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意、溫暖卻又犀利的薩克斯風聲響—
喬羅瓦洛(Joe Lovano)布魯塞爾演出紀實


文/謝啟彬




就在欣賞次中音薩克斯風手喬羅瓦諾(Joe Lovano)音樂會的前兩天,自己也有一場自由即興的演出,這種比任何其他樂種都還需要互動及動機發展的風格,其實是蠻困難的,因為演奏者幾乎無處可藏,任何於台上的一動一靜都受到周遭環境的影響,也反之影響周遭環境。如果對自己手中的樂器無法充分掌握的話,就沒有辦法完整闡釋自己的樂思,更不用提同台樂手所不時丟來的〝炸彈〞了。但是,它好玩的地方也就在這裡,因為無法預期,所以可以更超脫傳統音樂的疆界,進而追尋一種融合為一的〝聲響〞,並不斷地建立高潮更迭,演出者會有很多的樂趣,但對初次接觸的聽眾而言,要不是太難,就是太滑稽了!

喬羅瓦諾的音樂會於布魯塞爾的莫尼歌劇院(La Monnaie)舉行,這座歌劇院可稱得上是富麗堂皇之至,內部的裝飾與雕刻彷彿記載著歐洲古典音樂文化發展的繁華,美不勝收而目不暇給。上次來此是欣賞Chick Corea的鋼琴獨奏,因為票太貴而坐在很樓上,此次總算可以入座紅氈絨布的第十二排,搞不好我們正坐在布拉姆斯曾坐過的座位上呢!今晚的節目安排很有趣,上半場是自由即興的範疇,主題稱為「New Territory 21st Century」,下半場則是試圖營造四○年代咆勃(Bebop)爵士樂的氣氛,主題也順理成章地叫「52nd Street Themes」了。上下半場喬羅瓦諾並率領幾位樂手分別與不同的比利時爵士好手同台競技,也達到了音樂交流的目的。台下也是〝星光閃閃〞,不少沒在台上的本土音樂家及樂評人、樂迷們也都前來共襄盛舉。據同去的音樂院老師Kris Defoort說,其實喬羅瓦諾與比利時爵士樂壇的淵源很深,早在他成為明星以前,他便經常性地造訪歐陸,與當地之音樂家交流,也促成了喬羅瓦諾音樂風格的蛻變與成長,多了一層更深刻的思考,諸如他與法國自由爵士之貝斯大師亨利泰席爾(Henri Texier)合作的幾張作品就頗令人津津樂道。還有,他所使用的木質手工吹嘴,亦是比利時人Francois Louis所製的,他也於音樂會中向作者致意。

先來說說上半場:其實這段可說是喬羅瓦諾的〝親朋好友〞與比利時之著名樂團「Aka Moon」的合作,因為歌手茱蒂席爾瓦諾(Judy Silvano)就是喬羅瓦諾的妻子,小提琴手馬克菲爾德曼(Mark Feldman)也是自由爵士圈中很有名的人物,常聽Knitting Factory風格作品的朋友應該認識他才是。大提琴手揚克埃肯(Jan Kuijken)於搖滾圈頗負盛名,此番跨界來即興,聽過才知真的不錯。值得一提的是「Aka Moon」這個樂團,它是以印度音樂的複雜拍子及樂風作為根基,並吸收自由爵士的即興、晚期寇川的激情火焰,加上二十世紀作曲技法融合而成的三人組合,現在在比利時非常受歡迎。樂手年紀都才三十出頭,但卻都是天才般的早熟樂手,早就碰觸過各種音樂的領域。譬如電貝斯手麥克哈吉(Michael Hatzigeorgiou,希臘裔,所以有很長的姓)原以Jaco Pastorious為模仿對象,後來Jaco不但與他同台,甚至把他介紹給Miles Davis,與其一起演出,是非常具有個人風格的好手。鼓手史帝凡卡隆(Stephane Galland)一頭披肩金髮及削瘦的臉龐,長得頗像重金屬樂手,但其鼓藝真不是蓋的,有好幾段獨奏不但眩技,也極有想法,與其他樂手的對奏更把時間差及高潮醞釀抓得恰到好處。中音薩克斯風手法比吉歐卡索(Fabrizio Cassol)也不錯,不過如果拿上半場的力道與下半場的咆勃相比,我比較欣賞他於前者的展現,也許跟他平日表演的風格有所影響吧?

自由即興是不需講求樂器配置的,任何組合都可以成事,所以台上有兩支薩克斯風、女高音、小提琴、大提琴、電貝斯吉他與空心貝斯(由荷蘭籍樂手Stefan Livestro擔綱)、爵士鼓,所形成的局勢也就十分地精彩,許多呼喊與回應的部份都令聽眾鼓掌叫好。喬羅瓦諾有幾段自由即興非常長,但並不會落入窠臼而令人感到無聊,反而以綿密的線條及組織化的動機發展帶領樂團一步步往上衝。歌手除了擔任〝副領隊〞的責任,以許多整體的kicks來補強獨奏樂手的樂思,融合歌劇女高音、傳統scat的技巧及許多獨具巧思的滑音唱法也令人精神一振,我們聽來倒有些像京劇中的花旦唱法,也算是一大特色。Aka Moon樂手的表現則好像是不斷融合反應的核子彈,每次的爆炸又激發出更強烈的效果,非常適切他們原來的風格,也帶給喬羅瓦諾及馬克菲爾德曼更多的創意空間。我本來就很喜歡菲爾德曼的演奏,上次看過一次現場後驚嘆不已,此次再聽發現他有一些慣用的chops,但無礙其精彩的表現,他在台上的神情也很好笑,好像所有人欠他幾百萬,不太耐煩地想回家看電視的感覺,但仔細觀察起來,其實他十分地融入音樂之中,身體會跟著律動,亦能在適當時機切入,把別人拉過來,而他結合古典與爵士小提琴的高超技法運用,充分運用小提琴的各項元素及特色,也是值得學習的部份。

自由即興的音樂家通常都不太喜歡用鋼琴手,因為鋼琴是一種十分具威力的樂器,它所發出的聲響及最寬廣的音域會很容易蓋過獨奏樂手,而其和聲的表現又會在某種程度上〝限制〞旋律線條的發展,所以要不就像Sonny Rollins、Joe Henderson或Ornette Coleman一樣,取消鋼琴手的角色,要不就得像Coltrane幸運地有McCoy Tyner這種超人般的鋼琴手方足以匹敵,再不然,就學Cecil Taylor一樣,自己在鋼琴上玩個痛快囉!喬羅瓦諾之前與老鼓手艾德布勒克威爾(Ed Blackwell)亦有長時間的合作關係,所以他亦提獻了一首《Blackwell's Message》向這位Ornette Coleman樂團的前輩致敬,就用其常用的一個節奏音型開始發展,漸漸地以集體即興(Collective improvisation)把整座歌劇院炒得滾動火熱,也讓我們聽得很過癮!



OK!讓耳朵休息一下,二十分鐘後,再度由喬羅瓦諾領軍,帶領比利時之老少樂手,展開重溫咆勃時代競技又熱鬧的旅程,以跟上半場的音樂探險形成對比,事實再度證明了喬羅瓦諾真的是一位完整吸收爵士樂歷史的中生代大師。他以純熟的咆勃技巧及強烈的硬咆勃(Hard Bop)語彙,向他所有曾於紐約五十二街努力過的薩克斯風前輩致意,也提醒了聽眾這些奠定現代爵士樂根基及思惟影響樂手的重要性。此番上台的管樂手都是年輕的一代:小號手Laurent Blondiau、法籍長號手Geoffory De Masure、中音薩克斯風手Fabrizio Cassol、次中音薩克斯風手Ervin Vann、巴里洞薩克斯風手Bo Van Der Werf,這幾位現在都是於此地炙手可熱的人物,再加上傳奇性的比利時老鼓手Felix Simtaine,這位長得像滿頭白髮的史恩康納萊的老先生,打起鼓來真有Art Blakey的力度及Philly Joe Jones的精細,也讓現場氣氛更加地〝硬〞。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下半場的鋼琴手艾力克李格里尼(Eric Legnini),是出身於比利時法語區的好手,現在則與Flavio Boltro、Stefano De Battista(這些樂手都吹過Michel Petrucciani的樂團)及羅瓦諾有固定的合作關係,各位可以於以上樂手的部份Blue Note專輯聽到他的聲音,很快地他也會由Blue Note推出個人專輯,是一位什麼都能彈的強手,譬如在今晚的角色中,他便把咆勃及硬咆勃音樂中鋼琴的色彩及語法詮釋得令人如癡如狂,卻又保持他個人的和聲色彩及獨特的律動(Groove)。

至於哪些曲子是「五十二街的主題」呢?Thelonious Monk的《52nd Street Theme》是當然的,還有Tadd Damaron的《If You Could See Me Now》、Fred Lacey的《Theme for Ernie》都是咆勃樂手喜愛演奏的經典曲,當然啦!如果要重溫舊景,那麼超快速的《Cherokee》是絕對少不了的!台上的眾多樂手亦遵循著咆勃的傳統,〝輪番叫號〞獻技,管樂的編制又恰如一個小型的Bebop Big Band,不但可以將主題旋律編曲配器,也可以於獨奏者即興時由領導者帶領作一些背景式的riffs。幾段應答與競奏的片段不但讓喬羅瓦諾得以優異的技巧與年輕好手對飆,也讓現場觀眾感到熱力四射的高水準演奏。不過,正如我之前所體會的:這種慣稱Jam Session的形式聽眾可能聽得很爽,每個樂手可以solo最少十個choruses也可看出各人的功力,但是如果產生令人等待的感覺,那麼耳朵就容易疲乏了,畢竟對樂手來說,自己玩當然是比較有趣,但是在質與量的比重上,這種強調競技的年代還是終究慢慢演進的,到了所謂「硬咆勃」或「精純咆勃」的時期就好些,因為音樂中能容許較多作曲編曲的概念,原料與素材也比較多樣,卻又不失咆勃的傳統及精彩,聽者的耳朵及腦筋才能來得及運轉。要不如同此刻台上強力的乒乓碰,在回音較大的歌劇院裡迴響,音樂的進行又不容許聽者有喘息的機會,不曉得樂迷覺得如何,但放眼望去,音樂家們都面露疲態囉!



然而如果是真的要達到四○年代後期爵士樂的氣氛,那麼喬羅瓦諾及樂團至少是成功的,我們也很清楚地可以聽出來他對爵士樂歷史與風格的驚人吸收與反芻,並〝聲如其人〞地反應出他詩意而溫暖的音質。生長於音樂家庭,並受教於薩克斯風手老爸的喬羅瓦諾,在年少時便於良好而嚴格的薰陶中學習爵士樂前輩的風格。他常於不同的訪問中提到父親所教給他的觀念:不要只學習自身的樂器,要注意去聽其他的樂手的反應,特別是節奏組樂器,這樣才能學到更多。至於怎樣才能吹出自己的風格呢?他說:「你得不斷地與別人合作,在與眾多不同背景樂手的激發之下,你的個人風格才會在多年以後逐漸浮現。接受音樂上的挑戰,必能誠實地審視自己並修正再出發。」相較起許多年輕的爵士樂學習者想要跳過咆勃的洗禮,而直接模仿寇川的狂亂解放,或不知自己身在何處,喬羅瓦諾結合傳統與創新的演奏風格,還是具有說服力多了!一路走來,Berklee音樂學院的訓練不但讓他大開眼界,也進而認識了幾位日後音樂事業上合作的同學,如兩位吉他手約翰史考菲爾德(John Scofield)及比爾菲澤爾(Bill Frisell)等等。於Woody Herman及Mel Lewis/Thad Jones(Village Vanguard大樂團的前身)等大樂團的停留幫助他更接近主流爵士,而長年與紐約及歐洲自由和前衛爵士圈樂手的合作與探索,也使他開創了一家之言,一直到了約翰史考菲爾德邀他錄製兩張傳統爵士風格的「Time On My Hands」及「What We Do」,方纔受到廣大聽眾的矚目,並開始得以錄製較市場性的幾張好專輯。

最後,我想將喬羅瓦諾與另一位同輩的大師麥可布雷克(Michael Brecker)做一些小小的個人比較,他們兩人其實常被眾多薩克斯風手拿來相較並模仿學習,因為有著類同的背景及各成一家的風格,兩人各有所長,也都值得探究。比較起來,聆聽喬羅瓦諾的演奏,會聽到比較多由Lester Young以降的次中音薩克斯風傳統,語彙上比較〝爵士〞一些,所停留的領域除了主流爵士外,亦會比較往前衛爵士及自由即興靠攏。麥可布雷克則用他繼承自John Coltrane、Stanley Turrentine及搖滾吉他手Jimmy Hendrix氣勢凌人的語法,在Jazz-Rock、Funk-Jazz及Fusion穩佔盟主的寶座,但亦有其無法比擬的驚人爵士技法。硬要拆開來比的話,麥可布雷克比較陽剛而跳躍,喬羅瓦諾則較陰柔且詩意些,有點像Sonny Rollins與Joe Henderson的差異,但卻又兼容並蓄。所以在合作的樂手上,喬羅瓦諾會跟風格較粗獷的約翰史考菲爾德相配(至少以錄音專輯上來看),麥可布雷克則有派特曼席尼(Pat Metheny)對稱,色彩會比較調和些。但話又說回來,布雷克也跟同樣較衝且煽情的麥可史坦(Mike Stern)激發出精彩的火花,羅瓦諾跟比爾菲澤爾的長期合作也有另一番獨特的風味,總之,這些下個十年的大師將永遠不斷地自我耕耘,並立足於爵士樂的傳統,向更多音樂的疆界探觸,進而迎接更多接踵而來的未知挑戰,這些成果,正是我們所期待的!

(April 2000)




回爵士現場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