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士「新畫派」—瑪莉亞許奈德與布魯塞爾爵士大樂團(Maria Schneider & The Brussels Jazz Orchestra)布魯塞爾演出現場目擊


文/張凱雅



寫實、唯美、印象、野獸或抽象或超現實,該說她是哪一派呢?Maria Schneider所領導的大樂團的確有她獨到的詮釋「手」法。在爵士樂歷史中眾人皆知的幾位大樂團的領導者:Duke Ellington、Count Basie、Mel Lewis、Woody Herman、Stan Kenten、Gil Evans等等,他們的音樂及名字已較為爵士迷們接受與熟悉,不過出了三張專輯的Maria Schneider,應該已屬於近年來爵士樂界重要的編曲暨指揮家囉!

Brussels Jazz Orchestra最近算是頗有話題的,他們的努力耕耘終於得到美國方面的青睞,在即將會有趟美國的巡迴演出之前,特別邀請了這位Top指揮一同合作,讓這裡的爵士音樂家與樂迷們滿心期待著,就連演出前幾天的公開彩排也吸引許多音樂家前往學習。



這是我第二次看Maria Schneider的演出,前年於荷蘭的北海爵士音樂節,已欣賞過一次她率領自己樂團的節目,當時,對她處理音樂的那番細膩與寫曲之功力,至今一直無法忘懷。又因上回身處「爵士大賣場」,聽音樂的環境有那麼一點雜,這次真的可以好好地聽個夠了!

音樂會於布魯塞爾的「Theater 140」舉行,一開始〝地主樂團〞BJQ理所當然先來一首很Power的開場,嗯!真有其成果呢!除了每位樂團團員都是技巧好、有名氣﹙幾乎都出過專輯)以外,原來的編曲Bert Joris所作的樂曲《Warp 9》與《Mr. Do Do 》都是很好的作品。一直演到第五首樂曲,Maria Schneider終於出現啦!由沈寂慢慢地醞釀…音樂像是綻放的花朵一樣,一片一片地剝開來…很清楚地先呈現各「區域」,例如,在只有貝斯與加了弱音器的小號之間的一長段對話後,最前排的鋼琴及薩克斯風群再一齊表現另一樂段。我們可以看到指揮對各聲部音樂的出現之前,仔細地給予提醒孕育,就這樣一左一右地搓揉帶出。

我覺得就像在做陶藝一般,看著她有如拉胚一樣塑造著一個型體…慢慢地,音樂如布幕般一層接一層地拉開,讓我們的耳朵感受到每一個不同的感覺。在每首樂曲演奏前,她都會簡要地告訴觀眾寫曲的想法與來源,而大部分的作品幾乎和畫、雲、飛翔有關係。只是,簡單的說明無法比上樂曲那樣綿延流動地令眾人感動,因為從樂曲的進行中,真切地感覺到她有那麼那麼豐富的想像力啊!

            


這次的曲目有的是第一、二張專輯「Evanescence」、「Coming About」的樂曲,如《Dance You Monster To My Soft Song》與《Evanescence》等,《Evanescence》是她獻給大師Gil Evans的樂曲,她在Gil Evans身邊的學習為她今天這樣的成就奠定了根基。再加上她同時有深厚的古典作曲背景,以及木管式色彩的運用,並且讓吉他的音色在樂團中發揮極佳,使得她在處理爵士大樂團的配器(Orchestration)上別有一番不同的色調。

新專輯「Allegresse」中的第一首曲目《Hang Gliding》是這場音樂會的壓軸,旋律非常地優美流暢,她想要描述的是飛翔與移動的感覺,哇!其實有點像現代古典樂曲或電影配樂一樣,就這樣跟著音樂走…柔柔的白雲就在一旁,又好像一幅渲染畫,藍色的顏料遇到水漸漸地往下流…也許,別的觀眾有不同的畫面在腦子裡,我可以感覺到全場的人們,包括台上的樂手都是那麼地悠遊舒服。

對於爵士音樂家們或樂迷來說,傳統的爵士大樂團們依舊是歷久耐聽的,但,許多現代的爵士大樂團所擁有的編曲者有來自各種不同的學習及影響,他們也都已經發展出各自的聲響,所以應該是值得大家去好好發掘的。

「畫」音樂的Maria Schneider是我於今年奧迪爵士音樂節聽到最好的音樂會之一,散場時,望著牆上的「Ahmad Jamal - 70th Birthday Tour」海報,唉!我將要錯失這場夢想已久的音樂會,知道嗎?這場音樂會的薩克斯風手是George Coleman耶!沒法度啊!票早已一掃而空。另一場又要大大錯過的是Jackie Mclean,唉!實在是……,別擔心,後頭仍有精彩的喔!

(2000年十一月)





回爵士現場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