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爵士樂以外的音樂圈回憶(一)


文/謝啟彬
Share/Bookmark




近幾個月拜FB所賜,又跟幾位大學時期與出國前的好朋友連繫上,感覺好像是昨天一樣,不覺時光飛逝...

很多人以為我們是音樂系科班乖寶寶,其實我們參與過的各類音樂活動可以說是包羅萬象,從去國家音樂廳當交響樂團槍手到林森北路地下酒家拉琴、從卡拉OK編曲到電視臺樂隊、從創作歌謠大賽到黑道出殯樂隊,可以說是看盡台灣樂界生態了!

其中那個"電視臺樂隊"就是一個不怎麼美好卻值得記錄的回憶:那是華視第一次幫費玉清量身定做一個音樂性節目,後面要有非傳統樂團的樂團,所以我們當時的責任就是負責去找人:古典樂器的也找,流行樂器的也找,等於去招募各界臥虎藏龍人才,還得負責編曲,但電視臺作業常常熬夜做到三四點,身體都搞得非常不好,壓力也很大,終於慢慢地脫離了這個圈子...

後來聽說這個節目的形態在"第四台"如雨後春筍般興起後,變成很多音樂節目的基本雛形,也就是非傳統的三台Big Band編制,而是有節奏組加上管絃樂的模式,有時甚至有國樂器的加入,而我們也做了不少場排場很大的演唱會。出了國學了Jazz回來,當年領班的老師已經得了好幾次金曲獎,流行樂界的朋友很多都變成"業界大師"了,直到最近,才又找回當年幾位具革命情感的古典樂界樂手呢!呵呵!

如果真要把很多經歷全寫出來,大概需要至少五十頁A4大小的紙張吧?再講個"幫人求婚伴奏"的好了!

這是回國後的事:話說爵士聽友太陽熊兄,想跟當時未來的熊嫂表達「時候到了」的意涵,但苦於沒適當場合,而啟彬與凱雅彼時固定於台大迴廊演出,靠著我們的爵士即興以及笑話(劇情)轉折,突然出現的樂曲讓被熊兄"騙"來在台下的未來熊嫂又驚又喜,這時熊兄回到樹林(誤)採了一大束花上前...就這樣,後面就是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的結局啦!哈哈!

此外, ‎"挽救婚姻大作戰"的事我也做過喔!呵呵!

大學時代,因緣際會接到一位他系教授的委託,要設計一個場景來製造驚喜,不過這次比較慘,好像是老婆鬧離婚,感覺我們是要去赴談判宴的,如果因此弄巧成拙我豈不是罪過大了?...

結果我找了一位學長,以雙小提琴的組合,突然出現在東區仁愛路大安路附近某超高級餐廳,演出了教授老婆最喜愛的電影插曲與橋段(據教授說那是她最喜愛的電影,是國片但是我忘了...)

時至今日我只記得教授老婆本來寒若冰霜的臉龐一瞬間融化的模樣,以及事後教授給我們很豐厚的報酬外加高級茗茶若干...至於他們到底有沒有復合?這我就不知道囉!呵呵!

(待續)






回爵士之外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