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位爵士老將的溫馨重聚—
摩爾沃頓紐約三重奏與特別來賓(Mal Waldron New York Trio & Guests)布魯塞爾演出現場目擊


文/張凱雅



一張蘋果綠的大海報醒目地貼在音樂院裡,Mal Waldron就將要在大廳裡演出,YA!機會難得一定要去啊!這天(十一月二十五日)一進大演奏廳…天啊!果真是人山人海…多少紳士貴婦、爵士樂評、老少樂手與樂迷,唔…看樣子我們這群憑學生證入場的,得等到周圍的伯伯阿姨們全坐下後,才輪得到我們。眼見現場的票也賣光了,秘書長一點頭,學生們猛力衝向前…喔喔…煞車煞車!那麼大的廳根本一個位子也不剩了,我們二十幾位往哪去呢?嘿嘿嘿!居然開放舞台上的後方合唱台,哇塞…超酷耶!我們嘟嘟好就坐在貝斯手與鋼琴手的位子後面!

OK,先出場的是面帶笑容的貝斯手Reggie Workman,當他馬上看到連台上都坐了那麼多人時,表情變得有點靦腆。隨後走出來的是在前衛爵士圈響叮噹的鼓手Andrew Cyrille,他還拿著一台可錄式的隨身聽,擺在貝斯手的附近準備將今晚的音樂錄起來。接著兩位管樂手跟著出現了,義大利裔的小號手Enrico Rava也是前衛爵士的大將,另一位在爵士樂壇中佔有極重要份量的高音薩克斯風手Steve Lacy則是今晚最受矚目的焦點之一。很快地大家期待的老鋼琴家Mal Waldron正抽著煙,緩緩地走到鋼琴邊向觀眾致意。五位樂手都是白髮蒼蒼,尤其Mal Waldron那一頭漂亮的白髮更是他著名的標誌。望著台上這般的景象與如雷的掌聲,心中真是萬分感動,自己這麼地坐在這些已經歷了長長爵士音樂歷史的老將旁邊。

Mal Waldron就在緲緲的煙伴隨之下開始隨性的即興,他的音色是屬於精簡派的,音不多、Voicing也有獨特的彈法,可以聽到較老式的聲響,卻又有另一層新色調在裡頭。短短的即興後便延續至下一首樂曲,小號手與薩克斯風手分別以不諧和的兩個線性句子做同時的即興。而他們倆創造出一種絕妙的默契,恰巧Steve Lacy的一高一低句型出現時,Enrico Rava正好是以一低一高來對應,聽起來有點閃閃花花的感覺,蠻特別的,他也有相當紮實的Hard Bop語彙根基,樂句非常地清晰有條理。我正前方的貝斯手於此時好像手上塗了潤滑劑一樣,不停地來回滑動最低的兩條弦。也許是靠得太近了的原故,這實在是我聽過最超“牛筋”的貝斯即興,有趣的是Reggie Workman一邊即興一邊交替抬動雙腳,他手中的貝斯也就大搖大擺地晃啊晃的!

Mal Waldron不時地於樂曲進行當中加以全音音階色彩的和絃敲擊,有時將踏板踩著猛彈小二度的Voicing,前方的高音樂器也偶爾給予“補給”一下。雖是自由即興卻能讓觀眾們盡情享受,而且看出這麼多令人叫好的特別段落,音樂仍持續進行著……輪到鼓手來秀一秀囉!嗯,看他精細地詮釋那一片小鈸,在久久的一番蘊釀後,加入左、右前方的大鈸與各個Tom Tom的調配,然後呈現一種強烈的形體與聲音,好像磁鐵一樣地把大家的焦點都吸過去,我旁邊的那位不認識的男生已經看得嘴巴張大兩眼發光了!哎啊…貝斯手居然彎下腰,對著自己貝斯上的小麥克風吼叫連連,哈哈惹得其他四位正在演奏的樂手一時無法停住笑啊!



嘩!實在蠻過癮的。想像一下在如此瘋狂的即興之後,轉而演奏Mal Waldron的經典名曲《Soul Eyes》,那麼和緩的旋律…完全與剛剛是兩回事,馬上雞皮疙瘩全來了!這幾位樂手之前演得唏哩嘩啦的,換到慢板Swing又如此地實在,真不愧是爵士老將,此刻我只能感動地將「天…啊」用力喊在嘴裡了!Mal Waldron曾經受到Thelonious Monk的影響,現在他正演奏著Monk的名曲《Monk's Dream》,幾乎所有的觀眾一聽到這耳熟的樂曲,全身都跟著搖擺了起來。其實我頗期待Mal Waldron的即興的,不過先聽聽Steve Lacy他已經“搶到頭一輪”。如同之前一樣,他擅長於即興時,將高音薩克斯風音域內可做到的句法,上上下下貫穿交替,而更重要的是他能將樂器吹出多又多的特效,例如動物的叫聲、交通工具…等的聲響,當這些聲音穿梭在即興的句子中時,一點也不突兀。(後來借到一本Steve Lacy的高音薩克斯風練習法,果真其中除了經驗談以外,還有一部份章節都是講關於如何發揮這項樂器的音效練法,以創造更多的點子,對照附於書中的CD聆聽…哇!小狗、小貓、烏鴉、小鳥、老爺車…連說話的慣用口語聲都有,也許有人會覺得爆笑,可是的確是千真萬確啊!)

終於Mal Waldron開始即興了,不曉得是不是他累或年紀大,好像有點使不出勁的感覺,當然整體的即興仍是好的,只是明顯地一直有好幾個相同的句子,偶而往前稍稍作較長的動機發展,不一會兒又回到原已出現的句子上,最常聽到的另一個慣用樂句,則是帶有裝飾音的Blues雙音,也同樣地出現頻繁。也許早已聽過他年輕時候的錄音,太習慣他以前的彈法了,居然我聽到一半時有點緊張哩!還怕他會不會突然身體不舒服而停下來?唉…馬上證明我自己不知是哪根筋秀逗,搖搖頭趕緊轉換角度繼續聆聽,慢慢地隨著他這樣簡要的即興之中,感受到一股大師的氣勢。

當最後一首樂曲結束後,所有的觀眾都起立鼓掌許久,我想大家看著台上的他們心裡有著無限的感動。在樂手們走進後台的同時,Reggie Workman向前對著大家說,「我們很難得再次地看到Mal Waldron的演出,每位樂手都為了這次能聚在一起感到十分興奮,他現年已七十五歲了,請大家再一次鼓掌祝賀他生日快樂!」。然後,Mal Waldron還是刁根煙慢慢地走出來,再以鋼琴獨奏的方式為大家演奏一首《Here's That Rainy Day》。



Mal Waldron與幾位名搭檔的合作關係是不能不提到的,如爵士女歌手Billie Holiday 、Abbey Lincoln(正如Tommy Flanagan與Ella Fitzgerald的合作亦是一段佳話),與歌手之間的合作,是造就這幾位爵士鋼琴老將能掌握發揮出其獨特聲響的重要因素之一。另一組他的老搭檔就是今晚的高音薩克斯風手Steve Lacy,他們一起錄製了不少二重奏的專輯,所以今天能聽到許多這兩位樂手相輔相成的熟悉音響。當然我們也不能遺漏他與Eric Dolphy、Jackie McLean的經典名作,隔沒幾天後者還特別由美國遠道而來,與Mal Waldron在安特衛普演出呢!可惜我們錯過了。

Mal Waldron在居住過幾個不同的城市後,他目前選擇布魯塞爾南區為養老的定居地。著名的歐盟首都英文雜誌The Bulletin十一月號也特別以他為封面人物,更有逗趣溫馨的訪談內容。現在的他最享受的就是帶著兩位可愛的雙胞胎兒女,悠閒地在小公園裡散步,滿頭的白髮常讓人誤會為是帶著孫子的阿公。連訪問他的記者,在稍早之前根本認不出這位常常一個人坐在Cafe抽煙的老先生,就是爵士樂壇中鼎鼎大名的關鍵人物啊!

(2000年十一月)





回爵士現場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