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紀末的爵士盛宴—
第24屆荷蘭海牙北海爵士音樂節現場目擊實錄



文/謝啟彬.張凱雅



圖:今年(1999年)的三天全日入場券(上)及我們額外購票的三場音樂會。


【第24屆荷蘭海牙北海爵士音樂節三日節目單】



一樣的荷蘭海牙會議中心、一樣的人潮、一樣高的票價、一樣豐富的音樂家名單,我們又來了,北海爵士音樂節!只是今年的我們,可能有些不一樣。

這次的節目,照例又是大堆頭,相信在各位的唱片收藏中還〝健在〞的音樂家,都於名單之上,原因無他,因為觀眾喜愛。此外,今年可說是「鼓手年」,叫得出名字的爵士鼓手,今年都參與了這場盛會,從傳奇性的如約翰寇川(John Coltrane)的忠實鼓手艾爾文瓊斯(Elvin Jones)、Hard Bop名家馬克斯羅區(Max Roach)及艾爾佛斯特(Al Foster)、曾打過艾靈頓公爵(Duke Ellington)及貝西伯爵(Count Basie)大樂團的盧埃貝爾森(Louie Bellson),到七八零年代融合樂興盛時期竄起的藍尼懷特(Lenny White)、彼得厄斯金(Peter Erskine)、台灣聽眾很耳熟的戴夫威寇(Dave Weckl),以及現在正走紅、家裡電話響不停的傑夫坦瓦茲(Jeff "Tain" Watts,今年跟布藍佛馬沙利斯一道)、比爾史都華(Bill Stewart,今年參與派特曼席尼三重奏)及路易斯納許(Lewis Nash,今年受邀參加紀念爵士唱片名人諾曼葛藍茲的音樂會),提醒一下,如果您有志於〝爵士〞鼓學習卻連上面的名字都不曉得的話,那就得多加油了喔!

今年的節目安排尚有一有趣之處,便是以前被稱為「Young Lions」、現在流行叫「Hepcats」的年輕爵士少帥們都獲得了充分發揮的空間,諸如杜威瑞德曼(Dewey Redman)的愛子—薩克斯風手約書亞瑞德曼(Joshua Redman,現在可比老爸還紅)、馬沙利斯家族的布藍佛(Branford Marsalis,薩克斯風)及戴非歐(Delfeayo Marsalis,長號)、去年介紹過的小號手洛伊哈葛羅夫(Roy Hargrove)、尼可拉斯裴頓(Nicolas Payton)、不久前甫訪台的薩克斯風手寇特尼派恩(Courtney Pine),及有位大名鼎鼎老爸克林伊斯威特的貝斯手凱歐伊斯威特(Kyle Eastwood)……等等,都打著自己的名號闖出了一片天地。其他尚有許多爵士的、非爵士的、與爵士相關的樂手與音樂會,實在無法一一列舉,在短短的三天中,筆者絕對無暇分身〝聽完全部〞,如果有各位讀者喜愛的音樂家被筆者遺漏的話,只能向各位說聲抱歉囉!



圖:樂器室一隅,上千位樂手得有上千種樂器及器材要用,也真虧主辦單位的專業調度。


七月九日 星期五 (參閱本日節目表

今年音樂節一開始的人潮仍是如同去年一樣多,只不過天氣太好,大家都寧願先在場外吃薯條做日光浴,讓筆者有機可乘,早早鑽入會議中心去買節目單及佔位子。第一場約書亞瑞德曼的音樂會被排在地下室的Jan Steen Zaal,依筆者去年的經驗,這個〝舞廳〞其實不甚理想,天花板太低且空氣流通不良,唯一的好處是可以容納多一點的聽眾(約四五百人),對爵士樂常見的四、五、六重奏組合來說,既不會有人擠不滿的尷尬,氣勢上對音樂家也比較安慰一些,因為超大型的廳通常都是由超人氣的團體或明星如比比金(B.B. King)、賀比漢考克(Herbie Hancock)等演出,較能收票房與聲勢熱鬧之效,三重奏、二重奏甚至獨奏的場次自然就安排於更小的廳了。筆者現處的Jan Steen Zaal則是安排讓觀眾坐在舞池裡,加上旁邊即是唱片及小吃的攤位,人潮的滾動自是絡繹不絕。

晚間六點整,引言人正式出場介紹,但觀眾們已用手腳並用的喝采來迎接這位令人眼睛一亮的年輕薩克斯風手了!筆者之前僅耳聞其名,未曾好好地細心聆聽約書亞瑞德曼的錄音,但他出場時的翩翩風采及隨即展現的驚人功力卻令筆者感動不已。一開始的序奏不但迅速壓下了台下的吵雜聲,更把〝Summertime〞給帶了出來,快達三百的速度及重配的現代和聲音響,讓約書亞及整個四重奏伸展的空間寬廣了起來,只能用〝猛〞與〝準〞來形容,他的技巧實在是非常好,不辱薩克斯風世家之名,在這麼快的速度下,他仍能以像機關槍打在靶心的結實顆粒感,一句一句地呈現他的音樂,並不時與Rhythm Section互丟炸彈,製造高潮。相信很多樂迷在評論一些樂手時,會常用「這是Bebop手法」「他受Coltrane影響很大」的句子,但筆者覺得約書亞其實是代表了新一代的爵士樂手—完整的訓練、良好的技巧、現代的概念,並吸收所有前人的精華來創造出自己的風格,在音樂的表現上已不能用單一形象來定位了,你只能說︰「這就是約書亞瑞德曼﹗」

頂著一個大光頭的約書亞,真的很受歡迎,在別人solo的時候,他總是露出一口白齒對大家微笑,也頗得人緣,各位不覺得自溫頓馬沙利斯復興了爵士樂以後,新一代的音樂家(尤其是黑人)大多擺脫了他們叔叔伯伯的〝那卡西〞草根味,以健康清新及良好教養的形象出現?這背後的原因我想只有一點,那就是爵士樂的存在價值被尊重了,音樂家比較不用以吸毒酗酒的方式來放逐自己,當然,黑人在美國的社會地位提升,應該也很有關係。此外筆者欣賞的,亦是他對音樂的態度,他在舞台上甚至訪談中並不迴避伴隨他長大的流行音樂所帶給他的影響,諸如披頭四、史提夫汪德、巴布狄倫及王子(Prince)等等,但他亦未捨棄傳統,而是把當代的樂風放進爵士樂裡,不斷地吸收、反芻再創新,這才是爵士樂應有的精神之一。


圖:「Steps Ahead」樂團中的貝斯手馬克強森,其演奏經歷十分豐富,閱人無數。

提起融合樂團體「Steps Ahead」,雖不如「Weather Report」及「Return to Forever」那麼響叮噹,但同樣的,他們都是孕育當代爵士及融合樂大師的搖籃,筆者非常喜歡的薩克斯風手麥可布雷克(Michael Brecker)在此團創團時即軋了一腳。唯一不變的樂手—團長麥可麥奈尼(Mike Mainieri)本身是一位傑出的鐵琴手,但與另一位國內樂迷熟知的戴夫古魯辛(Dave Grusin)一樣,他後來也變成了唱片公司老闆,在美國東岸吸收新秀灌錄唱片(公司名便叫NYC),所以組團玩票的性質就高了一些,樂手的更迭亦變成了常態,像今晚的鋼琴手艾蓮艾里亞斯(Eliane Elias)、鼓手彼得厄斯金、貝斯手馬克強森(Mark Johnson),都曾先後為此團跨刀。至於薩克斯風手鮑伯柏格(Bob Berg),筆者並不清楚是否之前有參與的記錄,但這一代的白人薩克斯風手,大都有一樣的背景與資歷,諸如前者與麥可布雷克、鮑伯明哲(Bob Mintzer)與鮑伯馬拉赫(Bob Malach)等,八十年代所出的融合樂唱片中,tenor薩克斯風手的名字大概就是以上幾位輪流而已。


圖︰「Steps Ahead」樂團中的薩克斯風手鮑伯柏格,比起上次筆者所見還要變老許多。


Steps Ahead的音樂風格,總的來說是以〝馬達式〞的循環節奏與和聲著稱,並配上眾多電子合成音色及MIDI的效果,如果屬實,也許麥可麥奈尼還是第一位使用MIDI鐵琴的人,惟這次的演出此團標榜Acoustic,所以大家都很〝純淨〞,連艾蓮艾里亞斯都打著赤腳上台呢!筆者到達Tuinpaviljoen時,台上正演著Mal Waldron最著名的慢板〝Soul Eyes〞,感覺很好,鮑伯柏格的獨奏亦很感人,在此筆者有一點小小心得:與剛剛的約書亞瑞德曼比較起來,他的音色似乎〝金屬〞許多,也較為煽情些,而他的同儕也都是接近這種易於辨認的聲響,或許是長久以來為了要與電子樂器及威力鼓手匹敵之故吧?約書亞及同輩的甚至於史提夫寇曼(Steve Coleman)等年輕小夥子,音色上似乎較為木質,甚至有些〝塑膠〞,不過力度與修飾仍是在的,可能是少加了一些抖音吧?當然,對音色美學的體認,每一代是必然不同的,而最重要的,還是找出自己想要的聲音。


圖︰今年介紹參與樂手的「Who's Who」手冊,特別選擇超人氣歌手艾爾傑若當封面人物。


下一場於PWA Zaal的購票音樂會,不是別人,正是去年筆者去年已欣賞過的艾爾傑若(Al Jarreau),或許您還記得筆者於去年的文章中:大力讚賞聽(看)他表演比唱片好十倍的臨場經驗,顯然地,今年他和同樣的樂團亦未令我們失望!

艾爾傑若大概已是近幾年北海爵士音樂節的超人氣巨星,毋庸置疑地,也同樣是票房的保證,由今年主辦單位把他放上「Who's Who」的封面便可以看出來〝倚重〞的程度,滿座的盛況,一直到唱完第一首「Stella by Starlight」都還有人試圖入座,以致台下覺得有點亂就是了。好笑的是,艾爾傑若可能並不覺得自己是爵士歌手,但既然是來到爵士音樂節,總得禮貌一下吧?各位是否還記得去年他開場的曲子?同樣也是「Stella by Starlight」!因為,接下來,他又得開始他的〝名曲大全集〞了,其實近幾年艾爾傑若也有新作品,去年也還跟Verve唱片簽了新約,但他過去的暢銷歌實在太紅了,觀眾買票進來就是要聽這些,所以每年該如何老酒新裝正是他們的課題,也是我們所期待的改變。縱然如此,看他的表演還是只有一句話形容︰「It's fun !!」看他即興、看他模仿、看他如何串場、看他如何成功地與樂團及觀眾互動(後來還唱起「第三類接觸」主題讓觀眾接力),國內的流行歌手,是不是也應少些噱頭與行頭,多學習艾爾傑若在音樂本質上讓觀眾得到感官上的滿足呢?

今年主辦單位有一項頗負創意的設計,就是安排一些「流動音樂家」不定時定點於會議中心內遊走,帶給觀眾驚喜與熱鬧的氣氛。我們遇到的是由紐奧良來的遊行樂隊,長期以來一直聽過一種在爵士、放克及融合樂中常用的風格叫「New Orleans Second Line」的(舉例來說,吉他手約翰史考菲爾便是個中〝使用〞高手之一﹚,今天真叫我們大開眼界,原來一堆鼓組樂手真的是排開一線的!這種節奏風格與Swing、Shuffle一樣各具獨特的搖擺味道,不過用得好的話,則更會有節慶與復古的感覺。


圖:契柯利亞似乎是天生生來彈鋼琴的,也是最無法讓樂迷及樂評界定風格的一位音樂家。


鋼琴奇才契柯利亞(Chick Corea)可說是最無法讓樂迷及樂評界定風格的一位音樂家,而他自己也樂於在不同的音樂領域遊走,畢竟,限制藝術的交互融合及劃地自限原本即是愚蠢的作為。在結束了第二代的「Elektric Band」後,他將重心放在自己的Stretch唱片製作公司上,於世界各地尋找新秀簽約,這些新秀也逐漸地成為他的班底了,最新的「Origin」樂團便是這樣的組合。這次的世界巡迴,宣傳第二張錄音室作品「Change」是為主要目的,然而不知是哪位仁兄的主意,最後的名單上更加上了「特別邀請」鐵琴家蓋瑞波頓(Gary Burton)—亦是契柯利亞爵士方面多年的搭檔—來增加節目的號召力,聽起來不錯,但實際上可就沒那麼美好了!

或許各位多少都有一些了解,大多數的爵士音樂家面對演出的準備,是先與主辦單位或經紀公司談好後再找人,說明樂團的主旨並敲好時間與價錢,再開始排練團次數的,諸如前面所提到的「Steps Ahead」,大概就是在這樣的動機下產生的巡迴,這種模式早已行之有年,也幾乎等同於在流行音樂裡所說的「Session Player」性質。這樣的好處是如果大家都很好,那麼結果會更加分,但如果是像「Chick Corea+Origin , Chick Corea+Gary Burton」的理想雙贏策略,就會有點危險,因為縱然三方都是很好的樂手,但Origin樂團與蓋瑞波頓多少還是有點生疏,如果之前團練不夠,那麼問題就浮現了。舉例來說,契柯利亞與多次合作錄音及演出的Origin演出他們的曲目時,蓋瑞波頓的鐵琴便顯得有些多餘,因為原來音樂的空間已經填滿,如此便有扣分之舉。而在演出兩人從前的曲目如較難的〝Straight Up and Down〞時,乍聽還好,但許多Rhythm Section的點都沒有對在一起,也有一些地方有明顯的失誤。又如在超級大名曲〝Spain〞中,可能各位會想︰「這首還會有什麼問題?」但就在著名的齊奏樂段(Unison)時契柯利亞突然拉慢速度,蓋瑞波頓對上了,但幾位樂手便隨即衝過頭,來不及煞車啦!

或許大多數的觀眾似乎不太介意,但如果這是帶有商業色彩的組合法,表示每位觀眾的腰包都會被覬覦,那麼至少我們能理解些許真實面,而不是讚嘆那些閃亮的大名而已。縱然如此,他們就是因為真的是一流的音樂家,才敢採取這樣的做法,大部分的時候,所有人所呈現的音樂都極為有趣,也令人讚佩,契柯利亞似乎是天生生來彈鋼琴的(他有較短的小臂與一雙大手),聽他彈琴只有〝通體舒暢〞四字可形容:solo時一點也不含糊,顆粒極為分明,comping時所採的打擊手法亦帶給其他樂手更多的動力,如果您有機會觀賞或聆聽他的現場的話,不妨注意他以腳打節奏的聲響,這也是他的特色之一。蓋瑞波頓再怎麼說也是將鐵琴現代化的先鋒之一,四支棒槌不斷地來回飛舞,極像早期的鋼琴家比爾艾文斯(Bill Evans)—在有限的樂器力度下,用音符的堆砌來傳達出無限的熱情,卻又以堅強的理智控制著,十分之精彩!其他Origin的團員表現亦十分優異,否則怎麼能被大師挑中呢?不少「Trading 4」與「Trading 8」(註一)之處管樂手皆有傑出的對話表現。以佛朗明哥擊掌聲開始的〝Little Flamenco〞是當晚最好的一首曲子,延續著契柯利亞一貫的作風,以世界各地不同的風土音樂色彩融入爵士樂中,發掘更多的可能性。另外,該團的以色列籍低音貝斯手阿維賽柯漢(Avishai Cohen)亦值得喝采,年僅二十九歲的他,已經以極快的速度竄起,受到多方注意,今年更獲選為Down Beat雜誌樂評票選的「最受矚目樂手」(TDWR)第一名,豐富的語彙及極佳的反應能力,果真是實至名歸!

【註一】「Trading 4」與「Trading 8」是爵士樂中常用的技巧,於既定的和絃進行中(通常是快板),樂手各以四小節或八小節來提問應答,尤以在進主題前與鼓手的對應最為常見。



七月十日 星期六 (參閱本日節目表

包勃樂小喇叭手迪吉革勒斯比(Dizzy Gillespie)除了奠定現代爵士樂的演奏技巧以外,於追求更多不同的音樂元素來重新創造爵士樂上更是不遺餘力,他認為一首曲子或一種風格或可稱之為「載具」(Vehicle),供即興者駕馭其上並展現技巧,惟自三十年代流傳之爵士經典曲(Standards)已有既定之格式,縱使於和聲及速度上下工夫,所得亦有限,所以即興者應改裝載具、更換載具,或甚至參考別人後自組載具,這也正是迪吉後來追尋中美洲傳統音樂,而延伸出所謂「非洲—古巴」(Afro-Cuban)風格的原因之一。這樣的樂潮不僅帶給美國爵士樂新的衝擊,同時也將爵士樂的元素漸漸融入原生之音樂中,已有顯著成就的包括Eddie Palmieri、Willie Colon & Ruben Blades與Irakere樂團等。更年輕的一代,則包括了優秀的薩克斯風手大衛山卻斯(David Sanchez)與今天的第一場主角—丹尼洛裴瑞茲(Danilo Perez)。


圖︰巴拿馬籍鋼琴手丹尼洛裴瑞茲演奏時的神情。


巴拿馬籍的丹尼洛裴瑞茲,擁有非常正統而紮實的爵士訓練,於演奏傳統及現代爵士鋼琴上皆是一流的好手,但也許是民族意識或地域環境使然,讓他有更多的機會去接觸傳統的中美洲拉丁音樂,並與許多前輩一起開疆拓土。拉開他洋洋灑灑的合作名單,實在令人佩服他的才能—從迪吉革勒斯比、帕吉多迪瑞維拉(Paquito D'Rivera)到阿圖洛山多瓦(Arturo Sandoval)、大衛山卻斯等,漸漸地他亦獲得機會錄製自己的作品,於Impulse!旗下所出的「Panamonk」與「Central Avenue」更是深獲好評。今晚的曲目,正是以這兩張專輯的曲目為主,之後筆者亦參加了他的三重奏所主持的講座(Workshop),對他的音樂理念更是深表認同。Salsa音樂原本就有令人擺臀起舞的因子,加上於樂曲的改編上本就有向怪傑塞隆尼斯孟克(Thelonious Monk)致敬的意味,因此整個九十分鐘內只能用「火花四濺」來形容,整個三重奏不斷地帶領觀眾遊走音樂的懸崖邊緣,卻又姿態優雅,令人回味無窮,經典曲〝Everything Happens to Me〞的改編演奏更是令人拍案叫絕,各位應嘗試嘗試!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在講座進行時,偶爾有喝醉酒(或自以為是?!)的觀眾叫囂要求丹尼洛演奏一些巴德包沃(Bud Powell),態度猶如於Piano Bar點歌一般,未免偏離主題了許多。


圖:小提琴手瑞吉娜卡特於屋頂天台上的演出,她的穿著其實是一襲白色的改良式中國旗袍。


下一場同樣於屋頂天台(Dakterras)表演的樂手—亦是身為小提琴手的筆者今年的重點—是為女小提琴手瑞吉娜卡特(Regina Carter)。瑞吉娜其實出道不算太晚,之前已出了兩張專輯,但在加入了Verve唱片公司後,大筆可觀的預算便投入了強力造勢的熱潮中,過去幾個月各雜誌媒體皆出現了專文與照片,而今年的音樂節及新聞報導都把她捧成了「北海新天后」,這方面由台下黑壓壓的人群便可感受得出來。瑞吉娜最大的特色在於標榜「黑人原音爵士」,與之前的尚路克彭提(Jean-Luc Ponty)及當今歐洲最紅的迪第爾洛克吾(Didier Lockwood)所嘗試的融合路線有所區隔,說實在的,說起爵士小提琴,還真是歐洲人(尤其是法國人)的天下,黑人老前輩如史塔夫史密斯(Stuff Smith)、雷南斯(Ray Nance)等亦已久遠,如今她的竄起倒有些復興的味道。一排過去較商業的柔性爵士(Soft Jazz)曲風,今晚的演出與專輯皆呈現了瑞吉娜傳統與現代爵士的功力,她真的swing了起來,紮實的古典訓練不但不綁住她的想像空間,反進而將更多創意發揮出來,特有的滑音亦很性感,只是偶爾稍嫌太多,樂句的強弱對比有時太大。除此之外,演奏摩城(Motown)—底特律的節奏藍調,及一首獻給比莉哈樂黛(Billie Holiday)的慢板,好像都要讓全世界都知道她純正美國黑人傳統的承續,而Charanga(註二)音樂的優異表現亦證明了她的多面向吸收。最後在熱情的安可聲中,她〝不能免俗地〞演奏了藉由史帝凡葛拉佩里(Stephane Grappelli)偏愛而成名的〝Lady be Good〞一曲,來符合大家的〝期待〞。葛拉佩里非常地偉大,但Hot Jazz的風格似乎有些〝懷舊〞了,瑞吉娜的語彙其實以Bebop為多,而她的發展也應看得更遠些,因為以她的條件與現有成就,實在能夠成為下一個世紀的名家才是,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在文章的一開頭筆者曾強調今年許多傳奇鼓手的參與,在接下來的一小時中,我們便以打游擊的方式將三位老鼓手都映入眼簾。首先是盧埃貝爾森,演奏特色為雙大鼓的他,其實展現的是無與倫比的搖擺感與優雅的紳士風度,光憑小聲地敲擊Hi-hat,正宗傳統的味道就可以讓許多樂迷骨頭酥軟,搖頭晃腦!艾爾文瓊斯則完全是另一種典型,筆者因是初次欣賞他的現場,便抱著一睹廬山真面目的心情前往,哇!真的是一位大金剛呀!擺得特別開的金色鼓組、特粗的鼓棒、大動作的揮灑,真是令人震懾。不過他所表現的不只是「力氣」而已,而是更高境界的「力度」,或許大家曾讀過「艾爾文瓊斯的每一次演奏都好像是他的最後一次機會,並要把所有的生命力都用盡似的。」的形容句子,現在筆者可以抹抹額頭上的汗水,告訴各位︰這是真的!今晚他打鼓的時候,身旁所有的樂手好像都小了一截,或許他真的是為寇川而生的吧?


圖︰大金剛鼓手艾爾文瓊斯在打鼓時,總是露出一口白牙,似乎十分樂在其中。

馬克斯羅區也是屬於強力型的鼓手,不過他們一點也不粗暴,就好像看麥可喬丹灌籃一般,又過癮又讚嘆。只是,這幾位鼓手都老了,體力亦不如從前,長江後浪推前浪,一旦被尊為「傳奇」,表示後進已將技巧發揮得更爐火純青,他們所留下的,則是永遠也達不到的音樂人格與精神。


圖:馬克斯羅區打鼓時感覺稍微冷靜些,不過仍能嗅出過去Hard Bop時期熱力飛奔的力道。


今年的音樂節還多了一個贊助單位—大本營在美國的IAJE(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Jazz Educators)舉辦了為數眾多的講座、大師班與Jam Sessions,開放給有志學生接受名家指導,也讓一般觀眾更能了解爵士教育的養成及音樂家的理念,稍早的丹尼洛裴瑞茲講座即屬此機構所主辦,筆者也看了其中一場的Jam Session,饒富趣味。去年聽過的薩克斯風手班尼瓦勒斯(Bennie Wallace)先行開場,一句「既然今天主題是爵士教育,我們就來演奏一些教育爵士(Educated Jazz)。」即令全場大笑,不過隨著〝Stablemate〞、〝I Hear A Rhapsody〞、〝Doxy〞等經典曲的〝火力展示〞,每位上場的樂手素養之深,相信也讓他們在原創性作品中如魚得水,一展長才。因為場次未開放給學生,所以不少樂手是輪番來友情贊助的,諸如荷蘭本土的薩克斯風手漢斯多佛(Hans Dulfer,有一位美豔的女兒很有名—中音薩克斯風手Candy Dulfer)、跟洛伊哈葛羅夫一起闖天下的中音薩克斯風手薛門厄比(Sherman Irby)、中生代貝斯手雷莊蒙(Ray Drummond),還有令筆者五體投地的鋼琴手詹姆斯威廉斯(James Williams)等,在等待solo的時光中,當然是聚在台下聊天囉!Jam Session很重要,也很熱鬧,但我想吹了二三十年的爵士樂手,也已煩倦了這種〝排隊叫號上台獻藝〞的格式了吧!


圖︰由IAJE所舉辦的Jam Session,畫面上由右至左分別是班尼瓦勒斯、貝斯手雷莊蒙、漢斯多佛與薛門厄比。


【註二】賈浪卡(Charanga)音樂是古巴傳統音樂的一種,最大的特色即是樂團沒有管樂手,而代之以至少三把的小提琴,於曲子中演奏固定的節奏與旋律型態(Rhythmic & Melodic Patterns),但仍遵從salsa音樂固有的「2-3 Clave」或「3-2 Clave」節奏,著名樂團之一則是今年亦參演的Orquesta Aragon。




七月十一日 星期日 (參閱本日節目表

第三天檢討起來,可說是有點失望與倦怠,有些音樂會延後了,有些則來不及趕上,不過大部分的無力感還是來自於對商業體制的強力運作,及對爵士音樂家明星化的迷惘。

四點鐘於超大廳Statenhal演出的派特曼席尼(Pat Metheny)三重奏,是我們搶位子的重點。相信派特曼席尼的名字,在樂迷與樂手的心目中都是最響亮的之一,我們也看到許多忠實的擁護者擠在台前,以行動來支持他們的偶像,筆者也很期待著,但把標準的吉他三重奏形式放在一個可辦麥可傑克森演唱會的超大場地,實在有點奇怪,更何況,整個三重奏並沒有給我們十分呼之欲出的震撼效果,一開場的C調Blues隨即展現了曼席尼十六分音符的快手(Fast Run)招牌,非常驚人,但似乎缺少了一些高潮的起伏,有點制式,期待感也因而降低。下一首森巴風味的原創曲〝The Good Life〞是最好的一首,質感新鮮,再來只見他老兄拿出一把很多排弦的〝吉他〞,演奏了一首冥想曲,這把〝吉他〞似乎是結合了許多民族撥/敲弦樂器的音色大成,譬如許多樂段便有揚琴與琵琶的味道,可惜接下來的演出又掉回缺乏新意的三重奏,看了一下合作的樂手名單,不知是否他們亦與前兩天的契柯利亞/蓋瑞波頓組合發生一樣的狀況,是session band的組成?總覺精彩有餘,互動不足。吉他這種樂器原本就比較缺乏管樂手的張力與延續力,所以除了欣賞和聲與節奏的創意以外,其餘的就是樂手間的互動溝通了,很可惜地,今晚派特曼席尼三重奏傳達給我們的訊息並不太多。筆者十分喜愛他於爵士吉他新語言上的開創,也讚佩他融合流行與世界音樂的成功,最重要的,是他創造了「派特曼席尼的爵士樂」,但初次現場的相遇,並未若聆聽他所有專輯錄音時的感動。


圖十二︰吉他手派特曼席尼今年的演出海報。


下一場購票的音樂會,相信國內的樂迷都會很熟悉,那就是鋼琴大師賀比漢考克的「蓋希文的世界」節目。如同發掘他的邁爾斯戴維斯(Miles Davis)一樣,漢考克也開始發掘新人來加入他的陣營,今晚的樂手又是〝聯合國〞的組合,打擊手很有趣,三不五時拿出一堆令人發噱的〝樂器〞耍寶,諸如洗衣機的排水管、搓湯圓的竹籮蓋、奇形怪狀的陶罐、魚網加鈴鐺等,反正曲子裡有〝Fascinating Rhythm〞嘛!賀比出場時讓我們感覺有些流氣,似乎對如何運作了然於胸,由不斷地調侃前排攝影記者到花了十分鐘介紹他的樂手與樂器,竟然還將小號手的小號舉於胸前,廣告的嫌疑好像大了些,當然啦!您也可以因為他是大師而理解為是他的幽默感,不過音樂上還是不能隨便的是吧?

整場音樂會的感覺其實蠻悶的,不曉得哪裡不對勁,也許是以小調調式配上固定節奏型的改編手法多了些,造成了些許催眠作用,樂手水準都很高,除了薩克斯風手有點怯場以外,但整體來說,還是一個老問題—互動不足!現場觀眾似乎也比剛剛聽派特曼席尼時〝誠實〞一點,掌聲相當有禮貌,賀比臉上的表情間或閃過一絲無奈(筆者坐在第四排),因為他一直在努力扭轉局勢,只見在高難度的原創曲〝One Finger Snap〞中,他的comping一直在應答別人的句子,也不斷提供點子,但實在所得有限。最令人失望的是於〝Summertime〞一曲,邀請了一位荷蘭的流行女歌手以媚俗的〝吶喊哭腔〞演唱,可能又是背後簽了什麼合約吧?賀比是不是樂在其中,我們無從得知,但至少音樂的過程與成果是令人報憾的。


圖:吉他手比爾菲澤爾(Bill Frisell),今年的演出仍是找老搭檔小提琴手爾文康(Eyvind Kang)。


大師的名字太響亮,成為唱片公司的搖錢樹,制式且商業的安排便多了起來,這種感覺就好像裝飾得太漂亮的佳肴,保證好吃但常常過於油膩。因此,在許多的空檔之中,我們會開始尋找一些清粥小菜、家常便飯,或頗負特色的料理,於是較〝小牌〞的演出、伴奏的樂手、出道不久的新人、〝非美國〞的音樂風格等等,就常帶給我們驚喜與感動,而這也應是於音樂節期間所採取的欣賞角度才是。爵士樂是多樣的、是包容的,但它也應該是新鮮的、是演進的,北海爵士音樂節提供了許多音樂的過去、現在和未來,也讓我們在每一年的聆聽經驗中不斷審視自己的成長,在二十世紀末的最後一個夏天,這場盛宴已然留給了我們許多回憶及思考的空間。

至於明年還要不要再來〝北海爵士大餐廳〞大快朵頤呢?呃……先把今年吃的消化完再說吧!


(本文原載於【音樂年代】1999年10月號)




圖:現在在荷蘭很有名的小喇叭手艾瑞克弗洛依曼(Eric Vloeiman),今年有五場演出,分別與不同音樂家合作。



圖:如果您看過在台灣莫名其妙很紅的雅尼(Yanni)大樂團,您就一定看過這位黑人女小提琴家凱倫布里格斯(Karen Briggs),筆者覺得她的風格及音樂性很有趣,蠻有特色的,但這次與Vertu樂團合作好像不太好聽。她手上拿的即為Zeta的MIDI系列五絃電小提琴。



【第24屆荷蘭海牙北海爵士音樂節三日節目單】


回爵士現場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