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都不是“新東西”與“老東西”的問題,而是看你如何去活用的問題—音樂層次上的外在與內在表現


文/ 謝啟彬
Share/Bookmark




Ana Maria - Kenny Kirkland

因為這位鋼琴家Kenny Kirkland已經過世了,他的專輯也很難再找到,但是對我跟凱雅而言,聆聽他的音樂,真的學到很多~

這是來自於之前跟Kenny合作的鼓手Jeff Tain Watts的張貼,所以我想是可以分享的(Jeff也是演奏者之一)。其實我也可以講一堆八卦譬如Kenny曾經跟Branford Marsalis一同參與Sting的專輯與巡迴之類的,但沒有碰觸到音樂層面的話,其實感覺很廉價

Pasted Graphic 1

這首Wayne Shorter所寫的《Ana Maria》,是一首很美的曲子,Ana Maria是Wayne的第一任妻子,後來死於空難。但是值得聆聽的是,Kenny Kirkland又如何用即興的“說故事”方式,將整首原本已經很棒的曲子,昇華到更高境界!

這就是我們追求的,不只是更快、更複雜而已,而是要如何更美、更流暢、更感動人心?然而或許有時我會稍微悲觀一點地想,很快地連我們這種40歲出頭的爵士樂手,都會被稱之為「Old School」...

因為當這樣的
「技藝」(Craft)「對美感的追求」 ,已經經變成一件得很辛苦努力才能碰觸到邊緣的事情時,世人自然大多會傾向於追逐新鮮、眩目卻短暫的“藝術”,也不願花時間去探索了!

很可惜,但是我還是非常Enjoy這樣的「爵士精神」,而不是一直求新求變才叫爵士精神,當然,這就是自認藝術家們的選擇了~




蠻喜歡Eric Legnini的這首曲子與收錄的「Trippin'」這張專輯。他是義大利裔比利時人(跟Mimi一樣),活躍在歐洲地區,尤其是法國,也在法語的比利時布魯塞爾皇家音樂院爵士音樂系任教(我們唸的是荷語的,是兩所獨立的學校)。在比利時時曾聽過好幾次Eric的表演。

這也是我講的,
當代爵士樂風格早已交會融合的範例之一,鼓的打法非常Rock,和聲有點Folk又有點Blues,然後即興時就是Jazz的概念,但是你光只會Rock,一直Folk或Blues,或知道很有限的Jazz,就一輩子也達不到這種音樂的層次!

Pasted Graphic 2

所謂Altered Scale或同樣今天我也有教的Upper Structure,都是爵士樂學生覺得進階的樂理,卻是專業音樂家天天在用的技術!其實道理都在於:學習者需要練習熟悉外,還要去知道誰?哪些前輩大師或錄音中能聽到這些聲音?

試問:你怎可能一直聽著Green Day,或是Maroon 5或是張懸...,然後說要學會上面的東西?音樂的種類風格沒有高低問題,這三個例子都很好,但是“不切題”,因為他們的音樂裡頭不會有第一段那兩種東西啊!

即便是在爵士樂的範疇裡,也會有分時代與風格啊!譬如Count Basie Orchestra或Louis Armstrong,都很棒,但是要熟習上面那種聲音,就得聽“對”的音樂家呀!這真的不是高級不高級的問題,頂多是進階一點的問題

而這些東西,在學習者“現今的周遭”是不太存在的,所以特別需要引導與主動的耐心去找尋~


Pasted Graphic


Pasted Graphic 8延伸閱讀

Pasted Graphic 2學習上的初階與進階,並不意味低級與高級—不能原地踏步,但也不能好高騖遠

Pasted Graphic 2什麼才是我們最重視的?答案是「聲音對不對」

Pasted Graphic 2心中的那把尺




回心得建議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