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別人,想想自己—對以色列爵士與現代音樂發展的一些觀察、雜感與心得


文/謝啟彬
Share/Bookmark






可以從這裡先開始,因為我們去了一趟以色列 ^^:2011啟彬與凱雅以色列交流演出之旅紀實


前言:原本想要好好來寫個幾篇文章,不過最近適逢凱雅出片出書,又加上年底到了非常忙碌,所以就先將當時速記在Facebook牆上的轉錄下來,以及之後陸續想起的一些心得與網路資料連結等補述,或許也應該很夠讀了吧?

我只想說的是:如果你有耐心,那你就會學到東西,我們很幸運能夠去看到這些,而我們的選擇是紀錄下來,希望對大家或後人有用;而如果你只是當作八卦版或Youtube影片精選看過去,那真的是很可惜的!

Anyway, hope you guys enjoy!



從以色列回來兩週了,還是對這位17歲鼓手念念不忘—沈穩度、音色平均度、音樂深度、技巧...等

為何在以色列,一個青少年就可以被"滋潤"成這樣,演奏著在台灣被認為是年紀大才要玩的Jazz,或是被大多數的"Jazz player'認為是"進階的Jazz"呢?

Still Had a strong impression from the 17-years-old Israeli drummer after coming back for two weeks



16歲時



15歲



13歲時的,這麼小就在打Dennis Chambers了耶!



‎11歲...Orz




Ofri跟鋼琴手Tomer Bar現在都在這所藝術高中就讀,所以事實是,學校不能學到一切,環境才是重點啊!

The Thelma Yellin High School of the Arts


這是我們側錄的之一:




這是我們側錄的之二:




之前我也有介紹過一位日本的神童爵士鼓手(當然人家現在已經三十幾歲了)—奧平真吾

天才小鼓手也需要環境中的前輩帶領才能發揮與茁壯

節錄之前的見解如下:

1. 其實這完全就是代表著環境問題,一個小朋友可以有興趣打真正的爵士樂,然後周遭的樂手可以匹配他或是帶領他

2. 但是所謂的環境問題呀!在本地是抱怨與責難為先,大家都在講環境不好,但是!環境也是需要靠努力創造的,只是日本比較早開始,並不表示台灣就沒希望

3. 請爵士鼓手們真的去學爵士樂這種"音樂",而不是"Jazz"或是"Swing“這種打法而已。要玩就要玩真的!

4. 不要太貪心想短期內通吃所有風格,這是本地爵士鼓手常見的通病

5. 像奧平這樣厲害的樂手真的很多,而且是連一般人都會感受到的,沒有什麼神秘之處。但是他的時間不是拿來轉貼Youtube,而是拿來練習或追求他喜愛的聲音

6. 或許我一直重複講這些,有的人會覺得很煩,不過如果你們真想進步,真的"想變成那樣",那就不要空想,我們已經在努力了!來吧!!我們等你!!^^



這就是門檻高低的差異,與世界上真實的情況



http://www.elidegibri.com/

---
有人要我翻譯,我就很簡單地照意思翻譯一下:

他一開始也是以年輕樂手的姿態出道,並與許多大師如Herbie Hancock與Al Foster等人演出,然而在競爭激烈的爵士樂壇中,每天都有比你厲害的年輕樂手出現,跟他們合作,一方面可以繼續刺激自己維持水準,也能有更多新的想法。但是年輕樂手實在是太多了,而且一個比一個企圖心強,一個比一個更需要演出亮相的機會,要在這樣競爭激烈的環境中佔有一席之地,實在很不容易,而他就是當年從這樣的環境下存活的,如果時光倒流,他希望他能多準備個兩年再去迎接這樣的挑戰(但是言下之意就是說現在年輕樂手要出頭,更難了!因為競爭更激烈了)





鋼琴手Gadi Lehavi當時12歲,我們這次去第一天晚上就看到他跟Eli Degibri表演;鼓手Roni Holan是耶路撒冷音樂院與Rimon School的鼓老師,我們這次去旁聽他上課兩次啦!Red Sea Jazz Festival的藝術總監Dubi Lance跟我們見面了三次,後來又來看我們音樂會演出...

我不是要炫耀,而是想不出還有什麼方法,能夠"道德勸說"台灣的年輕爵士樂手好好練習Bebop並精進即興的藝術了呢!...


其實聆聽第一個Group的時候,如果不去強調這些音樂家都是以色列人,其實根本聽起來就是紐約主流的爵士之聲呀!

以下這篇文章值得一讀,看看以色列樂手是如何學習內化爵士樂,然後再去影響爵士樂的變化的?我覺得這才是爵士樂最可貴的地方啊!

The Israeli Jazz Wave: Promised Land to Promised Land


來以色列聽音樂看音樂家們,最大的“證明”就是所謂融合民族色彩的爵士樂,不一定是要用傳統樂器或是去硬套很西方的節奏或和聲,而是如何巧妙地去“運用”它們,而即興的部分也不是嘩眾取寵的演奏法,而都能聽出很深厚或至少是長時間的爵士樂語彙吸收啊!

另外一種面向就像現在第二個Group,長笛手也是跑去紐約發展了七年,她在回答問題的時候說,雖然她一開始是想變成更好的爵士音樂家而去紐約的,但她在紐約時其實大多跟古巴音樂家、阿根廷音樂家...等合作,結果這些衝擊除了讓她 1. 變成更好的爵士樂家 2. 學會更多其他世界上有趣的音樂 3. 因為跟這些很“草根”的音樂家合作而開始思考她自己的Root,所以現在她的音樂真的能聽出“融合”,但那是經過時間的琢磨與音樂實際的碰撞而融合而成的,不是拼貼或套用而成的。


但是千萬不要因為我前面寫這樣就認為爵士樂比較“優越”之類的!爵士樂是很“重要”!

像現在第三個團,根本就是Jewish傳統音樂加上Punk Rock啊!音樂個性非常強烈,而且他們不只表演得很認真,樂器技巧程度也都很高,最重要的是台上都是很年輕的年輕人呀!而台下的年輕觀眾也都很喜歡,不會覺得很ㄙㄨㄥˇ!(經過椎名林檎講座洗禮的聽眾一定會喜歡的 XD)


現在聆聽的是今天第四個團,爵士鋼琴手Omri Mor三重奏的演出…

老實說,看爵士大師對我們而言,已經不稀奇,但是最可怕的是,看到一些國家的許多年輕樂手們,程度超高又逐漸展露頭角,才是讓我們每每感到驚奇與感嘆之處,像現在這位,最近成為Avishai Cohen樂團的新成員,今晚演完明天又要飛去歐洲巡迴表演(下午遇到的是Danilo Perez找他去美國巡迴的貝斯手),他們就是程度如此之高,才會一直被前輩提攜、一直被觀眾注意,真的,程度很高,而且都還很年輕…很抱歉,他們不是完全靠人脈,也不是憑學歷,而是—實力問題。

有很多事情,其實一直講,改變不了,有些人,也改變不了,看看連國人普遍認知是傳統或戰禍之地的以色列,老早就已經走出一片天來了!(請看前一PO的文章連結)但是我只想說的是:台灣的音樂家們,你們真的滿意現狀嗎?如果不滿意,就要站出來!自己做也好,或是以行動支持也好,總是要做的,不是嗎?

老實說我個人真的不覺得這是成立一間學校或是設備健全的什麼系,就可以解決的事,那是一種文化的培養與對藝術的認知,這是需要愈多人參與愈好的。


一下午就聼了六團風格迥異的樂團,每團都很棒也很有個性,這就是文化軟實力啊!

Btw,他們PA真的做得很好啊!各種風格、樂器混在一起,很清楚也不會有壓迫感,有狀況現場也都能即時調整


這次參與國際展演的每位以色列音樂家,全都是積極參與的態度,除了演出時展現實力外,在後面的相見歡餐會中也都非常努力地推銷自己,這其實也是我不斷跟國內年輕樂手或學生提到的,在21世紀,真的要有卓越的音樂能力,也要能自我行銷,才會有被看見的機會。二方面,如果要走這行,必須把標準定在國際性,才會有競爭力,不然只是被當做小小一個地區性音樂市場的消耗品罷了!

而我必須要說實話:看了那麼多實力堅強的以色列樂手,當然也就看到了更多的真相—譬如,在台灣常見所謂的前輩與老師,或是留哪裡旅哪裡的...這真的是讓我們想到那句廣告台詞:平平都是XXX,哪ㄝ差這麼多?

我不管已經開始在行銷自己的人,我比較想做的是,找出問題的源頭,然後來逐步解決、改善它!不然情況就是一直惡性循環下去而已,不是嗎?


Itamar Borochow, Hagai Amir, Gilad Abro, Aviv Cohen @ Yellow Submarine, Jerusalem




我問了蠻多爵士樂手,他們去紐約時,有任何人或組織幫他們介紹、引薦、行銷或甚至“保證就業”嗎?答案當然是沒有

只是因為去紐約的人愈來愈多,然後表現傑出的也不少,後面去的人要唸那間學校,住哪裡,甚至被帶去哪家Pub Jam或是找到gig,就有前輩或好友帶了(很多同一世代的樂手可能是高中同學或是鄰居,本來就都玩在一起),這也是以色列爵士樂勢力與實力一直保持很強的原因之一。

然後他們就常這樣以色列美國兩地跑來跑去,有的選擇長住紐約,有的回故鄉定居。其實樂手們跟一些音樂從業人員也跟我們談到一個原因:那就是以色列本身國土很小,所以演出機會甚至是謀生機會是受限的,所以有能力的樂手,幾乎都是在國外跑來跑去的,不過大部份是在歐洲與美洲就是。而現在透過這樣有組織的文化軟實力推銷活動,以色列爵士樂與世界音樂就會被更多來自世界各地的人看見,進而拓展市場。

所以他們也都很珍惜這個機會,活動總監Barak跟我們說:一開始提出申請的,竟然有160團之多!後來才慢慢篩選選拔,變成最後28個團入選,而真的,每個團都很有特色,程度水準也都很高,也都懂得(或要學會)把握機會適切地行銷自己。


不過也不要偏執地認為:以色列有國家政府政策支持現代音樂的發展云云,主辦單位總監Barak Weiss跟我說:96%從藝文部門來的政府預算,都是支持古典音樂的,他們也"敲門"敲了很多年了!主要是他覺得以色列的爵士樂與世界音樂真的是已經受到矚目,而且需要更多人的認識,更多新的樂手,更多更棒的音樂家等等。

重點是音樂家們要先努力,先達到國際上的一個水準認同,人家才會想Promote你啊!(不是每天抱怨環境不好誰不支持,或是眼高手低)


我問了John Ruocco老師,他說猶太人跟爵士樂的發展根本就是密不可分的,蓋希文是美國紐約布魯克林生的猶太後裔,如果上過我的課就知道,雖然蓋希文不是爵士音樂家,但是他所寫的音樂與和聲架構卻深深地影響了爵士樂,有太多曲子都成為爵士樂的Standard了呀!

其他知名的美國猶太後裔知名人士就不列表了,網路上很多請自己去google吧!(現在用的Facebook創辦人也是喔!呵)

George Gershwin


以色列的Double Bass水準真的很高,這些Bass手(包括Avishai Cohen)都是Dr. Michael Klinghoffer的學生,他教的是樂器的掌握,不分樂種,但是他的學生卻能在不同的樂種風格間發光發熱

這位是Gilad Abro,我們看到他出現好幾次:




我們也很喜歡他跟鼓手Aviv Cohen的合作:




這位是Tal Gamlieli,他現在也跟鋼琴家Danilo Perez巡演:




請看這篇文章,裡頭有寫到重點:‎"But observers wouldn't be paying attention to the trend if the musicians weren't exceptional, either, in a lot of different ways and styles."

Why Are So Many Jazz Musicians From Israel These Days?


其實如果要認真討論,所謂的以色列或猶太音樂,並不是一種音樂,而是數十種以上的音樂或文化集成,因為大家都是因為宗教因素而結合在一起的,所以光是猶太人就有很多種,加上以色列復國後,許多原來在別的國家的猶太人回國定居,又將多年來與其他地區的音樂融合進來。又加上美國是除了以色列外,猶太人口數最多的國家,變成以色列音樂家又常往返大西洋兩岸(我這幾天遇到的以色列爵士音樂家幾乎每個都待過紐約,年紀從25歲到55歲不等)所以像爵士、藍調、節奏藍調、搖滾、放克、古巴、巴西音樂等,通通又被強力地吸收。

所以這也造就這次所謂的以色列爵士樂與世界音樂展演,其實是非常非常多元的融合呈現,樂手程度之高,音樂層次之深,而且每個人都很認真在“創作”出自己的音樂,而非直接稱自己是XXX爵士云云,當然也更不是啥中東遊牧民族用一些奇怪樂器在演奏Standard之類的...

總之,我自己是音樂家,我覺得樂手的卓越能力與開闊心胸真的非常重要就是了,這比“非音樂創作者”喊口號或寫文章重要太多太多了!

當然,觀眾(或消費者)對音樂的態度必須要改變,音樂不是裝飾品,也不是消耗品,華人很喜歡講說音樂可以陶冶身心,修養心靈之類的,但是有時候也是因為這樣的觀念,音樂的存在反而變成是一種附屬性的功能,可有可無。


喔,我又想起一件事:當大家在討論柏林愛樂的團員哪些是見習、哪些是輪班,來台灣演出多麼感動時

耶路撒冷音樂院的一位教授跟我說:喔對了,我兒子現在在台灣耶!他在柏林愛樂裡面

...兩件事都是好事,然而好像有一件是感覺比較激勵人心的呢 ^^


準備回台灣囉!永生難忘的以色列之旅,也是另一個音樂碰撞的開展~

這趟旅程,收獲非常豐盛,看到許多也想了許多,有些事情,真的要去實踐它的,不是嗎?日本、比利時、以色列的軟實力輸出,不正是我們台灣應該參考的嗎?大家,一起努力吧!!


一個星期,可以做多少事?看多少人?聽多少音樂?去到多遠?

TISJA、神戶、東京、椎名林檎、比利時...就這樣一件又一件任務,從我們的行事曆上記下、進行、完成

現在,又是一個星期過去,初探以色列,上千張的照片、影片、會議、音樂會、組織、策劃、交談、演出、新聞、思考、未來之可能,就這樣繼續地記下、進行、完成

同一個星期,可能大家也就在尚雷諾扮演哆啦A夢、臉書強制改版、王陽明的劇情、馬英九有無會見組頭、外交部搶救台裔女傭...的新聞轉載中度過,還有,週日又要TRJ,Bebop的Head好像根本沒練完,譜可能連湊都還沒湊齊...等等

時間,真的是要看你怎麼用,而又該怎麼用,對你有用~

我們只能繼續前進,就跟我們所見到的"所有"以色列年輕人一樣,大家繼續前進,大家努力國際化、大家把標準提升到更高,去找到更好的出路,因為,這是全球化的時代,競爭者,來自全世界~


更多照片、遊記、心得與影片:2011啟彬與凱雅以色列交流演出之旅紀實





回心得建議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