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歌聲演戲的女歌者—
瑪莉亞裘奧(Maria Joao)布魯塞爾演出現場目擊


文/張凱雅



有人認識這兩位來自葡萄牙的Maria Joao小姐與Mario Laginha先生嗎?他們應該算得上是Verve唱片旗下藝人中的奇葩!屬於爵士的嗎?世界爵士嗎?民族音樂嗎?哎呀‥哎呀‥別計較了!我們在來到歐洲以後,慢慢地發現到這邊的二重奏風氣相當旺盛,對歐洲爵士音樂家來說,簡直是家常便飯了!常常在各個爵士或世界音樂節中聽到不少驚人的「兩人組」,而我自己的主修老師Diederik Wissels與他的好搭檔David Linx(歌手),就是非常著名的二重奏組合。所以,老是會由老師或音樂院裡主修歌唱的同學那兒得知一些這類演出的資訊,Maria Joao的大名也不例外囉!

雖然之前回台灣時,在西門町的淘兒買到他們的專輯(不錯、不錯),但光聽似乎有點不能滿足,心裡一直希望能在這求學的五年內可親眼見識一下這個組合的現場演出。果然,讓我們等到了!音樂會在布魯塞爾中心區的Ancienne Belgique舉行,嗯嗯…看看舞台上的擺設可以知道將有四個人(鋼琴手、歌手、打擊樂手、手風琴手)來演出,不過整個音樂會足足讓滿滿的觀眾等了快一個小時才開場,本來等得快睡著了,也有人拼命地以鼓掌來催他們出場…(怎麼那麼大牌哩?)。當他們四人將音樂奏出時,剛才等待的一堆不耐煩及睡蟲全一併消失囉!



鋼琴手Mario Laginha以積極急促的打擊式節奏,帶領由巴西來的手風琴手Toninho Ferragutti、及準備大大地耍玩一大堆打擊樂器的挪威樂手Helge Norbakken,一同演奏出很“活跳跳”的音樂。隨著現場的火紅燈光突然閃亮地一打,即見到高綁著兩球澎鬆髮型的Maria Joao,穿著紅色低胸禮服奔跑出來,她的臉部與嘴部很明顯地隨著快速的音符有著強烈的變化,手與身體也不吝嗇地拼命揮舞扭動。看來,這位小姐還真算是三八了,從出場到現在鋼琴手在即興,她一直是跳啊跳不停,有時還跑到手風琴手後面擺幾個體操姿勢,坐在我們後面的觀眾已經被她惹得笑到不行了!

這個組合沒有貝斯手,怎麼音樂還是這麼地飽滿呢?不要緊,厲害的鋼琴手Mario Laginha以他那著稱的「無窮動」式演奏紮實地控制著全場。他的左手除了彈得有如齒輪般地循環不止以外,其中又塞滿了不少好“餡”,像是會讓人耳朵有驚奇感的節奏與和聲。管好這樣忙碌的左手後,右手得開始即興啊!他的手臂就像Chick Corea一樣不那麼長,卻以前半臂移動迅速來即興,哇塞!看他雙手如此密集交會不斷,即興的句法也相當地精彩,該長、該短、該Inside、該Outside都有了,還幾乎把鋼琴當成了打擊樂器一樣,與打擊樂手玩起節奏遊戲,真是強力有勁優秀萬分啊!噗…跳個不停的Maria Joao,則因為自己猛跳猛跳的,得時時注意她那低胸晚禮服是否會曝光,所以她只好跳一跳後又拉拉衣服。

雖然今晚的女主角三八地很引人注意,但可別忽略了她的唱腔,而且這樣的歌手不是你(妳)可用那種傳統黑人爵士歌手的演唱風格來評定她的。要說Scat(擬聲唱法),她一樣做得到,要說模仿樂器,根本就難不倒她。重要的是,她的音域可以說是廣得恐怖亦令人讚嘆,整場演出中她常有飆到很高的音之後瞬間掉落成男低音的唱法;或者有時以美聲唱腔來表現樂曲,突然間又轉成小女生一般纖細可愛的聲音;或者唱得像黑人女歌手般的渾厚,又變成搖滾歌手一樣。整晚雖這麼地變化多端,卻不會讓人感到雜亂,反而相當有戲劇效果,就連敘事性的抒情曲,也能見識到她聲音的那股擴張力有多大!很多速度較快的樂曲都有一大串綿延的快速旋律,常常都是歌手與鋼琴手、手風琴手一同齊奏來呈現,此時的Maria Joao更是所向無敵,以各種“表情記號”強力加註,讓三人齊奏的樂句“活靈活現”…會呼吸喔!



演了許久樂手們需要休息一下,Maria Joao開始用破破的法文與觀眾聊天順便介紹樂手。原來,剛才晚了快一小時才開場,是因為他們外出吃飯後迷路了!她為此感到很抱歉,但,觀眾們卻為著她的破法文與“三八阿桃”式的聊天風格笑得不知如何是好!接下來,鋼琴手演奏了一長段的獨奏,這段獨奏中沒有那麼爵士的和聲、沒有很難的和絃配置、也沒有很多眩目的樂句,幾乎都是最最普通的三和絃、最平常的伴奏,嘻!該不會是聽爵士和聲聽久了,反而覺得這樣真好聽呢!

緊接著燈光猛然一轉,打擊樂手變換了節奏與聲音,鋼琴手的雙手再度地揮弄起琴鍵,這首《Forro Da Rosinha》(註:收錄於 Verve專輯「Chorinho Feliz」中)的整個樂風像印度又像非洲似的,音樂如火球般地轉動著。此時,終於有讓手風琴手大大地獨奏一番的機會了!這位巴西樂手也來些蠻爵士的樂句,手動得很快的他不斷地展現一些四度琶音的技巧,甚至在兩個不同的調中遊走炫技。待他稍微暫緩速度時,打擊樂手也悄悄地跟上節拍,跟了醞釀幾分鐘後,兩位樂手默契一來即燃起速度齊奔,不知不覺地再度接回原來的樂曲主題。直到音樂即將結束的那前兩秒鐘時,在陣陣乾冰聚集瀰漫當中,一個強力的銀色燈光正好配合著節奏,「啪」地打在衝向前來的Maria Joao身上。呼!不管是音樂的力道與能量、或舞台的音響與燈光,簡直弄得像是在“大體育場”的演唱會一樣,雖然早已坐得屁股疼痛,大夥兒還是難掩那股興奮的表情,並且不斷地給四位樂手熱烈的掌聲啊!



此刻,台上只剩歌手一人,應該是她的獨秀了!記得前些時候才剛見識過印度打擊樂手Trilok Gurtu的「口技」工夫而已,已經覺得很精采了,看看台上的小姐幾乎是以聲音來演戲嘛!對了,可別認為這種樂手的「口技」能力是像五燈獎或馬戲團的那樣就行,她仍然運用了許多音符與各種打擊樂器的聲音、節奏在裡頭。有時大家正為著她模仿兩位聒噪的女人吵架而感到爆笑時,可得仔細聽聽內部其實藏了很多有趣的節奏喔!有時連咳嗽、吐痰、漱口、喜怒哀樂的聲音,都混合在一起即興,不過換個角度聽,倒又像是某種打擊樂器的效果,也蠻像是有許多人在演奏呢!全世界的觀眾們都喜歡看炫技的東西,我覺得今天四位樂手的演出真的是成功地震撼了全場!除了技巧以外,Maria Joao的聲音持續力與其發揮的可能性是令人無法忘懷的,鋼琴手Mario Laginha一人“身兼數職”,宛如一座堅固的馬達,亦是鮮少人可以做得到的。


音樂會後再回頭找出原有的Maria Joao專輯,果然又更聽得懂啦!同時我也發現她早期與一位日裔鋼琴手Aki Takase合作的專輯,不管是音樂或技巧都很值得用力聽。對了,這位女鋼琴家的先生Alexander Von Schlippenbach,也是自由前衛爵士著名的鋼琴家呢!隔日在音樂院,老師與同學們皆熱烈地討論著昨晚的演出,說著說著…有人提到Maria Joao與Mario Laginha已經不再是夫妻了。看看他們不但沒有決裂,還持續地合作出那麼好的音樂,哈!誰還管得了這個八卦不起來的新聞啊!聽慣傳統爵士女聲的樂迷們,也許嘗試一下聆聽這位葡萄牙歌手的音樂,你(妳)會發掘另一番歌唱音樂的新領域;而對聆聽或演奏爵士鋼琴有興趣的,不彷聽聽Mario Laginha的演奏,感受一下他的那種力道與節奏的表現。不然,光是彈彈流行鋼琴100、200首,或是只有滿足於理查克萊德門的那種左手伴奏,那百分之兩百是不夠用的。

(2001年十一月)





回爵士現場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