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士音樂的大賣場—
第23屆荷蘭海牙北海爵士音樂節現場目擊實錄



文/謝啟彬.張凱雅



圖:今年(1999年)的三天全日入場券(上)及我們額外購票的三場音樂會。



曾經聽聞過一個黑色笑話:「如果在每年七月的第二個週末把荷蘭海牙會議中心(Netherlands Congress Center The Hague)給炸了的話,全世界的爵士樂壇就從此灰飛煙滅了!」聽來怪恐怖的,但事實卻一點兒也不誇張。

北海爵士音樂節(North Sea Jazz Festival)自1976年開辦以來,即以應邀的音樂家之多而穩坐冠軍的寶座。在一個週末(五、六、日)的每天傍晚至午夜,排進了平均每日74場大大小小的音樂會及講座。十二座事先規劃好的演奏廳與其他場地中,爵士及相關樂壇的大師新秀們馬拉松式地在擁擠的人潮前賣力地演出。基於歐洲留學之便,北海爵士音樂節又是爵士樂迷與學生的朝聖之地,謹記下三天之所見所聞與國內的讀者分享。

爵士樂是一種旅行的音樂,很多方面是爵士樂的即興演奏特質(Improvisation)使然,因為爵士樂的現場演出往往更能因與觀眾的互動而激出更熱烈的火花,畢竟面對觀眾的叫好與鼓勵,比在錄音室中面對麥克風及耳機要來的放得開。然而,從現實的角度來考量,旅行巡迴對爵士音樂家來說,更是一種謀生的方式。由〝古〞至今,縱然爵士樂的重要性與日俱增,但對大多數的主事者及觀眾而言,它仍不足以登上大雅之堂,自然,爵士音樂家便較難以古典音樂家為人熟知的生存方式—考入樂團上班、於音樂科系任教或在家收私人學生藉以謀生。因此,諸如Benny Goodman、Duke Ellington、Count Basie等大樂團或其他的傳奇巨星,都是以至少二十年以上來回地奔波於全美各大小都市來填飽肚子的。當然,演出的場所總無可避免地於夜總會、酒吧、賭城及飯店的深夜時分流連,長久下來的積勞成疾,加上演奏時所消耗的精力與場所的〝不良〞(大多數的人還染上了吸毒酗酒的惡習),要爵士音樂家們安享天年還真不太容易。

1954年,一位美國人George Wein於紐約外海的羅德島(Rhode Island)上開辦了「新港爵士音樂節」(Newport Jazz Festival),是為爵士音樂節的濫觴,它的空前成功便成了各家競相效仿的典範。時至今日,全世界各地已有大大小小數不清的爵士音樂節,在美國本土之外著名的尚有瑞士的Montreux、加拿大魁北克的Montreal、法國的Antibes和Nice、義大利的Umbria及土耳其的Istanbul等等(註一),當然,吸引最多人潮與排出最多音樂家陣容的,仍是本文的主角—荷蘭北海爵士音樂節。

音樂節的蓬勃發展帶動了全球爵士樂人口的成長,也提供給爵士音樂家更安全、更有保障的演出環境。然而,爵士音樂節大多集中於夏季,數得出名字的大師就〝只〞有這麼多,大家都想看「本尊」的演出,總不能讓Charlie Haden扛著低音大提琴今天在紐約,明天飛往東京,再回洛杉磯,然後再千里迢迢飛往荷蘭、芬蘭跟紐西蘭吧?如此不把他累死才怪!因此,在美洲大陸之外擁有最多爵士音樂節的歐洲,便聯合了十家最具規模的主辦單位,組成了「歐洲爵士音樂節組織」(European Jazz Festivals Organization , EJFO),每年秋天齊聚於紐約開會,與各經紀公司或獨立樂手洽談,並協商出最理想的時間、組合與場次,以減少音樂家舟車的勞頓,妥善安排食宿的問題,並提高個別音樂節的「明星曝光率」。如此一來,以合作代替競爭,以妥協消弭對抗,皆大歡喜,當然最高興的,還是觀眾!


圖:事先預約所收到的入場券,上方為三日券(3-day ticket),下方三張為額外購買的PWA Zaal入場券 (Supplementary Tickets)。


讓我們回到北海爵士音樂節(以下簡稱北海):從附圖上三天的節目表(Concertplans),我們可以看到它的卡司有多麼堅強!不過相對地,要看大牌,付出的代價也不貲。北海所採用的是多重票價的制度,如果是單看一天的話,票價為荷蘭盾95fl(約合新台幣1600元),而三日合買的票價即成255fl(約合新台幣4245元)約可省下新台幣555元左右。惟於PWA Zaal的音樂會是要額外買對號入座的票的(Supplementary Tickets),每場自新台幣330~420元不等,但「必須」搭配一日券或三日券使用。換句話說,想看巨星Al Jarreau的基本代價是新台幣兩千元左右,當然,您仍可以在同一天內自由欣賞其他平均五場的音樂會。除此之外,仍有一種「三日漫遊券」(All-In Festival Pass),可以於三天內無限制地進出所有音樂會,包括於PWA Zaal舉行的。但筆者個人認為:只有〝頭殼壞去〞的人才會買這種票(495fl ≒ 8242NT !),想要在北海「通吃」,那是決不可能的!唯有事前詳盡地規劃與考量,方為經濟實惠之上策。而如果擔心住宿的問題,主辦單位亦委託安排了各種高低不一的套票方式,從五星級大飯店到在體育館內打地舖(Sleep-In),任君選擇。不要輕視了住的問題,因為在北海,每天的最後一場音樂會起碼要到凌晨兩點才會結束,再加上七月的旅遊旺季影響,如果沒有個棲身之所,那感覺將會是很淒慘的喲!


圖:此次的會場—荷蘭海牙會議中心外觀。


海牙(英文The Hague ; 荷蘭文Den Haag)的荷蘭會議中心其實感覺很像台北的世貿,同樣有國際會議中心、大型展覽場及連在一起的大飯店,平常的時候,也是舉行許多國際會議或汽車電腦展的。然而每年時候一到,它就被改裝成爵士樂的「大賣場」,不過因此地鄰近郊區,兩三個戶外場地的大音量並不會造成附近居民的困擾。在音樂節期間,主辦單位規劃出了十二個大小不一的演奏廳及一些臨時的場地,會場中心內到處是販賣飲料食物的攤位,主要的地下室及一些定點並有來自荷蘭各地的音樂相關廠商設攤,諸如CD唱片、書籍、樂器及紀念品等,很多唱片行還是在這三天中把整個店面搬過來的。其實這也是荷蘭人會做生意的一面,光論收費廁所好了,我們就曾開玩笑地估計光廁所部門的收入僅一天就不只二十萬!(上一次約合8元新台幣)吃喝的部份就更不用說了,因為一場接一場的音樂會加上不得離開會議中心的規定,絕大部份的人仍得接受同樣是高價位的飲食。所以在此奉勸有心人士:如果您大部分的預算都已奉獻給了票錢及交通費用的話,自己帶食物和水進去是十分經濟的打算。


圖:荷蘭會議中心的立體透視圖—讀者可以感受到它的規模,左上方即為等於世貿展覽館的Statenhal,PWA Zaal在正中央,其左下方有兩條樓梯處即是Tuinpaviljoen,惟於此圖上看不見地下室。

事實上,最令筆者感到震撼與驚嚇的一種東西,或說是一種景象,是—「人」!滿坑滿谷的人、綿延不絕的人、寸步難行的人加水泄不通的人!各位都逛過士林夜市吧?這令人窒息的感覺還要更多出五倍再乘以連續三個晚上!說實話有時還真感到疲勞與煩躁,因為真的無從逃脫,迎面而來與緊跟其後的,都是一手拿著節目表並護著另一手冰淇淋的「外國人」。惟經過筆者的細心觀察,發現至少有過半的觀眾操著美語(美語跟英語其實是很不一樣的),換句話說,有許多的觀眾都來自美國,這就讓筆者感到些許不解,幹嘛遠渡重洋來看自己「同胞」的演出呢?後來與一位已參加了十七年(!!!)盛會的紐約客(New Yorker)聊起,方纔明白:即使他老兄住在紐約,也愛去格林威治村(Greenwich Village , 紐約大多數爵士酒吧聚集地),但平日的工作實在繁忙,再加上當地pub的普遍票價都很貴,反倒不如來這兒看「爵士音樂家集中營」豐富些。另一方面,美國幅員遼闊,大家不一定都住在大都市裡,即使是都市人,每年亦會利用暑假出國度假,來到歐洲大玩特玩,〝順便〞還可朝聖一下,何樂而不為呢?(很多人的理由也可能前後顛倒)其實身在此地所能感受到的,就是「氣氛」兩字,到哪裡還可以找到幾萬個識途老馬聚在一起大談爵士經,重溫年輕時代的舊夢,並見到心儀的偶像及英雄呢?(從照片中我們可以看到很多禿頭或白髮的觀眾),這或許亦是主辦單位所努力營造的吧?


圖:把鏡頭拉近一些(上圖有一貨櫃車處)—連續三天到處皆是這樣的人滿為患。



圖:於會場外等候進場的洶湧人潮,前方並以投影機播放歷年音樂節片段及各贊助廠商廣告供觀眾排遣時間。


註一:這些音樂節一般分成兩種形式,第一種是在一個國家或城市持續約兩個星期,樂迷可以單獨購票或買套票,再搭配其他的慶典活動,另一種則是定點定時(通常是三天),Newport跟North Sea等是屬於後者。



七月十日星期五 天氣–多雲且令人感到神清氣爽

第一天的下午於旅館check in後,我們便於四點鐘左右到達會場外頭,其實這時人已不少,贊助廠商JVC在大門入口處擺了一部投影機,播放它所贊助的一些爵士音樂節片段。JVC本身在全球各地贊助了七個爵士音樂節,現在連開山祖師爺—羅德島Newport爵士音樂節都是由它贊助的。在漫長的等待過程中,欣賞Chick Corea、Roy Haynes、Wallace Roney及羅德島上的泳裝女郎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一路走來的路上,不斷有人推銷黃牛票,看來黃牛猖獗的現象是全世界共有的。然而,筆者也看到一些可憐的人,手持著「I need tickets !」向大家求援,拐了個彎到現場售票口,才發覺星期五、六的票早就賣光了,可能亦是主辦單位鼓勵大家事先訂票的緣故。

漸漸地,人愈來愈多,也開始排隊了,此時距離五點的進場時間尚有半小時左右,想必是許多人想搶先進去佔個好位置吧?今天一開頭除了我們要看的Michel Petrucciani Sextet跟另一個廳的Phil Collins Big Band(他自己打鼓,夠酷吧?)之外,尚有不需額外購票的Dutch Jazz Orchestra、New York Voices & Metropole Orchestra和Carmen Lundy Group等等。主辦單位亦安排了一些當地的團在旁邊表演,負責炒熱氣氛,這些年輕人們的水準也不錯,只是周遭環境的感覺讓筆者回憶起從前在北部唸書時,每年春節返鄉前台北車站的等車人潮。


圖:會場內販賣紀念品的攤位,上列的價錢約乘以17即等於新台幣,惟樂迷們仍趨之若騖。


五點一到,各扇門準時開啟,大家便循序進入,只見許多人快步跑向販賣各式紀念品的攤子,搶購「第一手」的紀念品,縱然這項目仍維持北海一貫的高價位水準(一個隨便車車的布袋印上logo賣折合新台幣85元,而且樣式都一樣,大家都不怕拿錯別人的),大家仍是當作聖品似地穿戴在身上,還有許多人穿著歷年來所蒐集的各式行頭出現,看來狂熱的程度不下於他的兒子迷辣妹。樓下的唱片行也是萬頭鑽動,因為在這裡可以先買到〝搶鮮版〞的新專輯或尋覓已久的稀有片。


圖:Michel Petrucciani Sextet於PWA Zaal的演出。


法國〝小矮人〞鋼琴家Michel Petrucciani的音樂會是六點於PWA Zaal開始,這是一座像國家音樂廳般的會議廳暨演奏廳。此次的組合是為他的新專輯〝Both Worlds〞促銷,邀請的鼓手是Steve Gadd,貝斯手Anthony Jackson,再加上薩克斯風Stefano di Battisia、小號Flavio Boltro,原來的長號暨編曲Bob Brookmeyer因生病無法前來,改由Denis LeLoup代替。老實說,除了rhythm section及缺席的Bob Brookmeyer外,剩下的歐洲年輕好手筆者倒未聽過,不過之前已聽過了此張專輯,覺得編曲與演奏的水準都是一流的。


圖:注意到那變短的鋼琴踏板了嗎?Michel Petrucciani專用的。


之前收到票時,還傻傻地不知位置在哪,沒想到經由工作人員的引導,赫然是在前排的第四排中間偏右,可以把舞台看得非常地清楚(至於音效又另當別論了,這是使用麥克風的爵士樂),再仔細一看後兩天的Jazz Legends跟Al Jarreau,哇!都在這位置上或隔壁而已,這會兒真的賺到了!Steve Gadd長久以來一直是爵士鼓手們的偶像,他出場時的翩翩風采與稍後的表現都贏得了全場熱烈的掌聲。貝斯手Anthony Jackson以往帶給國內觀眾的印象,是一位超級大胖子坐在椅子上用他粗胖的手指彈奏〝蝴蝶牌〞的六絃電貝斯,咦?怎麼這回出來一個清瘦的黑人小夥子?定眼一瞧,真的是他本人!筆者估計他大概減了有80公斤之多,現在看來倒像Anthony Jackson之子了!更有趣的在後面,當主持人介紹Michel Petrucciani出場時,剎那間不見人影,攝影師也將鏡頭壓低至地面,只見100公分出頭的他撐著拐杖出場了!或許有好奇的讀者會問:他怎麼能踩到踏板呢?別擔心,他的鋼琴踏板早已是改裝過的了。六首精彩絕倫的曲子中,都包含了Michel Petrucciani一雙不成比例的大手所彈奏出來的華麗即興樂段,他的技巧實在太好,每個音符與樂句都是信手拈來卻又渾然天成。Solo手的表現亦可圈可點,後來筆者才知這幾位來自地中海沿岸的樂手,早已是他們自己國家的爵士明星了!鼓手Steve Gadd的solo都很〝猛〞,但退居伴奏時又是強力的支柱。新版本的Michel Petrucciani名曲〝Colors〞其實已有些fusion的味道,加上Steve Gadd及Anthony Jackson原本在fusion上的成就,與厚實的三管編制,極具說服力。欣賞台上的音樂表演其實像一齣話劇,整個劇情的起伏與連貫都是令人目不暇給而讚嘆的,這樣的意象表現手法在安可曲〝Take The "A" Train〞中發揮到最極致。他們利用了意想不到的節奏作為貫穿這首Duke Ellington名曲的重心,原本swing的感覺轉為快速的十六音符前進,整個編曲就好像一輛蒸汽火車飛馳的感覺,長號的汽笛模仿、小號的煞車聲、鋼琴左手的反覆低音(Ostinado),配上深具戲劇效果的貝斯與鼓,還讓Michel Petrucciani展露了左右手敲擊式的同音反覆技法長達三分鐘之久!最後,火車到站了,速度漸緩,終至停穩,贏得的是全場觀眾對大師們的起立致意及喝采掌聲!


圖:演出後Michel Petrucciani Sextet全體接受觀眾們的起立喝采,右一即是減肥成功的Anthony Jackson(什麼??)。


聽完音樂會出來,仍無法忘懷剛剛的「享受」,心想如果連安可曲都收錄在新專輯裡就更完美了。接下來的音樂會都是自由入座的,便趁著等待Bennie Wallace Quartet的空檔,四處逛逛熟悉環境吧!一路繞到了Tuinpaviljoen,其實這裡是會議中心的後院,原本是一個露天劇場,搭上臨時的屋頂後又是一個廳了。剛好聽到New York Voices & Metropole Orchestra的最後兩首曲子,都是John Coltrane的傳世名曲〝Naima〞及〝Giant Steps〞,New York Voices是一個類似Manhattan Transfer的爵士人聲團體,在和聲及scat(註二)上表現不錯,與其合作的大都會樂團(Metropole Orchestra)是荷蘭唯一一個加了弦樂組的大樂團。聽大樂團版本的〝Giant Steps〞是蠻新鮮的,這首曲子在和聲上的開創性及速度之快是對後世爵士樂手的一大挑戰,然而他們編得很好。即興的開始仍〝免不了〞要用Coltrane的傳世solo當前導,但隨即大家就獨立了,最後的集體即興(Collective Improvisation)跟齊奏(Unison)讓曲子達到了高潮,也換得了滿堂采。


圖:後院的大帳篷劇場(Tuinpaviljoen)真面目,讀者可清楚看到左前方的樓梯之一及上方的臨時大屋頂,舞台上正是New York Voices & Metropole Orchestra的演出


嗯!沒想到僅僅路過也可以有意外的收穫……哎喲我的媽呀!人怎麼會這麼多啊!

準時來到地下室的Jan Steen Zaal,準備欣賞Bennie Wallace Quartet的演出。老實說,我們要看的不是他,而是鋼琴手Mulgrew Miller。Jan Steen Zaal其實是一個disco舞廳,有一個舞台、大大的舞池跟低低的天花板,觀眾到這兒來便席地或坐或躺,反正只要舒服而不要擋到別人就行了。只可惜在聽了三首G.Gershwin的組曲後,不太喜歡Bennie Wallace的風格,Mulgrew Miller亦沒啥表現到,便起身離席了。其實這就是爵士音樂節的特有現象,喜歡就留下,不喜歡就走人,所以台下的觀眾永遠是流動的。主辦單位在各角落都架設了電視機,報導最新的動態及更異,雖然老早以前我們就已拿到節目預告,每天下午最新的節目表(Up-to-date Concertplan)仍會出爐,但節目是活的,很難達到精準,因此定時收看電視螢幕是必要的功課。也實在很佩服工作人員,每天有將近75場的音樂會加上幾百名音樂家要調度與控制,每場又有獨立的PA(音響燈光)及安全人員。平心而論,付出了高代價,有高水準的幕後工作也是應該的,不是嗎?


圖:原本筆者所收藏的Down Beat雜誌早到1974年,覺得蠻了不起的了,沒想到這裡的中古店還有一堆更早的(到1969年以前)!只是價錢太貴,只好跟它們說拜拜。

地下室的空氣實在有點悶,再加上擁擠的人潮,讓呼吸困難的我們決定再出去〝漫遊〞。再次地路過Tuinpaviljoen,赫然是女歌手Cassandra Wilson,光聽音樂覺得還不錯,只是無緣親眼目睹,因為實在擠不進去,況且在這像球場看台似的觀眾席裡,實在是進退維谷,只好放棄。


圖:地下室的音樂相關廠商,右方為爵士書店,左方的店可不是免費送CD,而是西歐一家很大的唱片連鎖店。


在回到地下室的Jan Steen Zaal欣賞Roy Hargrove Sextet前,我們決定至旁邊的CD店逛逛。在國外留學了幾年,筆者還是很懷念台灣的CD價格(雖然不齊全亦是常態),在歐洲買CD,常得咬緊牙關。舉例來說:著名的OJC系列(註三),印象中台灣賣的是中價版的價格(新台幣300元以下),這兒卻〝漲〞到450元左右,近期的新專輯就更不用說了,七八百是跑不掉的。不過正如前述,台灣的爵士唱片市場很小,代理商所進的貨也是以〝熱門流行片〞居多,如果您是嚴肅的爵士樂學生或資深的爵士樂老樂迷,還是得在這裡獲得一種滿足感。筆者挑了幾張久覓不著Jean-Luc Ponty的幾張非常早期的專輯,相較於他後來聞名的fusion風格,這些straight ahead風格的作品更能清楚聽見Ponty在爵士上的造詣。筆者女友挑了一張鋼琴家Phineas Newborn Jr. 的〝A World of Piano !〞,日後有機會再為國內的讀者介紹。這些CD店也都非常體貼地把參與此次音樂節的音樂家都特別分類出來,以方便樂迷尋找。「後台更硬」的幾家還會不定期地請大師來簽名呢!Michael Brecker、John Scofield、Al Jarreau、Marcus Miller,您能拒絕嗎?

好不容易〝捱〞到時候到了,趕快去佔Roy Hargrove Sextet的位子,雖然才九點不到,但因年僅27歲的小號手Roy Hargrove是近幾年竄起的一顆新星,也已被譽為「Wynton Marsalis的接班人」(今年音樂節的手冊〝Who's Who〞還以他當封面),蜂擁而來的觀眾已把Jan Steen Zaal這個〝舞廳〞擠得水泄不通,好在至少我們還可席地而坐。


圖:每年音樂節皆會印製一本介紹參與音樂家的介紹手冊《Who's Who》,今年的封面人物即為小號手Roy Hargrove。

這次的六重奏除了他的長號老搭檔Ku-umba Frank Lacy還有高中同學Larry Williams之外,其他的人都是跟他年紀差不多的黑人小夥子。看他們表演其實與在看紐約哈林區的青少年街頭鬥牛一樣,遇到精彩處,大家就相互喝采擊掌,或在旁邊跳舞,甚至當有人欲〝卡〞原來solo手的〝位〞時,Roy Hargrove還會以老大哥的姿態以手勢訓斥一番。音樂上來說,這次的曲目以hard bop風格及他的Afro-Cuban團〝Cristol〞的曲目為重。筆者喜歡Roy Hargrove的理由亦不外是他身上的大師影子,在hard bop的曲子中我們可以聽到Lee Morgan,而抒情的ballad中Clifford Brown的影響亦未缺乏,當然,演奏Kenny Dorham的〝Una Mas〞也是對前輩的一種致意,他的每一段solo都是行雲流水般地順暢,也非常充滿情感(Soulful)。

舞台上的另一位活寶則是長號手Ku-umba Frank Lacy,這位老兄的大臉不久前才登上Down Beat雜誌四月號的封面,筆者還清楚記得他在內文中的名句:「Everybody's trying to play the trombone like a saxophone or a trumpet , it's a SLIDE instrument !」果不其然,留著最新流行黑人〝拖把〞髮型,戴著超炫墨鏡的他,在台上又叫又跳,solo時的樂句也是戲劇效果十足(如果您覺得用伸縮喇叭模仿摩托車加速已經不夠看了,那麼模仿星際大戰跟雷射槍又如何?)。不過話說回來,他的sense還是好得沒話說,附帶一提,他也是台上的演出者中最老的一位(39歲)。

看完Roy Hargrove Sextet,其實已經蠻累的了,可是仍得照原定計畫到最大的Statenhal去看70年代funk名團〝Tower of Power〞,搞不好可以聽到名曲〝Only So Much Oil In The Ground〞。到了現場才發覺:根本就擠不進去!Statenhal其實就等於我們的世貿展覽館,只是我們好像從來沒想過在裡面辦音樂會,這座館(廳)可以搭建起兩個超大舞台,並可容納至少一萬名的觀眾。惟不知是Tower of Power把音量開得太大了(尤其是重低音),或是我們的聽覺已產生疲勞感,光站在外圍一顆心臟都好像要蹦出來似的!只好退到外面院子看電視牆轉播。

其實耳朵疲勞的感覺一點兒也不誇張,尤其是在第一天適應期最容易發生,再加上來回趕場的腳力消耗及飢餓口渴,還有永遠絡繹不絕的人潮,讓本來興致勃勃的我們甚至閃過了一絲放棄的念頭,但在接下來的節目之中,又讓我們燃起了〝重生〞的希望。

到底是什麼音樂〝喚醒〞了我們呢?答案就是緊接於Tower of Power之後的—Earth, Wind & Fire !!在台灣平均年齡在30歲至40歲中間的西洋樂迷,大概無人不知這個當年紅透半邊天的黑人音樂團體(台灣有一位稀有姓氏的男歌手copy了不少此團的風格)。EWF的創辦人兼靈魂人物Maurice White後來於1972年解散了這團人馬,1983年時他們又組起來巡迴了世界一次,然後再各自放牛吃草。一直到了1993年,他們又重現江湖,並選擇去年的北海爵士音樂節作為闊別歐洲大陸二十年之久的首演之地。今年的陣容雖又略有更替,但至少主唱Philip Bailey跟貝斯手Verdine white是不變的,其他的樂手就不在此一一列舉了。原本我們只是在外面看電視牆而已,但到後來實在是〝凍未條〞了,就拚命擠了進去。


圖:重出江湖的「地、風、火」(Earth,Wind & Fire)於北海的海報,在他們剃掉了當年的「爆炸米粉頭」後,資深的老樂迷還認得出誰是誰嗎?



或許是為了配合爵士音樂節的「意旨」,EWF在節目的規劃上預留了許多樂器solo的空間,譬如鼓跟打擊組的競奏、管樂組的各自獨奏等,連keyboard手都竟然背了一把電貝斯出來跟Verdine White對〝摑〞(Slapping),真是太嚇人了!兩個女舞者在演出高難度動作之際還得合音,打擊手跟吉他手還都輪番上陣來主唱一下。除了這些令人亢奮的元素之外,最重要的是EMF把他們歷年來所有的金曲都給唱〝齊〞了!全部重新編曲過的〝Boogie Wonderland〞、〝September〞、〝Let's Groove〞、〝After The Love Has Gone〞、〝I'll Write A Song For You〞、〝Fantasy〞、〝Getaway〞及〝Sing A Song〞(由Take Six唱紅)等等,讓我們能做的,只是跟全場觀眾一樣的又唱又跳,及對Earth, Wind & Fire專業與精準的由衷讚嘆!

看到這裡,也許有讀者要發問了:在北海〝爵士〞音樂節怎麼會出現〝流行靈魂放克迪斯可〞團體呢?其實主辦單位的主旨開宗明義就是邀請「爵士及其相關音樂」(Jazz and Jazz-related Music)的團體,而藍調與爵士原本就是美國黑人音樂的兩大源流,分支演化出去後又形成數十種樂風,慢慢地這些樂風又回頭來影響爵士,才會讓今天的爵士樂舞台有這麼多重的面貌。北海的主辦單位算是有心的了,正如新聞稿上的另一段話:「… a meeting place of the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邀請不同風格的老中青團體,是對過去的敬重,對現在的欣賞及對未來的期許。日後閱讀了相關的報導,聽說在瑞士的Montreux音樂節更誇張,連記者都不知應否繼續稱它〝爵士〞音樂節了?!

換個角度來看:在歐美,絕大多數的非古典音樂家都接受過爵士樂的洗禮,不管是在學進修或從小耳濡目染,並進而發展出他們自己的風格。在回到布魯塞爾後,聽聞朋友說EMF在比利時亦有精彩演出,當天晚上該團的長號手Reggie Young還到此地的爵士pub來jam了一個晚上,結果技驚全場,可見許多樂手的standard jazz素養還是很深厚的,連Maurice White自己,也是一位頗負盛名的爵士鼓手。

午夜兩點半,從回旅館的專車上看到Michel Petrucciani坐在輪椅上,被特別護士推著在附近公園〝散步〞,音樂家們所住的Bel Air大飯店就在會議中心後面。不過,筆者當時只想趕快倒頭大睡而已。


註二:Scat是一種爵士歌手在即興時的必用技巧,通常是一種無意義的音節或模仿聲響,細節請參照Al Jarreau的章節。

註三:Original Jazz Classics,含括Prestige、Riverside、Milestone、Pablo等廠牌。




七月十一日星期六 天氣–早上有陽光,下午開始有陣風

第二天的白天一切以補眠為重,在出發至會議中心之前,我們便步行到旅館的所在地—Scheveningen海邊遊覽及補充糧水。Scheveningen原本是一個小漁村,後來發展成度假勝地,除了美麗的海灘以外,尚有大飯店、賭場、購物街、劇院等。這兒的Circustheater長年上演歌舞劇「西貢小姐」(Miss Saigon),全年無休,只是無緣進去欣賞。在旅遊的旺季時,觀光客總是絡繹不絕的,因時間的緣故,亦無法一探此地聞名的天體營與讀者分享。


圖:度假勝地Scheveningen小鎮上的Circus劇院,無緣看到「西貢小姐」,只好拍照留念。


今天筆者所購票的音樂會是第二場的〝Jazz Legends - Tribute to Ella Fitzgerald〞於七點半開演,在此之前,當然是不容錯過吉他大師—John Scofield囉!這次John Scofield巡迴的目的之一是促銷他的新專輯〝A Go Go〞,順便介紹與他合作的Medeski, Martin & Wood樂團。演出的地方是在搭了一個大帳篷的屋頂天台(Dakterras),令人憂心的是:今天天氣並不好,風也不小,看著晃來晃去的帳篷跟吊燈,心裡默念可不要壓在爆滿的觀眾身上才好!附帶一提的是:今天筆者學乖了,在熱門的場次開演前四十分鐘就先到場搶位子,果然不一會兒,整個天台已經擠得水泄不通。

此次除了John Scofield本人外,最引人矚目的即是年輕的Medeski, Martin & Wood樂團,這三位平均年齡三十出頭的音樂家,分別是演奏Hammond B-3風琴、貝斯跟鼓,風格上是以funk為體,再不斷溶入各種可能性,他們新鮮的風格,不但獲得了全美樂評的讚賞與觀眾的熱愛,亦得到了與John Scofield合作的機會(MMW自己於隔天亦有一場獨立的演出)。果不其然,在四人的通力合作下,呈現出來的是一種較偏向jazz-funk的風味:鼓手於固定的節奏中不斷地變化及應答,貝斯也十分地靈活,加上像在〝騎摩托車〞跟〝炒菜〞的兇猛鍵盤手(演奏funky organ時的雷同姿勢),一次又一次地襯托John Scofield彈出令人讚嘆的樂句,整個氣氛亦讓全場觀眾如癡如狂。


圖:John Scofield & MMW Band於屋頂天台(Dakterras)的演出,上方的大帳篷於最後一天終於不敵強勁的風雨。


雖然音樂會只持續了90分鐘左右,但整個團的表現令人回味無窮,或許也恰如John Scofield所說︰「The greatest thing for me is playing in front of people」,現場表演永遠是會為表現加分的吧!此外筆者亦注意到一個現象,就是這些新一代的爵士大師們在長久合作而分道揚鑣之後,都努力地再去發掘新秀,試圖為自己的風格找出一些新方向。舉例來說:John Scofield與Michael Brecker的搭檔與友誼,Steve Gadd、Marcus Miller及Joe Sample(今年未受邀)曾為Al Jarreau所創造的黃金三角傳奇,還有這些人當年前前後後與Miles Davis,或其他樂手在Art Blakey and the Jazz Messengers等團裡的「學長學弟」關係。如今各人皆已獨當一面,能在這裡再聚首,恐怕也是另有一番滋味的吧?筆者想起昨日Roy Hargrove曾說:「All the friends are here, all the brothers are here as well !」,爵士樂的圈圈,其實還蠻像一個大家庭的。

接下來於PWA Zaal的音樂會,可就更精彩了!這場音樂會的名稱叫Milt Jackson、長號手Slide Hampton、薩克斯風手Frank Foster、鼓手Grady Tate、貝斯手Keter Betts、鋼琴手Tommy Flanagan,上述幾位都曾親身與Ella有過長期或短期的合作關係,加上年輕一點的小號Jon Faddis及女歌手Marlena Shaw,忠實的爵士樂迷,一定不會錯過這場盛會的。


圖:感人的一幕—「爵士傳奇:向Ella Fitzgerald致敬」,由右至左依序為Keter Betts、Kenny Barron、Milt Jackson、Marlena Shaw、Frank Foster、Jon Faddis及Slide Hampton(鼓手Grady Tate在後面)。


筆者今天仍是在老位子上,心中著實感到興奮與光榮,因為能在這些大師們的有生之年,面對面欣賞一個個的爵士傳奇,實在只有「幸運」兩字足以形容!然而,就在主持人上場做開場白時,第一個意外的消息傳來:我們所景仰的鋼琴大師—Tommy Flanagan在伊斯坦堡爵士音樂節中病倒了,並且必須在近日內儘速送回美國,因此今天無法出席。(後來經查證的結果,是因為心律不整的緣故,讓我們祝福他早日康復!)在大家一片扼腕聲中,第二個意外的消息又傳來:另一位亦以「最佳sideman」聞名的鋼琴大師Kenny Barron即將上場代打!原本我們將於稍後去欣賞他的獨奏會,沒想到,先在這裡就可以一睹他的風采了!

今晚的曲目,大多以Ella唱過的經典曲為主,像是〝Lady Be Good〞、〝Our Love Is Here To Stay〞、〝The Lady Is A Tramp〞等,在薩克斯風、編曲暨音樂指導Frank Foster的幽默喜感之外,三管的編制其實很有力度與張力(註四), Slide Hampton的長號solo十分地旋律性(Melodic),也蠻會〝偷〞別首曲子的主題的。年輕小號手Jon Faddis自出道以來便一直被拿來與Dizzy Gillespie相比擬,因為他bebop式的炫技及臉部表情從容的超高音,實在跟他的老前輩很像,尤其他近年來愈來愈胖,搞不好再不久連身材都跟Dizzy一樣了!Kenny Barron也很強,雖然是臨時捉刀上陣,亦未浪得虛名,多年為他人伴奏的豐富經驗,使他不論是comping(註五)或solo都令人通體舒暢,一開場的三重奏〝When Lights Are Low〞亦十足地搖擺。然而最驚喜且感動的,還是Milt Jackson,一首Benny Golson的〝Whisper Not〞把爵士的原汁原味都給〝敲〞出來了!兩首降B調及F調的blues,即使已聽了上千遍,還是令人感動得眼眶微潤,這樣的爵士傳奇,穿著晚禮服專注地演奏著,空檔的時候,又興之所至地帶著那喜感表情及招牌眼袋(Bags),在台上〝逛來逛去〞,這種自在樂天的精神,只怕是得通過多年的歷鍊與高低起伏的人生才能顯露的吧!

上一代的爵士大師,都逐漸地在凋零中,除了前述的Tommy Flanagan及前一天所提的Bob Brookmeyer之外,薩克斯風大師Joe Henderson跟另一位資深小提琴家Johnny Frigo都因健康不佳的因素必須取消他們的歐洲巡迴之旅。另一個持相關理由的,則是今年向已故大師致敬的音樂會也不少,像亦曾與Ella Fitzgerald合作過的另一位貝斯大師暨前夫Ray Brown與後進女聲Dee Dee Bridgewater,已於前一天舉行了另一場獻給Ella的音樂會。此外,尚有紀念去年底甫辭世的法國小提琴大師Stephane Grappelli和拉丁爵士前鋒Cal Tjader,及一票藍調樂手獻給福音女歌手Mahalia Jackson的音樂會,這種尊重歷史並放眼明天的爵士樂優良傳統,是極令人感動且敬佩的。

離第二場Kenny Barron的獨奏會還有一段時間,再開始漫遊吧!來到地下室,看到了視覺效果十足的Sun Ra All-Star大樂團,所有的成員都打扮成「金光閃閃、瑞氣千條」的模樣,有點宗教儀式的感覺,根據筆者當時所聽到的音樂形態,是一種集體即興(Collective Improvisation)的風格。縱然音樂會已近尾聲,但台下忠心的觀眾還真不少呢!可見得再怎麼不同的音樂風格,仍是有人會狂熱不已的!


圖:由屋外的電視牆上觀賞Herbie Hancock & Headhunters的實況轉播。


啊哈!正在Statenhal進行的,可是歷史性的一刻:Herbie Hancock的Headhunters又回來了!Headhunters是70年代的一個jazz/funk團體,它的影響無遠弗屆,今日許多當紅的fusion樂團及樂手,可都是聽他們長大的呀!闊別了二十多年後,今年於北海的演出等於是向世人宣告:當年的完美組合又重現江湖:管樂手Bennie Maupin、貝斯手Paul Jackson、鼓手Mike Clarke加上鍵盤手Herbie,真是聲勢浩大!當然相對的,觀眾的人數也是聲勢浩大,我們便又再一次擠不進去了!外面電視牆的聲音又出了些問題,只見其人不聞其聲,只能去買張專輯回家過過癮囉!類似的熱烈情況亦於John Scofield身上發生,他在音樂會後另舉行了一場教學性質的講座(Workshop),可是崇拜他的人還真多,很多都是背著吉他的年輕學生,筆者只能從縫隙中瞧見一位禿頭老兄彈著〝Stella By Starlight〞,應該是他吧?

十點不到,趕快去Kenny Barron的solo recital報到,這場音樂會觀眾被禁止吸菸了,大概是因Carel Willink Zaal本來就不大(約有400個座位),也或許是演出者的要求吧?說實話,筆者覺得Kenny Barron長得蠻像〝海怪〞的,但這不妨礙他的精湛琴藝,一個小時的五首曲子加上一首安可,展現了swing、bossa nova、Monk式的stride、ballad,還有像機關槍的超快bebop,聽他一個人獨稱大局,一點兒也不會煩悶,甚至可以用「爆棚」來形容—高超的技法、厚實的和絃配置(Voicing),及精彩的重配和聲(Reharmonization)—如果您到現在仍認為爵士樂是小家子玩意,那麼Kenny Barron肯定會徹底改變您的想法!他是所有爵士鋼琴手的偶像,也將會是下一個十年的大師(註六)。有趣的是:Kenny Barron在向觀眾答禮時,總是以雙手合十鞠躬,搞不好他跟前面的Herbie Hancock及Bennie Maupin一樣,都是虔誠的佛教徒呢!他於表演結束之後,便隨即離開,前往下一個目的地了,真是辛苦啊!


圖:Statenhal內景—雙舞台的搭建可於15分鐘內迅速換場,再把原有之舞台遮起來。此時Marcus Miller Band正在演出,您看得出來這原來是個大展覽館嗎?


前往今晚最後一場Mingus Big Band的途中,穿越了Statenhal,正是Marcus Miller Band在演出,剛剛聽Headhunters的人潮退去了不少,終於可以讓我們站在這個超大的現場中了!Marcus Miller的表演也不錯,大概除了已故的電貝斯手Jaco Pastorius以外,他亦是許多後輩效仿的對象。Marcus Miller於中場還用薩克斯風吹了一首〝Amazing Grace〞,舞台燈光所營造出來的氣氛也很感性,只是時間不多,無法久留。

Mingus Big Band的演出場地也是在後院的Tuinpaviljoen,可是這回他們吃了一點虧,因為在他們之前的,是來自古巴的Afro-Cuban All Stars大樂團。拉丁音樂本來就更具有令人亢奮及刺激腳部神經的特質,只見全場觀眾熱情起舞,叫喊及掌聲不絕於耳。這些來自古巴及加勒比海地區的歐吉桑又是另一頁音樂的傳奇了,筆者曾於相同性質的樂團中學習了兩年,了解到Afro-Cuban(有時亦稱salsa)音樂是一種截然不同的拉丁樂種,與國人熟知的samba或bossa nova等巴西音樂大相逕庭,它所帶給爵士的影響甚至比bossa nova早一些,諸如早年Dizzy Gillespie在拉丁爵士上的努力,或一些中美洲裔的音樂家如Tito Puente及Paquito D'Rivera於美國的發展,都深深地衝擊了原本的主流爵士。

話說回來,比較正港爵士樂的Mingus Big Band變成失寵的孩子了—觀眾已走掉了一半,又因前一場太熱烈,他們被迫延至午夜一點演出。筆者認為有點不公平,Mingus Big Band可是全世界最好的爵士大樂團之一呢!每年它都會被各權威的爵士樂雜誌及聽眾票選為最喜愛的大樂團,這樣的來頭,怎能被輕易地比下去呢?還好,該團的鋼琴手—Kenny Drew Jr.(另一位鋼琴大師Kenny Drew之子,也是我們實際慕名前來的目標)在一開頭的曲子中,就來了一記回馬槍,他與其他的rhythm section在原本快速的swing節奏後,突然轉變成salsa的彈法,並solo了至少五分鐘!頗有示威的味道,這一舉把現場氣氛又給炒熱了起來。現在的年輕鋼琴家,真是樣樣能彈,而他們的技巧與教育環境,又比上一代來得好多了,自然能表現的也就更多樣(註七)。

接下來的曲目,當然包括了Charles Mingus最著名的〝Goodbye Pork Pie Hat〞,引起了現場觀眾無限的追憶。只是,睡蟲的強力侵襲讓我們不得不忍痛放棄(已經深夜兩點多了),只能期待明天最後一天的到來,是否能瞧見更燦爛的火花。


註四:三管的編制其實是大樂團的「精簡」版,在已編好的part之外,有時樂手尚會靈活地於別人solo時加入一些反覆的樂句(Riffs)。

註五:Comping=Accompanying(伴奏)+Complementing(補充),一個好的爵士鋼琴手於別人solo時的支撐,也是必須深入 鑽研的學問。

註六:有興趣者不妨聽聽他為Concord所錄製的「Live at Maybeck Vol.10」雖然身歷其境還要好上三倍,但無魚蝦也好。

註七:Kenny Drew Jr.亦曾為Concord錄製「Live at Maybeck Vol.39」,驚人的功力是沒話說的。



七月十二日星期日(於下午四時開始) 天氣–令人沮喪的強風豪雨

第三天的天氣,可以說是愈來愈糟了,不僅風颳得大,連雨也下了起來,筆者當時就心想今天的狀況可能會比較多,果然,有許多預期之外的事件,陸續地上演著。


圖:筆者在文中未提到的是:音樂節仍〝保留〞一定的比率給歐洲的爵士音樂家,如圖中的紅衣荷蘭小號手Eric Vloeimans與來自土耳其的Telvin樂團合作演出,這種融合了民族色彩的爵士樂亦開創了一個新方向。Eric Vloeimans是此地的傑出樂手及教師,亦於筆者就讀之音樂院任教。


今天的地下室Jan Steen Zaal可說是「大樂團之夜」,由海牙皇家音樂院的學生樂團,到McCoy Tyner、Maria Schneider、Phil Woods所領導之下的大樂團,及前身為著名Thad Jones/Mel Lewis Orchestra的The Vanguard Jazz Orchestra,這個團名的由來是因此團已自1966年二月開始,每週一晚上固定由Thad Jones與Mel Lewis領軍,在紐約格林威治村的Village Vanguard俱樂部公開演出,至今不輟,此段典故亦被傳為佳話。這樣的安排對我們是有利的,至少大部分的時間,我們不須跑來跑去,而喜愛big band的樂迷,也可以聽到滿足。


圖:Bob Mintzer & The Royal Conservatory Big Band於Jan Steen Zaal的演出,各位可以注意到這座「舞廳」的結構。畫面上站立於右方的正是Bob Mintzer,他正與另一位學生在對飆。


首先登場的是海牙皇家音樂院(The Royal Conservatory)爵士音樂系大樂團,這所音樂院的爵士樂水準,是讓許多美國的大師級音樂家都豎起大拇指的,因此,亦讓「友校」的我們分外注意(註八)。非常讓筆者羨慕的是:皇家音樂院的大樂團每年都會邀請傑出的大樂團領導者(Bandleader)或作曲編曲家客席指揮,再於音樂節中展現〝地主隊〞的成果。往年的名單中包括了Bob Brookmeyer、Lalo Schifrin、Maria Schneider及Frank Foster,今年原本應邀的仍是Bob Brookmeyer,但正如前面提到過,他因病而推辭了所有的演出。這一波動,卻請來了另一個Bob—Bob Mintzer,國內的聽眾,大概比較熟悉他於fusion團體Yellowjackets中的表現,但Bob Mintzer不僅是一位全能的薩克斯風手,更是一位傑出的大樂團編曲家,這點從他為GRP All-Star Big Band所編的幾首優秀作品中可以聽的出來,近年來他亦組了以他為名的大樂團,為DMP灌了幾張專輯,推廣他所醉心的大樂團音樂。

簡短地介紹完今晚的指揮,當然也得洗耳恭聽他的編曲與帶團功力囉!雖然只是學生樂團,素質亦有高有低,但只要細細地雕琢線條(Phrasing)跟強弱(Articulation),純正的大樂團之聲還是能被調教出來的。Bob Mintzer的編曲voicing手法仍是比較主流的,這點與待會兒的Maria Schneider有極大的不同,如此其實對學生們熟悉「對」的聲音比較有幫助。此次Bob Mintzer所帶來的曲目過半數是拉丁風格的,據他自己〝承認〞這些是他最近的作品,因為他也同時喜愛拉丁音樂,利用大樂團來寫寫〝作業〞也不錯。然而最令人興奮的,莫若是Bob Mintzer親身上陣的幾次solo了,樂團的學生裡也有一位出來跟他對飆了兩首bebop曲子,贏得了滿堂采。筆者認為這位學生的程度真的是最高的,也難怪能有此榮幸,君不見兩旁的同學都以羨慕又忌妒的眼光望著他?也可能這位年輕人就此一戰成名也不一定。Bob Mintzer果然是深得民心,把一個短暫相處的學生樂團帶得服服貼貼的,也難怪他會被全美的爵士音樂科系學生票選為最想合作跟演奏他作品﹙Charts﹚的對象了。

接下來的變動可就有趣了,愈來愈多的觀眾湧入Jan Steen Zaal,要來一睹鋼琴大師McCoy Tyner的風采,很多的大胖子也開始擠在我們四周。但此時主持人卻上台宣佈:McCoy Tyner及其團員的班機,有了嚴重的誤點,所以,改由之後的Maria Schneider Jazz Orchestra先行上陣。此話一出,引起了極大的騷動,很多人隨即起身離去,因為他們原本都是要來看McCoy Tyner的,可見對大部分的爵士樂迷來說,「明星情結」仍是不可或缺的一環。

Maria Schneider Jazz Orchestra就在台下的〝強力翻騰〞中上場了,其實這才只是第二個不公平而已,根據事後發佈的消息得知,Maria Schneider一行人的班機其實也誤點(可見天候不佳的影響有多大),到了會場時,只離原本的演出時間還剩90分鐘而已,孰料在氣還沒喘夠時,McCoy Tyner等人也誤點了!所以,他們只有十分鐘的時間準備上台,〝十分鐘〞!!任何有樂團經驗的讀者一定可以想像當時的急促。在當時的惡劣環境之下,Maria Schneider的音樂也是有點吃虧的—有些美國的樂評,把她的音樂形容為「古典爵士樂」(Classical Jazz),因為她的理念其實跟所謂學院派的古典作曲家相類似,只是〝工具〞換成了爵士大樂團的編制而已。因此,她的音樂有許多主題與想像空間,也有許多精緻而細膩的橋段,當然也需要她那〝古典式〞的指揮手法了,這在一般的爵士大樂團指揮身上是較少看到的(大部分的人都提示重點而已,Quincy Jones還跳舞哩!)。


圖:Maria Schneider指揮時的「大鵬展翅」姿態。


所以啦!像這樣需要細細品味的音樂,怎能在吵雜的環境中突顯出來呢?因此,導致前面20分鐘的氣氛有些沈悶而尷尬。但隨著人潮漸漸沈澱下來,Maria Schneider的功力便被清楚聽見了,一首約半小時長的音樂自傳組曲〝Scenes from Childhood〞,把聽者帶進了她的童年回憶之中,起伏的劇情與令人動容的鋪陳,讓我們差點忘了背後的高超技法及強烈的個人風格,再搭配幾位樂手的適切solo,使現場洋溢著溫馨的氣息。另一首拉丁風味的〝El Viento〞也十分精彩,同時也拉回了更多觀眾的注意力,漸漸地,觀眾又增多了,這就是音樂的魔力吧!年〝僅〞36歲的Maria Schneider曾於幾所名校攻讀,Eastman音樂院作曲碩士畢業後,贏得了國家獎學金跟隨Bob Brookmeyer學習,隨後又成為另一位編曲大師—Gil Evans的助理暨學生,迄今所發行的兩張專輯都獲得了多本權威爵士樂雜誌的最佳推薦,首張專輯並得到葛萊美獎的兩項提名。聽著她那有強烈電影音樂敘事風格的音樂,再望著那金色短髮的幹練背影,還真難不去聯想到梅格萊恩……

尚沈溺於優美音樂的感動中而無法自拔時,McCoy Tyner Latin All-Stars上場了!他的卡司也很大—長號手Steve Turre、小號手Claudio Roditi、薩克斯風手Gary Bartz,再加上幾位名拉丁打擊手及他原來的成員,呈現出來的是極端熱鬧的拉丁氣息。小號的樂句很棒,McCoy Tyner不但音很多,並掌控了全團的流動,實在是不脫大師本色,惟筆者還是比較喜歡他去年於安特衛普演出的爵士三重奏(他與Bill Evans皆深深影響了現代爵士鋼琴的發展),再加上不忍破壞腦海裡對Maria Schneider音樂的流連與讚賞,因此在未聽到Steve Turre吹海螺之前,我們就先離席了。

來到上面才發覺,雨下得很大,也聽見一位美國佬抱怨:今年的天氣是最差的一次!看來……當然,買了票的Al Jarreau Acoustic Band仍是眾所期待的好戲。筆者之前就一直耳聞Al Jarreau現場演唱的氣氛與功力,往往比聽唱片要來得精彩更多,現在,筆者絕對舉雙手雙腳贊成!


圖:Al Jarreau Acoustic Band的表演—他的巨星魅力耗掉了不少記者與觀眾的底片。


開演前,前排的一對情侶以不可置信的口氣向筆者確認:他們的位子真的是在這裡(第三排中間)嗎?之前才從簽名會中要到Al Jarreau簽名的他們直呼幸運,可以讓Al Jarreau〝對〞著他們唱歌。回頭一看,整個廳都爆滿了!Al Jarreau大概是音樂節中最有票房價值的歌手了吧?在〝Stella By Starlight〞的歌聲中,看不出已五十幾歲的Al Jarreau出場了,前面的攝影記者鎂光燈可是閃個不停,連後排觀眾都衝到前面來照相了。其實在短短的一個小時中,他說了很多話,像在賭城作秀似的,可是,如果您親眼看到他可以以強烈的肢體語言跟幽默的對白,加上不可思議的「口白→音樂→口白」〝超能力〞轉換,您也一定會懾於他的舞台魅力的。

這舞台魅力到底有多大呢?從一位美麗的女記者身上就可以看得出來:在工作人員要攝影記者撤離時(開演前五分鐘是攝影時間),這位小姐仍〝痴痴〞地站在原地不動,深情地望著他而忘了全世界的存在,直到全場觀眾發出笑聲。當然,也引起了Al Jarreau的注意,在最後觀眾都情不自禁地衝向台前時,她還被Al Jarreau牽著手唱了一首情歌呢!他今晚所唱的,仍是觀眾熱愛的名曲,如〝We're In This Love Together〞、〝Take Five〞、〝Spain〞及funk版的〝Summertime〞,但總是有驚喜的感受。尤其在一片安可聲中,他還唱了筆者與女友最喜愛的samba曲〝Mas Que Nada〞,真是太過癮了!

Al Jarreau最厲害的一點,就是對節奏的掌握及音色的模仿,這麼說吧!您能想像把踢躂舞的複雜節奏〝唱〞出來嗎?Al Jarreau可以!而在scat的技巧方面,早期的爵士歌手所模仿的是管樂的〝咻比嘟哇〞或爵士鼓的〝噗嗚咻棒〞效果,而他則是更專注於各種拉丁打擊樂器及電子樂器,包括電吉他、合成器等的音色,這也使他在fusion及funk圈佔有一席之地。相較於另一位男歌手Bobby McFerrin,筆者個人是比較偏愛Al Jarreau的,即使他不是一位正統的爵士歌手,卻更是一位偉大的即興者。


圖:Al Jarreau演出結束前的熱烈情況—觀眾都衝到了台前,而安全人員也有經驗地擺好了防衛架式。


前面我們提到過曾為Al Jarreau伴奏過的金三角組合,不過,此次他所挑選的樂手,實力亦不容置疑,四個人(鍵盤、吉他、貝斯、鼓)看來都很年輕,也都善盡職責。要當Al Jarreau的伴奏樂手不是那麼輕鬆的,因為他在台上十分隨興,常常更換之前的編排與橋段,甚至可能來一段未排練過的歌,臨場反應與機智也相形地更加重要,當然,更需要具備高超的技術才行。從他們眼神中所透露出的興奮與演出的投入,能跟巨星同台演出,大概是自我不斷的鞭策,及前世修來的福報吧?主辦單位也很有趣,在舞台邊安排了一位老畫家,幫Al Jarreau速寫,他們之間的互動也增添了不少趣味。雖然原定的演出時間只有一小時,但觀眾實在太熱情了,Al Jarreau只好〝擅自主張〞加演了30分鐘(所以說音樂會是活的),唱到口水與汗水齊下,讓觀眾聽了個夠方纔罷休。

聽完Al Jarreau出來,趕緊去看一下最新消息,只見螢幕上打出「法國以3:0擊敗巴西抱走世界盃冠軍」,歐洲人對足球的狂熱,實在不難想見。其他的消息,只能用「一團亂」來形容,因為天氣實在太壞了,為了觀眾及演出者的安全著想,主辦單位斷然關閉了屋頂天台(Dakterras)與後院的大帳篷劇場(Tuinpaviljoen)等兩個戶外場地,剩餘的節目也只好排在室內正常節目的後面,可是如此一來就愈拖愈晚了,因此筆者只好忍痛放棄原本很想聽的Larry Harlow & The Latin Legends of Fania或Kenny Garrett Quartet了。另外,原本期待掀起高潮的越洋連線演出,由荷蘭的樂手與紐約Knitting Factory俱樂部的前衛樂手面對面jam,也因技術問題與天候不佳而取消。


圖:令人沮喪的消息—天候不良所造成的後果,造成有人一氣之下把垃圾放在電視上頭。


在下樓去探探The Vanguard Jazz Orchestra的同時,不幸遇上了聽完Michael Brecker演出的洶湧人潮,這種「退潮」一定要避免碰上,要不然不是被淹沒,就是會被沖到原來不想去的地方。我們並沒有在地下室待很久,只照了一張該團鋼琴手Jim McNeely的照片,雖然他亦是一位傑出的爵士鋼琴家與教育家,鬧哄哄的地下室讓我們無法久留。


圖:音樂節期間,荷蘭的電視台每日都會推出錄影轉播及相關的報導,如電視機內正在介紹住宿的方式之一Sleep-In(攝於旅館內)。

是時候了,人潮還是一樣的多,忠心而熱情的樂迷仍然死守陣營,廁所依舊客滿,冰淇淋跟熱狗依然供不應求,錯過了的音樂會,也只能期待下一次的相遇。為了能安全地自北海全身而退,而不會受到狂風暴雨的摧殘,我們決定再巡禮會場一周,順便幹走了幾張John Coltrane的海報,然後依依不捨地離開了荷蘭海牙會議中心,希望在二十世紀末的明年,老朋友、新朋友都能在這爵士盛會裡再次相聚,Tot Ziens ! (註九)


註八:荷比盧的每所音樂院皆設有爵士音樂系,並有許多的跨校交流及交換學生,荷蘭的學校並較常與美國的名校及名師交流(因為國家比較大)。另因海牙為王室所在地,它所支持的音樂院就直接稱為皇家音樂院(The Royal Conservatory), 而無「The Hague)兩字。

註九:荷蘭文「後會有期」之意。




【第23屆荷蘭海牙北海爵士音樂節三日節目單】








回爵士現場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