子的外公外婆家最久,所有的孫子孫女裡頭,也是我們最讓外婆疼,也跟她最親,後來她們到我爸媽家,都還會在我們的枕頭內偷藏給我們的零用錢...

外婆是很典型的台灣女人,日據時代開始就一肩挑起家中生計,長期擔憂別人的結果就是會忘了擔憂自己,所以老來也是病痛不斷,在我出國留學的那幾年,她幾乎都已經是無法行動的病人了

然而她還是等到我結婚成家了之後,才離開這個人世

img_0457img_0466

近年來外公年事已高,健康一直退化,我媽媽是二女兒,非常孝順,幾乎每週都跟大姐(也就是我大姨)從台中回嘉義去看他,照顧老年人的經驗,沒有親身經歷過是不會明白的,但是她們兩個大的,都是過六十的阿媽了,還是這樣週而復始,無怨無悔~

做人不會很困難,人在做,天在看,不是為了天在做,而是為了自己身為一個“人”的責任在做而已...還是希望一切我們從小到大看過的上一代愉快的跟不愉快的事情,都可以一起升華,歸於平淡~

我的外公叫董等,聽說是我的阿祖在生他之前,等兒子等了很久,所以就將他取名為等,現在,希望外公安心地去西天,這樣,外婆就不用再等了...

謹以此文與一張照片,願我的外公安息~

(照片裡頭那個小孩就是我)

img_0472






回生活剪影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