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是管不住的天才調皮薩克斯風手—
詹姆士卡特(James Carter)布魯塞爾演出紀實


文/謝啟彬



哪一位薩克斯風手,能讓〝道不同不相為謀〞的溫頓馬沙利斯(Wynton Marsalis)跟萊斯特鮑伊(Lester Bowie)兩位小號手同時指定搶人?是哪一位薩克斯風手,可以帶著所有能吹的管樂器(全部的薩克斯風家族再加全部的木管家族!),到處幫人跨刀並自己出專輯?又是哪一位薩克斯風手,可以在鬼哭神號般的震耳聲響中,再轉換成整輛蒸汽火車的隆隆前進,最後化成一股像蜂蜜一樣甜膩的溫柔音色恣意入喉?還有哪一位薩克斯風手,把所有的音樂風格都吹遍了,還能不斷嘗試新花樣?放眼當今的爵士樂壇,詹姆士卡特(James Carter)的名字可能會先完全符合以上的敘述。



是的,薩克斯風手詹姆士卡特就是這麼一位全能的爵士新好男孩,1969年生於美國汽車工業城底特律的他,於九○年代竄起迄今,就不斷以驚人的能量出產了一張又一張嚇壞樂迷及樂評人的個人專輯,張張都以優異的能力大量重新詮釋爵士經典曲,並證明了他那像資料庫一樣的即興能力與海底火山一樣的爆發力。一般人會說主流爵士音樂家似乎都比較保守,過於著重音符而少音色實驗,而前衛爵士音樂家則太過強調氣氛及情緒,常玩到天邊去而收不回來,但是詹姆士卡特就是一位彷彿得到各門各派武林祕笈的少主,集合各家之長,再自行翻新招式來打遍無敵手。當然他的同輩諸如Joshua Redman及Ravi Coltrane亦有類似之特質,但感覺上三人所走的方向都不同,前兩者還是比較嚴謹些,詹姆士則像是老是管不住的天才調皮小子。

而今晚由Audi Jazz Festival於布魯塞爾植物園(Le Botanique)主辦的演出,又再一次讓喜愛他純爵士演奏的聽眾掉落滿地的眼鏡,因為他帶來的,是Electric Groove Band!雖然海報上早已經寫得很明白,但我們於演出的一開始,還是不免看到幾位身旁的觀眾不自覺地先摀住耳朵,尤其是站在擴音喇叭旁的,抱歉,今晚沒有翩翩起舞的老搖擺,一群粗壯的放克黑人,就要全場炒翻天啦!

最常聽到的放克(Funk),應該會有哪些特徵呢?對啦!反覆固定的節奏、一定音程的貝斯線條,以及持續性的單一和絃,今晚一開始,節奏組樂手就是用這樣的Vamp開始,把氣氛帶到一個高潮,再〝迎接〞詹姆士出來繼續再高潮,穿得很〝非洲〞的詹姆士,先用高音薩克斯風來一段節奏性強烈的即興,拍子極穩,而且即便在重節奏的背景音響中,他仍保持著swing的輕巧與靈活,選音也十分恰當,絕對不是亂飆,漸漸地,他把拿手絕活又拿出來了,這種特殊的點舌技巧(Slap-Tongue)把薩克斯風變成了打擊樂器,配合敲擊按鍵的時機,會出現許多難以形容的「波」、「兜」等管狀聲響,蠻有炫技效果的,其實許多薩克斯風手都會這種技巧,但他則把它邏輯化,變成是音符的一部份,還有超吹破音及〝噪音〞的高度使用,也是奠基於這樣的原則。

然而樂齡較深的樂迷一定知道:這不是什麼新鮮的發明,自由爵士中常聽到的Albert Ayler、Archie Shepp、Rahsaan Roland Kirk,甚至John Coltrane等人,早就已經把這種「噪音藝術」發揮得淋漓盡致了,因為噪音也可以是音樂的一部份,性靈上及情境上的高度呈現及反應才是重點。而詹姆士所作的,便是把這些原本可遇不可求的元素邏輯化、制約化,試圖完全地控制這類聲音的產生與否。在音色上的原則亦是相同的,詹姆士偏好的是自Coleman Hawkins、Paul Gonsalves等人以降的「Big Sound」這一派,十分地挑釁(Aggressive),可以聽出許多Don Byas、Sonny Rollins、Stanley Turrentine及前述幾位自由爵士薩克斯風大師的影響,但是又更銳利、更精準,聲音像一把金門大刀王般地橫掃千軍,間或他又會回到薩克斯風溫柔婉約的一面,吹奏《Good Morning Heartache》及一些慢板橋段時,又可以〝黏〞到幾乎可說是煽情的地步,搭配其用音較大膽的選擇,整體的表現真的是非常地外放火熱。



搭配的樂手也大多有精彩的表現,只是一開始時音控不良,影響了吉他手的演奏,一片吵雜聲中一時也無法挽救,而長得很像「天才老爹」的貝斯手Jamaaladeen Tacuma雖然遭遇到了AMP的不明破音,演奏風格上也不是很得我心,但跟觀眾的互動十分熱烈,期間還因為有人突然冒出一聲「ㄏㄧ……ㄏㄚˋ!」而跟大夥兒玩起西部音樂的跑馬遊戲。最誇張的是鼓手G. Calvin Weston,這位早已跟Ornette Coleman、James Blood Ulmer合作過的「Free Funk」老將,從頭High到尾,超重火力的鼓點不斷幫大家推上高峰,自己也在後面邊打邊喊叫,十分地投入,在一處solo的片段還戴上麥克風邊打邊〝唱〞—有野性的呼喚、也有爆笑的德國女高音(手腳還在讓鼓發出聲音!),後來實在太High了,便一直叫「C'est Bon!C'est Bon!」(法文「真好!真棒!之意),惹得台下的比利時聽眾跟著一起大喊大叫!鍵盤手Craig Taborn是最〝安分〞的一位,演奏神態有點像Lyle Mays黑人版的他,專心地彈著Hammond B-3跟Fender Rhodes,負責襯底及色調的部份,其實他更是位優秀的爵士鋼琴手。



所以啦!整個晚上大家就這麼瘋到底,Free Funk的風格常常就是衝衝衝到底後就呈現一片混亂,大家都拼命地集體即興(Collective Improvisation),再由鼓手或貝斯手下點回題,台上台下也玩得很起勁,好像在開同樂會,詹姆士到頭來乾脆模仿起街頭醉漢的神態,人晃來晃去的,連吹的音都一樣醉!在薩克斯風上的口技模仿真的讓人聯想他是不是看了太多的卡通了!論精緻,不足,論炫技,有餘,談創新,再說,但是終究這是一場聽來蠻過癮的音樂會。

( 2000年十一月 )




回爵士現場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