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士鋼琴新風貌—布瑞德‧梅爾道(Brad Mehldau)


文/張凱雅
Share/Bookmark




1998年十一月號的美國Keyboard雜誌挑選出六位下一個世紀的爵士鋼琴新星,分別是Diana Krall、Cyrus Chestnut、Benny Green、Brad Mehldau、Geoff Keezer與Loston Harris。無獨有偶的,以布瑞德梅爾道(Brad Mehldau)為名的鋼琴三重奏與他自己,則同時被八月號的Down Beat雜誌票選榮登為年度最受矚目(Talent Deserving Wider Recognition)的原音爵士團體(Acoustic Jazz Group)與鋼琴家。去年,音樂院教授推薦梅爾道於此地的講座(Workshop),筆者當時因另有要事,無法聆聽並接受這位備受好評的新秀指導,但聽過的同學似乎都如沐春風一般,也因此使得筆者對他的音樂產生興趣。

正巧,前陣子(十月份)梅爾道三重奏又巡迴歐洲,演出海報竟然三天前才公佈!幸而,就這麼〝不小心〞給瞄到了,才以欣賞到這令筆者好奇的鋼琴家。



今年二十六歲的布瑞德梅爾道,於六歲開始學習古典音樂,當他於就讀高中時期,就已獲得了爵士名校波士頓百克里音樂院(Berklee College of Music)所舉辦比賽的最佳音樂家獎。除了持續古典學習以外,他同時亦研習爵士與現代音樂,並在就讀另一名校—紐約曼哈頓「新學校」(New School For Social Research in Manhattan)時,受教於名鋼琴家Fred Hersh與Junior Mance門下,他們當時便已預言:「這年輕人將會出人頭地!」

音樂會於布魯塞爾的Ancienne Belgique舉行,這是一個像小劇場而不太大的廳,加上滿滿的觀眾與舞台上標準的爵士三重奏架構(鋼琴、貝斯 、鼓)。三位音樂家從容出場,音樂隨即呈現而出,曲子一開始的即興仍不脫由比爾.艾文斯(Bill Evans)所建立的爵士鋼琴三重奏形式,由鋼琴前導,不斷湧出的靈感與樂句,著實令人眼與耳為之一亮。

此時,有巴哈、有布拉姆斯、有巴爾托克……同時交替出現各種和聲配置(Voicing),他的技巧真是沒話說,如此的將各項靈感融合為一體,音樂也緊緊帶動每個人。緊接著進入「All The Things You Are」的旋律中,原曲是降A調,但他卻升了半個調(A調)來彈奏,聽來又是另一種色彩。光是主旋律部份,就已極富變化,熟知原曲的人大多數所熟悉的錄音版本,常常是旋律連貫而較搖擺(Swing)味道地往下進行再進即興,布瑞德卻分解了主題,像是現代作曲一般,時而以右手彈出,又突然不見蹤跡,再以左手的彈奏來敘述,有如塊狀方式呈現,真是令人意想不到。或許,這種新風格使得他這麼受肯定及歡迎。

當然,貝斯手拉瑞.葛雷納迪爾(Larry Grenadier)及喬吉.羅西(Jorge Rossy)的配合,讓人享受到三重奏的藝術—鋼琴即興時,貝斯與鼓也同時即興,三人永遠是互相聆聽對方,我們不會聽到貝斯一直彈walking、鼓只打著swing的節奏,他們也都呈現出非常旋律的樂句,並適時表現及烘托氣氛,即使三個人都在即興,卻不令人感到雜亂,默契好得沒話說。其實這就是欣賞爵士鋼琴三重奏的正確角度—相互抗衡卻又緊密合作!

Rodgers & Hart的「Bewitched」讓布瑞德彈來,大家就如同被施予魔法般地完全陶醉!原來是敘事曲(Ballad)的風格,則轉為以極慢的速度來表現,而且,僅以右手單旋律來詮釋主題。或許因為相當緩慢的彈奏,使得我們更期待下一個樂句的出現,只見布瑞德已緊貼著琴鍵,想把音樂與鋼琴相溶,貝斯與鼓也慢慢加進來,真是非常使人感到舒暢的樂曲…接著一首名為「London Blues」的創作曲,「哇!這是Blues嗎?」這樣快的速度演奏,又不知加了多少代理和絃(Substitution)及重配和聲(Reharmonization),真難想像他的大膽,觀眾中大部分為爵士鋼琴手,大家聽後大眼瞪小眼,吐吐舌頭,啊!真恐怖!

不過,其中的另一首創作曲,曲式有如古典協奏曲,於「裝飾奏」的部份時,布瑞德的靈感似乎傾巢而出,把所有高難度的鋼琴技巧都一併展現了,左、右手還以不同的節拍如三對四、五對七、七對九前進,加上各式各樣的drop voicing或時而funk式的comping,每一句都叫人歡呼。唯獨筆者認為:若一句一句拆開,實為絕佳的小樂句(Licks),但再難的作曲,也應有喘息的地方,或許,他想營造一種勇往直前的極限吧!



這場音樂會絕大多數為布瑞德之創作曲,分別收錄在他的「The Art of Trio」系列中。筆者仔細聽了他慣用的手法,發現「Drop 2 Voicing」(註)為他一大特色,常聽比爾艾文斯音樂的人都可以聽到他奧妙的drop 2 voicing,而布瑞德則將此技法廣大發揮運用。

布瑞德.梅爾道的第一張個人專輯為「Introducing Brad Mehldau」(1995),曲目多屬於爵士經典曲,然而當時並未有太大的迴響,多數人則把焦點集中於他與年輕薩克斯風手約書亞.瑞德曼(Joshua Redman)的合作。1997年開始,布瑞德與音樂會的兩位搭檔陸續所錄製的「The Art of Trio」系列(迄今共三輯,華納發行),是真正讓他得到廣大矚目的踏板。同年底受邀與老將中音薩克斯風手李.康尼茲(Lee Konitz)及貝斯手查理
海登(Charlie Haden)錄製的「Alone Together」(Blue Note)則使他的爵士鋼琴名家地位更跨出一大步。

比較他的各張專輯,可聽見他所描述的自我,布瑞德偏好選擇旋律簡單的曲目,如音樂會中的「Bewitched」或專輯中的「Moon River」、「My Romance」等。另外他非常喜愛布拉姆斯的音樂,對他發揮靈感有很大的幫助,所使用的動機手法亦有相近之處,而二十世紀現代音樂亦對他影響相當大。同樣地,他受到比爾.艾文斯、凱斯
傑瑞(Keith Jarrett)、麥考伊.泰納(McCoy Tyner)、奧斯卡.彼德森(Oscar Peterson)、瑞德.葛藍(Red Garland)、溫登.凱利(Wynton Kelly)……等偉大的爵士鋼琴家啟發。令筆者羨慕的是︰他能夠將所愛的古典樂一併運用於他的創作與即興當中,並進而發展成他的風格,而他所呈現的爵士鋼琴三重奏精神也已如同古典鋼琴三重奏一樣精緻。

學習爵士樂的過程中,有太多的名家、風格、技法需要深入了解,布瑞德.梅爾道的音樂值得一再聆聽,或是採譜(Transcribe)加以練習,或許各位聽過後又將有一番不同的感受吧?就像契.柯利亞(Chick Corea)、凱斯
傑瑞當時以新風格風靡歐洲及全世界一樣,年輕的布瑞德.梅爾道也逐漸讓歐洲的人們,甚至更多的聽眾認識他的爵士鋼琴新風貌!


註:所謂的drop 2 voicing是一種爵士鋼琴的技法,最簡單地說,是於每一爵士和絃標準配置當中,將其上聲部第二音移至下聲部最低音,當然,它的玩法千變萬化,實難一言以蔽之!和聲配置(Voicing)是每一位爵士鋼琴手需窮畢生之力去鑽研的,有關文中其他爵士鋼琴專有名詞,盼日後能有機會與讀者討論。

(原文刊載於【音樂時代】1998年十二月號)


回爵士現場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