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迪迪傑克森(D.D. Jackson)來台音樂會幕後紀實


文/謝啟彬



迄今約莫一年多前,睿治藝術的洪嘉宏先生(Chieli)終於接下了傑出鋼琴家迪迪傑克森(D.D. Jackson)來台演出的音樂會計畫,在這場睿治初試啼聲卻圓滿成功的鋼琴獨奏音樂會中,我於下半場應邀扮演了台灣本地的特別來賓角色,緣由之一是主辦單位根基於聆聽過諸多爵士樂現場的經驗,希望能有一個旋律樂器的搭配,讓音樂會更為流暢並激發化學作用,二則是迪迪對於二重奏的組合詮釋上,也一直有獨具一格的表現,加上我在台灣最常演奏的爵士樂組合,即是與凱雅長期搭檔的小提琴與鋼琴二重奏,因此在一切客觀條件相符相成的條件之下,促成了這樁國際爵士樂交流的美事。

之前對於迪迪傑克森的音樂並不算十分陌生,但卻也不算熟悉,聆聽了幾張他的專輯,閱讀了他的網站文章,我開始慢慢熟悉他的風格,彼時家裡也忙著迎接小寶寶出生,忙得人仰馬翻,一直到了2004年九月開始,才有了幾次Email上較為頻繁的聯繫,迪迪也取得了我們的「爵士台灣映象」專輯得以聆聽。2005年一月開始,我們開始透過Skype聊了幾次,也寫下了一篇刊於AV Choice的專訪,內容請參照「用創造性的力度來思考—爵士鋼琴家迪迪傑克森(D.D. Jackson)深度訪談」,交談的氣氛頗為愉悅,也分享了許多音樂上的概念與心得,唯一我們確定的是︰要用有趣的方法來詮釋我們挑選出來的音樂會曲目,帶給台灣觀眾們耳目一新的感受。

在農曆年之後,我們自己的“瘋狂三月”旋即開始,三月4日重返迴廊、三月5到7日前往印尼雅加達參加國際爵士音樂節演出、籌劃台灣國際爵士樂夏令研習營的活動起跑、寶寶也一直長大……三月17日,迪迪終於抵達台灣了!



在記者會現場相見歡的我們,其實已十分熟稔,記者會選在台大迴廊咖啡,又是我們的老場地,迪迪也十分愉悅,藝文記者們從一開始的禮貌性問答,到迪迪現場表演“驚天動地”的兩首鋼琴獨奏之後,便完全地擄獲了大家的心,包括聯合報、民生報、中國時報等,隔天都是圖文並茂的專文報導,中視、華視、中央廣播電台等也都播出了新聞,用實力贏得的矚目可真是帥呀!演奏時動能耗損極大,講話速度也慷慨激昂的迪迪,終於在記者會之後餓了,站在宴會食物旁大快朵頤(其實跟時差也有關係),其中一樣水果最令他印象深刻,那就是台灣特產—蓮霧!他從來沒吃過,根據形容,這種「融合西瓜與香瓜口感」的水果,水分特多,著實讓迪迪印象深刻。



我們相約隔日星期五上午,在家中溝通練習一下,迪迪在睿治林怡馨小姐(Josephine)的陪伴之下準時來到樓下,我下樓時卻找不到人,原來迪迪對東方的一切都極感興趣,跑進對面的土地公廟去參觀啦!上樓之後,凱雅先煮了滿室溢香的咖啡,讓繼續時差的迪迪提神一下,寒暄一陣後就開工囉!翻開他的樂譜,上面詳盡地記載了他的筆記、之前的溝通內容,還有我的創作曲的大略曲式段落,實在是很認真地做了功課,也看出他對音樂會的慎重程度。我們在溝通上面十分流暢,或許對於音樂的語言認知上有不少共通之處,自然玩得頗為愉快,有些idea迪迪想要做,有些我提出的idea讓他覺得很有挑戰性,而我們也都能聽出二重奏組合時,那些「應該在那卻沒在那」的聲音,對於彼此“發功”能到什麼程度,也大概有個底了。很重要的一個觀念是我們都同意的,就是這三首曲子必須有所區隔,也必須要有章節段落及劇情更迭,而非只是輪流即興、重複模式而已。聽眾朋友如果有興趣,以下是我們當時設定的「藍圖」︰

一、《Well You Needn't》—前面自由即興,讓啟彬“禮貌性”地上台,卻在一開場直接用大槌子用力敲下去,宣告這段節目的開始。然後再回到輕巧可愛的Monk主題,即興,到了迪迪即興時,在B段衝出去(Stretch Out),啟彬再加入幫腔助陣,最後又讓古錐的主題旋律,回到聽眾跟前。

二、《Just Friends》—老式搖擺爵士的自由拍(Rubato)主題開始,小提琴陳述鋼琴鋪底,然後進快搖擺,即興時歡迎丟東西進來攪,鋼琴的極高與極低音、小提琴撥絃模仿搖擺吉他手(Ching-Ga-Ling-Ga-Ling...)、低音大提琴的Walking Bass等,最後鋼琴進Montuno,轉拉丁Vamp。

三、《綠色隧道》—因為本地觀眾對這曲子很熟,我們決定在開始時就先擺脫愛爾蘭風,先用調式爵士(Modal Jazz)陳述的方式,洗刷掉觀眾對於這首曲子的印象,再開始一點一滴“偷渡”回來,至於速度,則是十分急促,啟彬在即興的Tradin'部份,提出了電影般的想法,像「駭客任務」一般,兩個人對打對打,突然縱身跳起,環抱住對方,然後不斷地翻滾、繼續你來我往揮拳踢腿,用音樂上的術語上來講,就是4小節、然後2小節、1小節…交集時刻愈來愈密集,然後,最後到達3/4小節,用不完全的起拍來接,讓整個過招瞬息萬變,聚精會神。

請別感到失望,認為我們破壞了聽眾的想像力,別忘了這只是個藍圖,當天晚上的表現,又比早上彩排還要誇張,兩人也玩得更瘋,對話得暢快淋漓,當然,觀眾也就聽得更過癮了﹗滿堂的鼓掌喝采聲,也讓迪迪與我難掩欣喜之色,畢竟,二重奏就是要聽到「咬合」,才算激盪出火花不是嗎?



彩排完吃中餐時,迪迪又餓了…除了海鮮有點敬而遠之外,他其實胃口很好,但出外旅行演奏常常要注意自己的腸胃,迪迪說他上回去日本吃了太多糯米做的壽司,又被殷勤的日本人灌清酒,害得他回程的班機上,肚子裡猛奏交響樂…此時我的另一位音樂夥伴,美國之聲的藝術總監—也是鋼琴家的約翰費古森(John Ferguson)因籌辦爵士營與百老匯營前期活動的緣故來到台灣,也加入了飯局…我不曉得以前大家有沒有看過一部小叮噹作者藤子不二雄畫的星際旅館漫畫「21世紀小福星」?裡頭有來自全宇宙的客人,尤其是快快星與慢慢星人的相會?當時我坐在中間,覺得我就像是漫畫主人翁…迪迪住在紐約十六年了,他的說話習慣十分地急促而熱切;費古森來自德州休士頓—全美國講話最慢的州,兩個人在我面前講話,雖然都是美語,卻交織出一副奇妙的景象與聲響,呃…我還是去多拿點菜好了……

吃完飯回到家,我的爸爸媽媽也從台中上來,準備來欣賞當晚的音樂會,迪迪摯愛而已過世的媽媽,就是跟我們同文同種的華人,因此,他跟我媽媽很有互動,一邊吃著台中名產太陽餅與鳳梨酥(迪迪你不是說要注意自己的腸胃?!…),一邊喝著我爸泡的凍頂烏龍。在前往新舞台彩排之前,我媽媽好像真的在照顧要出遠門的孩子一樣,把食物往迪迪的背包裡塞,沒想到,這幾塊鳳梨酥,竟然在開演前發揮了神奇的作用呢!



因為彩排時,還是要以場地音效為準,所以我們趕到新舞台熟悉一下環境,之後他還要回去飯店補眠。新舞台的場地殘響比國家音樂廳短,比較適合爵士樂演出,不過我們在調校舞台監聽時,原本想要用原音,但殘響效應,還是會讓我們互相聽不清楚,所以仍是擺上監聽器。至於對外擴音,基本上還是希望盡量自然,當然,爵士樂即便是二重奏,強弱的動態差異也會十分大,也自然無法在每個不同的段落滿足每個座位角落的聽眾,然而整體來說,至少我們覺得音控周先生功不可沒,認真地把聲音調到最好。迪迪的貝森朵夫鋼琴也是超重低音的威力樂器,我的撥絃聲也讓迪迪聽得蠻清楚的,感覺不錯,就各自回去一個睡覺一個換衣服了﹗

演出之前,迪迪終於見識到台灣下班時間的塞車,稍微晚了些到,不過精神狀況還不錯,唯一一個問題是,他覺得台灣的晚餐便當太油了,會吃不下去。他跟大家說,我現在只想塞點東西在肚子裡,最好是甜的!洪先生臨時也沒辦法跑出去買,這時他突然大叫︰「啊哈!我去拿我的背包!」呵呵,我媽媽幫他放的鳳梨酥不正派上用場了嗎?不知道聆聽過上半場的觀眾朋友們,有感覺到一絲絲的甜味否?



觀眾開始進場後,迪迪開始做拉筋伸展的動作,準備待會大展身手,他看到我拿著一本Hal Galper寫的「The Touring Musician」在閱讀,馬上跑過來跟我說他也有這本好書,又分享了幾個相關網站給我,新世代的爵士樂手,真的是要把握自我行銷的機會,很多音樂之外的事,也得自己照應,我們聊著聊著,音樂會就要開始了!



當天音樂會的內容,我想必定讓台灣的聽眾們留下深刻印象,我們是台上的演出者,音樂上與心靈上的交流與感動自是不在話下,但整體的成果好壞,則希望由現場的觀眾來評價,如果您喜歡迪迪傑克森精湛的演出,歡迎到他的網站去留言給他,分享你的悸動給全世界的迪迪樂迷﹔如果您對謝啟彬下半場的表現有任何批評指教,也歡迎您寫信給我,或在我的網棧留言板寫下隻字片語,謝謝你們!





音樂會之後,是台灣觀眾最鍾愛的簽名握手會,許多老樂迷與爵士新鮮人,紛紛帶著歡欣鼓舞的心情,來跟迪迪見面合影,順便也寒暄一番,看來是一副令人感動的景象,爵士樂聆賞的種子,就藉著這樣的音樂會舉行與心得分享,而在本地漸漸傳遞開來了!主要贊助單位—也是迪迪的祖國加拿大之台北辦事處,則舉行了一場風光的慶祝酒會,大家也都與有榮焉,而我們的主角……迪迪,你怎麼又開始吃啦?!



隔日週六下午於實踐大學音樂系音樂廳舉辦的大師班講座,則是另一部份的播種計畫,針對有心前往爵士之路的年輕樂手,給他(她)們更多的靈感啟發與音樂建議,不過完整而現代的爵士樂教育之路,的確在台灣才開始起步,許多迪迪談到1960年之後的爵士樂人事物,大部分的聽眾是陌生的,使得我們在翻譯時,也需要再快速補述導覽一下;加上現場的不同背景聽眾,想聽到的也不太一樣,樂迷們想聽比較“玄”的、“概念性”的問題與答案,而樂手則想聽比較“實際”點的演奏上建議,迪迪當然是有問必答,這可苦了台上的助講人凱雅跟台下的我,別忘了迪迪的“快快星人”說話速度啊,又要翻譯、又要補述、又得示範,真是忙得不可開交…



然而大師班講座是成功的,迪迪邀請我跟凱雅多次示範要強烈用耳朵聽、用技巧輔助的現代爵士合奏技巧,以及很重要的自由即興互補觀念,即便對於基本的爵士樂演奏,對學生而言也都是很有助益的建議。在鋼琴手許郁瑛的對彈示範中,迪迪介紹了許多他的恩師唐普倫(Don Pullen)所傳授的進階性概念,如何在有限的空間中(Blues)找到更多的音樂可能(inside-Out),是更多法則刺激的重點。而與薩克斯風手謝明諺,加上我們三人所合奏的快板《Cherokee》,則完整地示範了即便是爵士樂經典曲目,也能有更多精彩而快意的演奏手法,許多錯過的樂迷朋友,其實是可惜的。總之,「節奏感」—包括旋律節奏與和聲節奏是合奏時的最大公約數,不是為自由而自由而已哦!




這場講座因為發問熱烈,延至超過三小時,之後迪迪就要去購物買點紀念品,預定搭乘晚上十一點的飛機直接回紐約。本來預定的晚餐因而取消,結果我們回家後,迪迪才發現我們似乎沒有正式道別,有些失望,彼時已經到家抱小孩的我們,又趕緊把孫子交給爺爺奶奶,急急忙忙趕到餐廳,談談一些未來的計畫等等,Josephine幫他帶了好吃的壽桃回去給老婆吃,而我們呢,當然是奉母親大人之命,帶了又是滿滿一盒的鳳梨酥與太陽餅去也!大家相約下次再見囉!



偷偷透露一件事︰迪迪在星期四晚上因為時差失眠,特地寫了一首曲子給我,說是想著我的演奏風格譜成的,讓我非常感動,在星期五早上我們還jam了一下,或許,這也埋下了未來再度合作的美好機緣吧!

這次的迪迪傑克森來台音樂會,除了讓台灣樂友體驗到一位優秀音樂家的迷人風采之外,我個人只有一個小小的感想盼與各位分享︰就是希望能藉由勇氣可佳卻踏實耕耘的睿治藝術,將如此多面向的爵士樂音樂會舉辦與引進之下,能夠讓大家漸漸跳脫出「爵士樂只能這樣不能那樣」的窠臼,不管是在聆賞、演出或是學習上亦然,爵士樂,真的是不只是個名詞而已,還真真確確是個動詞呀!

(2005年三月28日)



看看迪迪傑克森自己的台灣之行日誌吧﹗

用創造性的力度來思考—爵士鋼琴家迪迪傑克森(D.D. Jackson)深度訪談

2005年爵士鋼琴家迪迪傑克森(D.D. Jackson)台北演奏會暨大師班講座活動特報





回爵士現場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