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音樂永遠需要好樂手—
戴夫荷蘭八重奏(Dave Holland Octet)安特衛普演出紀實


文/謝啟彬




一直很喜歡貝斯手Dave Holland的音樂,從他以前陸續幫Miles Davis、Chick Corea、Anthony Braxton、Herbie Hancock、Pat Metheny、Sam Rivers、Joe Lovano……的合作一路聽來,對爵士樂的認知也日益寬廣,尤其他後來開始與薩克斯風手Steve Coleman、小號手Kenny Wheeler等人於ECM旗下的多張專輯合作,更是令人讚賞!漸漸地Steve Coleman把這種稱為「M-Base」的音樂概念延伸至電聲樂器及放克節奏,走向複雜化且刺激化的風味,Dave Holland則固守原音爵士的領域,繼續創作出許多仍然極具張力的作品,如「Extensions」、「The Razor's Edge」、「Jumpin' In」、「Points Of View」,以及最近的「Prime Directive」等等,都是不容錯過的專輯。

        

之前看英國的「Jazzwise」雜誌,得知Dave Holland新的八重奏將在英倫海峽對岸有一系列的巡迴演出(他是英國人啊!),雖然錯過實在很可惜,因為樂手陣容(Line-Up)很吸引人,可是說遠還是蠻遠的,又得安排食宿問題,心想還是放棄吧!咦?有天又跑去市中心FNAC時,瞄到一些宣傳單,哇!怎麼可能!整個八重奏竟然要到安特衛普市郊的「CC Luchtbal」演出一場,也就是上回看Paul Bley Trio的場地!二話不說,馬上連絡有車的鼓手朋友Lionel安排安排,把學生票買下,衷心期待演出當天的到來。果然,在經過了再度的“迷路”之後,我們終於趕在開演前趕到,呼呼…現場已經滿座啦!我想這要不滿座大概也很難吧?看看樂手陣容與照片,真可說是All-Star了!每個人都是獨當一面的好手:貝斯手團長Dave Holland、加拿大小號手Kenny Wheeler、中音薩克斯風手Antonio Hart、次中音薩克斯風手Chris Potter、長號手Robin Eubanks、上低音(巴里洞)薩克斯風手Gary Smulyan、鐵琴手Steve Nelson,以及年輕黑人鼓手Billy Kilson,他們可是各有支持者,並且合作無間的喔!

八重奏的陣仗不小,基本上就編制來講,就是五管編曲(5-Horn Arranging)加上節奏組鐵琴(取代鋼琴)、貝斯、鼓的發揮延伸,除了在編曲上可以有更“飽”的聲響以外,也可安排更多一對一、二對二、三對三、四對四等等的對奏氣氛,譬如說在一個人即興時,其他挑好的兩個人就會於其後來點「背景樂句」(Background Riffs),有時也可延伸為“雙打”,有兩條或三條以上的旋律線條同時進行,或者甚至有一條線是負責“搗亂”其他線條的;然後即使是在同一首曲子中,每段的“背景樂句負責人”不一樣,有時是小號加巴里洞薩克斯風、有時是長笛加鐵琴、有時是次中音薩克斯風加長號,再加上Dave Holland的「用不規則的格式排列來解放格式」理念,一首曲子聽來就好像很多段落一般,跟古典音樂一樣是屬於比較嚴謹的寫法,當然這都是寫好套好的,絕對不只是像Ornette Coleman那樣的「集體即興」(Collective Improvisation),如此一來,具有完整爵士概念的優秀樂手就很重要了,您得熟記格式、聽到別人即興時的「Cue樂句」就得自動啟動(Trigger)往下走、在即興時要把感覺由原來的段落慢慢牽引到節奏與和聲都不同的新段落去、要會即興像9小節—7小節—20小節—9小節一般的不尋常曲式、排得不太“正常”的和絃進行、即興還得精彩秀出真工夫等等,沒有三兩三、不敢上梁山啊!



Dave Holland於一開場便風度翩翩地為全場觀眾介紹同台樂手,以及說明他們是在接連的十八場英倫三島巡迴之後,特別應比利時主辦經紀單位之邀渡海過來演一場的,結束後他們必須要再於當夜兼程趕回,我們也於會場外看到他們的巴士,來回八小時以上的旅程其實是很累人的,這樣的身心狀態也反應到台上樂手的表情,當沒輪到solo或吹background時,大家就靠到舞台兩旁的牆上休息,或者甚至扭扭腰甩甩頭做體操,看來年紀最大的Kenny Wheeler則是在舞台左側不斷“漫步”,甚至走去鐵琴手的位置欣賞Steve Nelson的即興;長號手Robin Eubanks最為明顯,在等待的時候一臉疲勞地面對台前,愈晚臉愈臭,連在即興同時還會不時抓抓臉、揉揉眼睛、摸摸耳朵等!Chris Potter則是很放鬆的樣子,臉上總帶著“酷酷”的微笑,只有Gary Smulyan蠻興奮的,一直隨著節奏及別人即興晃動身體,他的演奏我個人也很喜歡,清晰有力且有條有理。甚至在大家的即興中都可以發現不少“安全用法”,怎麼說呢?譬如比較沒有去挑戰太多臨界點、即興手法比較可以預料、也用了比較多的主題借用(Quotation)手法延伸等等,當然,這是同是爵士樂手的我們比較敏感的緣故,並不是表示他們的演奏很爛或是不精彩、不夠好,一定的水準還是呈現得很完整,全場也都聽得極過癮,只是要說明所謂的一流職業好手,仍能克服生理及心理的疲憊,運用一些爵士樂傳統上可以憑藉(Rely on)的小技法,演奏出維持技術與感染力兼具的好音樂。

之前對Antonio Hart的認識,集中在他與小號手Roy Hargrove的兄弟般合作關係,當時便很讚賞他的音色及流暢技巧,今晚跟白淨斯文的Chris Potter穿著一樣“制服”站在一起,光在“牙買加”髮型及外貌上就有很大的差別,他於開頭的《The Razor's Edge》就拔得頭籌,先來段精彩的即興,尤其是在節奏替換(Rhythmic Replacement)上功夫了得,無視背後的貝斯與鼓已經是蠻複雜的節奏,Antonio硬是能跟他們切分、三對四、不規則重音……造成精彩的「浮動」(Lifting)效果,雖然他不若另一位Alto薩克斯風手Kenny Garrett那麼地重Coltrane口味,可是Cannonball、Jackie McLean跟Phil Woods的影響跑不掉(當然還包括「Bird」!),而且這種年輕一輩的樂手,老早就兼容並蓄、多方吸收了,不是只向自己樂器的前輩學習而已。在後段的一處序奏中,他引用了福音詩歌《Amazing Grace》的主題,然後開始一步步地發展,到了最複雜的地方還能聽出他堅守《Amazing Grace》的動機,連旁邊的Chris Potter也搖頭晃腦讚許。在一首以G當Pedal Bass、中間跳至Bm與Dm再回G Pedal的樂曲中,由他負責帶起之時,突然冒出一句恰到好處的Bebop名曲《Salt Peanut》,另外一首換成吹長笛時,再神來一筆一次,《Parker's Mood》來啦!可是一點也不突兀喔!還可以就此發展下去。



鐵琴手Steve Nelson是Dave Holland的長期戰友,他拿槌子的方式是學自Gary Burton的創見,也是四根齊奏的方法之一,但是在即興時就完全擺脫大家對鐵琴的刻板印象,他用了許多Coltrane的「Sheets Of Sound」手法,以大片的音符及靈活的彈性速度來帶動整體的氣氛,選用的音也都蠻“外面”的,配合鐵琴的音色,真的會給人精神一振的清涼感受,連Dave Holland都會在他旁邊誇讚「Yeah , Man !」然而在比較低沈的樂段時,他又擅長用適當的敲擊來創造出煙霧裊裊的神祕氣氛,不曉得是在剛果內陸叢林還是在亞馬遜河流域?在取代鋼琴的comping角色上他也恰如其分,雖然管樂組的聲響已經蠻飽滿的,他也是該samba就samba、該swing就swing,算是很會“添油加醋”的樂手,但是都幫忙把菜做得蠻好吃的。八卦一下:他的落腮鬍、電燙頭及黑框眼鏡,活脫像是六○年代的Joe Henderson造型翻版,連神態動作都很“嬉皮”,安可曲再出場時竟然不自覺地把旅行袋也背出來,好像要去坐巴士了一樣,實在是個有趣的人物!

至於我很喜歡的Chris Potter,又於今晚再度證明了什麼叫做「聽了一百年爵士樂的年輕薩克斯風手」!像這種幾乎是把史上所有爵士演奏風格都吸收殆盡卻又有自己個人色彩的樂手其實不是太多的,仔細去數數他現在的“戰績”,等於接手了不少Joe Lovano及Michael Brecker的原有位置,都能聽得出前輩加諸於其上的影響,但他自己則下苦功自創了更多招式,打遍天下無敵手,可是看看照片吧!他一臉“年輕公務員”的相貌、斯文的小瓜呆頭、舉止有禮、從容愜意,誰能想像那麼大的能量可以從他的內在爆發出來?這就是爵士音樂家的厲害啊!他有很多獨奏即興的段落,吹到後來大家都停了,只剩下他跟鼓手對飆,照樣該有的都有—和聲、旋律、節奏的高度整合與運用、音樂張力與技法運用的交錯,不輸上次看Michael Brecker與Idris Muhammad的對飆,更何況他還沒吹破音呢!聲音也比較圓潤些;在後來持高音薩克斯風與長號手Robin Eubanks來段集體即興時,雙方你來我往、好不精彩,而背景的氣氛已經是像《Bitches Brew》那樣的強力搖滾色彩了!當然他亦“不能免俗”地借用了一段Joe Henderson的《Y Todavia La Quiero》,以及不少Joe Henderson的影響,然而Joe也好、Coltrane也好、Sonny Rollins也罷、Wayne Shorter、Eddie Harris……這些本來就是薩克斯風手都要鑽研的功課啊!新一代的爵士薩克斯風手不吸毒、沒有種族歧視、不用耍酷,音樂照樣是嚇嚇叫,在Chris即興完後,歐吉桑Kenny Wheeler還跟他豎起大拇指「少年仔,讚喔!」值得注意的是他在即興時眼睛一直好似看著台下,其實那是除了閉眼睛以外另一種專注的方法,他可能看著的是一個點,或是牆上的一道光而已。



Kenny Wheeler這位老將其實今晚吹得不是太多,大部分的貢獻在於他幫Dave Holland把一些舊曲子擴編成八重奏編制,以及一些新的作品等等,他在爵士編曲界也是一家之言,尤其是於ECM的作品,大量的Voicing式配器、緩慢卻豐富的和聲節奏、頗負新意的和絃連結與轉調等等,在今晚的部份曲目中還是能聽到這樣的感覺,我們也很喜歡。演奏方面,其實他的小號聲音蠻溫暖的,只是不像部份美國小號手那麼地明亮,也很會Lay-Back,樂句的幅度亦不小,常會突然衝到高音再“滑翔”下來,尤其我個人覺得他在一首Minor Blues中與鐵琴融合在一起的部份樂段實在是絕配!再來看看相對之下年紀最小的鼓手Billy Kilson,體力也是全場最好的,從頭到尾打不停,可動可靜,也非常會「跟」即興樂手,他也是屬於那種綜合性打法的鼓手,特別適合來詮釋Dave Holland本來就融合許多樂風的作品,尤其在不規則節奏的組合下,鼓手的角色就格外重要,譬如在《Bring It On》中是10/4拍卻又加上八分三連音的詼諧曲寫法,《Goes Around》則是6/4加5/4的組合,一首《Happy......》什麼的帶有加勒比海的風味,卻又不是加勒比海的傳統風格,節拍也變成12/4加10/4的進階性組合,終究在一處可以讓他發揮獨奏即興的片段,他大力地敲擊Tom Tom,腳採快速的大鼓節奏,勁道非常強,聽來好像非洲的傳統鼓樂一般,卻又加上了放克跟搖滾的拆拍子打法,聽得是又過癮又佩服,聽著聽著…咦?他怎麼激動到站起來了!而且還在打?我旁邊的鼓手一臉錯愕的表情(Lionel後來告訴我他做不到站著打還能打那麼精彩用力),哦!原來是椅子垮啦!哈哈!

而我們那疲憊的長號手Robin Eubanks呢?可不要因為我們觀察到他的疲態而小看他喔!他有許多精彩的即興段落,仍然獲得滿堂彩,聽聽他就算是借用主題,還是能顯現出他們聽音樂的深度與廣度,且讓我們數一下:整場音樂會,我們聽到了從他的長號中跑出Wayne Shorter的《Witch Hunt》、經典曲《Softly As In A Morning Sunrise》、McCoy Tyner的《Passion Dance》、Thelonious Monk的《Rhythm-A-Ning》及《Misterioso》……如果您曾真的仔細聽過John Coltrane、Bill Evans、Freddie Hubbard的音樂的話,其實他也吹了不少這些前輩的idea,所以啊,別老是講“創新”、“獨特”,一副要跟傳統切斷關係的樣子,一位好的演說家除了言之有物以外,揣摩前人的語氣風格、借用前人雋永的名句,都是很重要的,重點是在於整篇即席演說是否完整、是否精彩,因此除了多深入聆聽史上所有大師的演奏外,Robin的長號甚至還是大樂團(Big Band)的要角之一,我們也聽到了許多swing的標準切分語彙,不但重點清楚,也使得節奏組能很快回應。



說了這麼多,好像一直沒有提到主角Dave Holland太多?但是個人覺得今晚在台上的都是主角,大家也都盡力地讓Dave所寫的音樂更精彩、更精緻,Dave Holland有幾處獨奏的即興片段,一樣是沈穩而精彩的大師風範,尤其是他對於歷史上各種音樂風格的吸收,開發出了更多的低音大提琴語言,這樣的吸收當然也反射到他的音樂之中,這麼說吧!作為一位爵士音樂家,您必須會大家普遍都會的,也要能勝任自己的本分,然而在創作上,您必須聆聽許多爵士之外更多更大的音樂風格、深入研究了解它們,再把這些概念及技法帶回爵士樂之中,以爵士樂的形式或編制呈現,至少,Dave Holland的音樂,帶給我們這樣的正面訊息。所以,要「本土爵士」、「新爵士」前,先去了解什麼是爵士樂,摸清它的“底細”,不只是美國爵士或歐洲爵士、不管是Swing或不Swing,把它學到熟透了的程度再回來融合解放吧!否則像Dave Holland八重奏如此的境界達不成,反倒成為“四不像”或“三腳貓”,那就太可惜囉!看今天晚上這麼一流的演出、這麼專業的樂手,我們也要再更努力,大家加油吧!

(2001年三月)





回爵士現場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