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謹的音樂教學不能使用“孤證”


文/謝啟彬
Share/Bookmark




說服別人時用“孤證”是很薄弱的,教學上也是一樣

而其實很多似是而非的言論,其實就是憑著“孤證”在大放厥詞、穿鑿附會

另外一種就是“不考據”,瞎子摸象,根據自己的主觀,"發明"新名詞或說法,但是卻只對一件事情有效,對其他的事情就不成立,這往往就是以訛傳訛或是道聽途說的來源

別的不說,光說很多台灣教流行鋼琴的老師,一定聽過
“西部音階”“理察十度"這兩個教學名詞,但其實這根本是錯的!

親自考據了一下

1. 所謂的
西部音階,其實是藍調音階的一部份,或甚至就是個常用短樂句(Riff),但是發明這個詞的老師,因為常在西部鄉村音樂(Country Western Music)中聽到,或是看國外教材時沒讀英文內容,就直接叫成“音階”




2.
理察十度的原因,是因為在情調鋼琴家理查克萊德門的一首曲子《Ballade pour Adeline》中,左手的句型是C-G-E-G-E-G-E-G...,其中所有的E都超過八度,被叫成十度,然後這個詞就這樣被“發明”出來了




其他如吉他手在背調式時,為了一開始幫助記憶而生出的一些指版記法,久而久之也變成了“理論”,但其實原來它只是“方便記憶學習的方法”而已


延伸閱讀:
證據的使用--孤證






回心得建議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