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士歐洲民謠風—
戴夫道格拉斯(Dave Douglas)布魯塞爾演出紀實



文/謝啟彬




小號手戴夫道格拉斯(Dave Douglas)及鋼琴家迪迪傑克森(D.D. Jackson)兩人,目前大概是人氣最旺的兩位爵士新星了,因為老牌的Down Beat雜誌這幾年把這兩位年輕音樂家吹捧得很高,也吸引了廣大爵士樂迷的注意力,戴夫道格拉斯前不久才同時被選為該雜誌之年度最佳音樂家、最佳作曲家、最佳小號手的三冠王頭銜,國內的樂迷們,大概對他並不陌生吧?

之前對於戴夫道格拉斯的音樂並不熟,只知道他似乎涉獵了許多不同的組合及音樂屬性,然後於近年的發片量驚人,的確擄獲了不少爵士樂愛好者的青睞,趁著他與其樂團〝之一〞的「Charms Of The Night Sky」應邀參與2000年Audi Jazz Festival的機會,特別前往一探究竟,尤其是這樣的樂器組合(小號、小提琴、手風琴、低音大提琴)著實令人感到好奇。

果不其然,不算小的Ancient Belgique賣座滿滿、盛況依舊,跟上次亦於此廳演出的鋼琴手布瑞德梅爾道(Brad Mehldau)不相上下,看來爵士樂話題人物真的比較容易拉出票房長紅。而他們的演出,也的確得到不錯的迴響,戴夫道格拉斯本人對於音色及氣氛的掌握十分擅長,譬如故意側著嘴把聲音吹〝扁〞、大量使用半壓活塞的效果、吹氣音來製造節奏等等,甚至用人工的方式,製造吉他回授(Feedback)的感覺,符合某些樂曲中的蕭條意境。而他在動態與強弱的處理上,也得到了Lester Bowie的真傳,明顯地具有誇張的戲劇效果,另外幽默感也是他的一大特色,許多片段譬如吹小笛子、突然冒出兒歌、或模仿路易斯阿姆斯壯的歌唱跟小號聲並故意同時奏出等等,也引發全場聽眾的會心一笑。手風琴手基克魯策夫賽克(Guy Klucevsek)是今晚最讓我們讚賞的一位,他的音色很〝黏〞,亦能像小提琴運弓一般地唱出樂句線條,技巧上也十分過人,左手的和絃鍵與右手的旋律鍵常見對位式的節奏組合,間或像卡農般地一搭一唱起來,許多不和諧的音程伴隨著快速的手指,來得正是時候,尤其在與小提琴的撥絃(Pizzicato)時,所融合而成的音色很令人驚艷。

至於我個人很喜愛的小提琴手馬克菲爾德曼(Mark Feldman),在今晚同樣有吃重的演出,相較於之前我所聽過的兩場(個人的四重奏及隨同薩克斯風手喬羅瓦諾演出),今天馬克可以說是把他在古典小提琴上的造詣一股腦兒地秀出來,為什麼呢?因為戴夫於這個團的創作上,十分地偏重歐洲的民謠色彩,尤其是東歐及南歐,所以吉普賽味及猶太味都很重,而這正是過去的一百五十年來小提琴發展的拿手當家本領—帕格尼尼、薩拉沙泰、易沙意等等作曲家的小提琴作品都是其發展的巔峰,而吉槓(Tzigane)音樂當然更不用說了,數不清的小提琴大師已經在眾多協奏曲的裝飾奏(Cadenza)中展現了濃濃的風格影響,所以在很多馬克的獨奏橋段中,總是聽到似曾相識的片段,而有的曲子又帶有巴洛克風味,便讓馬克的個人序奏聽來似乎成了巴哈無伴奏小提琴奏鳴曲精華大全啦!這不能怪他,前人在小提琴技法上的開發早已是所有古典小提琴手必修的功課了!當然,他還是多了一分即興的從容與自在,飽滿的全弓音色、切分節奏的使用與應對、對二十世紀現代音樂技巧的巧妙運用,及音樂色調(Nuance)的充分掌握,使他不斷獲得滿堂彩,只是對筆者而言,相較於前兩場所聞,今晚的馬克少了一點新鮮感與驚奇。

整體說來,戴夫道格拉斯與「夜空之美」樂團的合作上,作曲概念的比重較重,但同時也是讓我們比較感冒的部份,感覺起來這樣的嘗試是很好的,但是總有一點「爵士音樂家交古典理論作曲作業」的感覺,其一是許多概念許多學院派音樂家如史特拉汶斯基、拉威爾、約翰凱吉等人早已做過,只是此處加上了即興的部份,而因為和聲上的限制與聯想,和聲小音階(Harmonic Minor Scale)及減和絃(Diminished Chord)幾乎貫穿全場,因為前述的東歐及巴洛克音樂色彩即是以此兩者為主,聽太久的這種較為保守的小調實在會有些膩。而如果排除小號,這樣的樂器組合讓您想到什麼?對了,探戈音樂(Tango),小提琴與手風琴、低音提琴的編制總有那麼明顯的淒美哀愁感,也許在某方面限制了作曲家的靈感與創意,也容易觸發聽者的聯想,就連一首標榜獻給當代貝斯大師查理海登(Charlie Haden)的「Dance In Thy Soul」,聽起來還是有濃厚的巴黎小酒館風味,不過一般聽眾可不會管那麼多,只要好聽就行啦!有幾首幾乎就是歐洲民間的雜耍音樂,各個音樂家之間的競技真的很像在看馬戲團,還有一些較蕭瑟的片段,小號聲一出場就彷彿遇見荒野大鏢客一般。其實戴夫的勇於嘗試在出發點上是絕對正確的,譬如幫編舞家崔夏布朗(Trisha Brown)所寫的作品便很有意思,現場聽來更增添一份盡在不言中的趣味,音樂家現場安排的動作與音效皆融為一體,但是不是所有的嘗試都是頗負新意的佳作呢?那就見仁見智囉!

(2000年十月)




回爵士現場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