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魯塞爾三日爵士大辦桌~
2000年布魯塞爾爵士馬拉松現場目擊



文/張凱雅




來囉!來囉!五月的二十六、二十七、二十八日三天,布魯塞爾中心區〝鬧熱〞滾滾!對我們來說簡直是方便極了,各個表演點距離音樂院與住處都只需要五至十分鐘的步行即可。爵士馬拉松開演前一天,到處可見工作人員架設舞台,附近的各線公車則一律免費。除了大型的廣場有大型的演出外,小酒館及帶星的飯店也有一連串的音樂會,頭家們一定是眉開眼笑地準備奮戰,這三天絕對是賺翻天的了!別忘了,比利時的啤酒有近百種口味,真的是名不虛傳地讚喔!

爵士馬拉松的負責人是一位長髮的女士,經常見到她出現在爵士PUB或著名的爵士盛會,連前兩年的荷蘭海牙北海爵士音樂節都曾出現過她的蹤影,她就有如星探一樣地到處尋找優秀的爵士音樂家。這次的爵士盛宴票價為四百五十元比郎,可以以此票券進出每家有表演的酒館(廣場上的音樂會當然都是免費的),而單場進出的票價是一百元比郎,有參與演出的音樂家則是免費逛到底。我呢!則因為謝啟彬於二十六日有參與大型拉丁樂團的演出,而沾光得到一張免費的票券,哈哈!



三個主要的廣場分別是著名的布魯塞爾大廣場(Grand Place )、薩布隆廣場(Sablon Place)、聖凱特琳廣場(Ste-Catherine Place)。廣場上除了高大的舞台外,就是台下及四周滿滿的桌椅與觀光客,喔!還有忙著找食物的鴿子們。值得一提的是:今年的節目以比利時及鄰近國家的著名爵士音樂家與團體為主,一共有四百位音樂家、一百二十五場次的音樂會,每一個場地幾乎都可見到廣播與電視台的轉播車直播音樂會。

第一天的節目就非常令人雀躍,布魯塞爾皇家音樂院爵士音樂系著名的大拉丁樂團Banda Bruselas將有精湛的演出,大廣場的ACT Big Band與非洲團體Foofango也會很吸引人喔!距離薩布隆廣場到大廣場的這段路之間有無數的古董店、巧克力店、蕾絲店,你可以想像一邊逛街一邊聽爵士樂嗎?看,大家走起路來都不太一樣…SWING、SWING、SWING!約了幾位學古典音樂的朋友先到家裡喝個下午茶儲備腳力,準備待會進攻已相中的場次,唉呀…突然烏雲密佈…日本朋友激動的叫著:「千萬不可下雨!」,否則怎麼聽音樂會啊?趕緊祈求老天幫忙…。



來到薩布隆廣場,正在演出的是名為Sonnekaai的吉普賽團體,小提琴手的演奏手法像是Stephane Grappelli,這種已被稱之為Hot Jazz風格的音樂,正如Dixieland音樂一樣地受到特定樂迷的支持。嗯,接下來可得選個好位子,拉丁大樂團的十五位團員已就位,兩位女歌手穿得很豔麗,而那位又唱歌又負責打擊樂器的黑衣男子,就是帶領樂團的拉丁專家Peter Van Marle。好在雨沒有滴下來,這麼熱情的音樂讓在場的觀眾們再也坐不住啦!轉眼間整個廣場已經成了一個大舞池,在歐洲的夏天,晚間九點多了天仍然是亮著的,大家喝酒又跳舞快樂無比。台上的管樂手們在空閒段落時也不忘拿起樂器舞蹈一番,啟彬的小提琴即興及與鋼琴手各個節奏的搭配更是恰到好處,每位打擊樂手愈打愈熱烈,台上台下狂歡成一片,直到要結束仍欲罷不能、安可連連。看看另一邊的非洲團體Foofango,哇塞!其熱鬧程度不輸拉丁音樂喔!他們來自布吉那法索,有傳統的非洲樂器、非洲服飾、非洲人,以道地的非洲節奏加上Modern的爵士和絃與旋律,別有一股新聲音,又因為有高音薩克斯風及電吉他、電貝斯的配合,使得整體的樂風有那麼些放克音樂的色彩。



二十七日由下午兩點半起開始接連式的演出,首先是大廣場上的Alexi Tuomarila Quartet,鋼琴手Alexi(芬蘭籍)、薩克斯風手Nicolas、貝斯手Christophe、鼓手Teun,他們四位都是音樂院的學長們,除了薩克斯風手以外,其他三位都已優秀畢業。Alexi彈奏鋼琴的風格以輕巧快速著稱,Teun的打鼓技巧是讓人人都說「非常好」的,這個新團體從去年得到一項爵士獎後便漸漸地嶄露頭角了。四點十五分時由Jan De Haas Quartet登場,這是一個以鐵琴為主的四重奏,Jan De Haas本身是一位名鼓手、打擊樂手,近兩年來他開始以鐵琴為主要樂器,曲風偏Modern Jazz。這一組合的鋼琴手Nathalie Loriers是我的師母,她是比利時甚至是歐洲重要的鋼琴家之一,世界法語系國家的電台及歐洲爵士樂協會皆頒予她最佳爵士鋼琴手的榮譽。鼓手Mimi同時也是職業級的吉他手,使得他的爵士鼓語彙格外有旋律性,連他在調鼓時都得先問明曲子的調性,以求敲擊的泛音與其契合。下一個爵士團體Ecaroh Quintet所演奏的曲目,全是獻給爵士樂大師Horace Silver的,該團鋼琴手Ron Van Rossum亦是音樂院的爵士音樂史老師,他簡直是一部活的爵士樂百科全書,甚至連行為舉止和彈奏風格都像是黑人一樣,Yeah,man!



八點以後的大廣場是Flamenco Jazz & Dance,想必一定是舞到最高點啦!我們決定到別處去探查一番,走啊走啊…一隊老爺爺狄西蘭爵士樂隊正在尿尿小童的前面演奏,觀光客們跟在一旁拍手叫好…耶耶耶!前往聖凱特琳廣場途中,順便觀賞到一場黑人們的打擊樂競技,看得手都癢癢的,真想下去和他們一起拍打。來到廣場…哇!好像身處搖滾樂特區,超重的音響、陣陣舞曲響透整個廣場,心中訥悶…怪哉…不是爵士馬拉松嗎?還是先找到我們該去的Pub才對。嘿!就在旁邊,這裡有Philippe Aerts Trio的演出,Trio當中的名薩克斯風手John Ruocco亦是歐洲的名師,全世界各地的爵士樂學生不分樂器地紛紛前來求教於他,啟彬現在就是他的學生。音樂會在Pub的二樓舉行,一樓正在演出的是老式的藍調樂團,精彩的是外頭那超重搖滾樂尚未結束,三人爵士樂又將開始,處於這樣的局勢…他們仍然呈現了極佳的音樂品質。這種薩克斯風、貝斯與鼓的組合早已行之有年,許多薩克斯風的大師都擅長此道,由此可見John Ruocco的功力。



最後一天的音樂會則High到最高點,晚上八點所擔任演出的是L'ame des Poetes,他們之所以有名是因為將比利時歌手Jacques Brel的歌曲改編為能夠即興的音樂。三位音樂家分別是吉他手Fabien Degryse、薩克斯風手Pierre Vaiana 、貝斯手Jean-Louis Rassinfosse,台下的觀眾們幾乎都熟悉樂曲,大家跟著台上的樂手哼唱著旋律,我們雖聽不懂詞意,卻也被現場的氣氛感動了起來。緊接著的演出團體是Tomas & Co,這是一個具有饒舌味道的爵士樂團,其中有名的是天才鼓手St.Galland與薩克斯風手J.Van Herzeele。主唱與三位黑人女歌手又唱又跳的,有時音樂帶有迷幻色彩,加上黑人舞者的奇異舞姿,讓整個黃金般的大廣場像是被附予一層黑紗一樣。

短短三日的馬拉松式爵士音樂會讓眾樂迷們有不少的歡樂,但可見到主辦單位安排節目的不少缺失。記得前兩年的爵士馬拉松都算是道道地地的「爵士」馬拉松,並且節目單上有不少名號大又大的世界級爵士音樂家。今年則相當明顯地出現許多搖滾團體,音量與場地的安排似乎不怎麼恰當,也許這回主辦單位較缺乏大企業的贊助,而讓別的音樂節搶了生意吧!翻出奧迪及福斯汽車所辦的爵士音樂節節目單,嗯,卡司果然不凡!不過,聽聽當代比利時與歐洲其他國家的爵士新秀演出,也讓我們的音樂體驗增進許多。

每每期待台灣能夠有多一些的爵士樂活動,除了廣大的樂迷們只能自行熱烈地討論、樂手們認真地練習卻找不著方向以外,政府是否重視這項音樂的發展是很重要的。因為爵士樂和古典樂一樣需要教導,我們在國外看到他們的政府支持各項音樂的活動,古典、爵士、搖滾、拉丁、非洲的、吉普賽的…任何樂種的音樂節時時可見,盼望這種讓民眾能與音樂家同樂的好活動,能多多在台灣本土舉辦。

布魯塞爾的警察大哥、叔叔、伯伯們辛苦地維護了三天的馬拉松後,轉眼又得投入眾所矚目的歐洲杯足球大賽的安全工作中,瞧,尿尿小童這回已換上小小足球裝啦!

( June 2000 )


回爵士現場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