紳士?超人?還是怪獸?—
麥可布雷克(Michael Brecker)樂團布魯塞爾演出紀實



文/謝啟彬
Share/Bookmark






呃……沒聽過麥可布雷克(Michael Brecker)大名的人請舉手!這位如雷貫耳的全能音樂家,已被各方讚譽為自約翰寇川(John Coltrane)以降最具影響力的次中音薩克斯風手。從早期霍若斯希爾佛(Horace Silver)五重奏的管樂組,前鋒性的爵士搖滾團體「Dreams」,到八○年代的融合樂團體「Steps Ahead」,及與哥哥小號手藍迪(Randy)合組最成功的七○年放克爵士團「Brecker Brothers」與九○年的酸性爵士團「Return of the Brecker Brothers」(曾於台北演出),於各種音樂的多面向接觸與影響,更使他超越了爵士樂的範疇,跨足流行、搖滾、放克、節奏藍調、靈魂樂等,合作過的音樂家多如過江之鯽,所累積的錄製專輯數量迄今已超過五百張,其中尚未包括他於世界各地巡迴,接受當地樂手邀請跨刀的演奏。如果我們說大衛山朋(David Sanburn)的中音薩克斯風的演奏與詮釋已影響了任何錄音室的習慣與要求,那麼麥可布雷克精準、快速、強悍卻又言之有物的次中音薩克斯風聲響,已然奠定了一種標準,在任何一個角落滲入我們的耳朵【註一】。

然而麥可的能力僅止於此嗎?當然不,為了追求更新的聲音,他使用了Nyle Steiner所發明,原叫Steinerphone,後來轉賣給了AKAI的電子吹管(EWI ; Electric Woodwind Instrument),可以更不受束縛地運用MIDI及電子合成音色,表達他的意念。從爵士薩克斯風的立場來看,他近乎完美的技巧,充分地掌握了手中的樂器,及對五聲音階、「減音階」、「增音階」【註二】等的高度運用,及上聲部延伸音(Superimposed Tensions)的奧妙強化,顆粒般清晰的樂句詮釋(Articulation)及戲劇性的強弱表達,還有許多〝不可能〞的指法及吹奏技巧,不知已讓多少後進爵士樂手(不分樂器)焦頭爛耳,試圖跟上他的腳步。當然,許多樂評喜歡將他的風格歸類為約翰寇川(John Coltrane)的力度、桑尼羅林斯(Sonny Rollins)的節奏及喬韓德森(Joe Henderson)與韋恩修特(Wayne Shorter)的和聲,是的,這些他都有,但筆者個人更覺得他能吸收前輩之所長,跳脫傳統爵士樂的包袱,並誠實面對他的音樂背景,創造出「屬於麥可布雷克的爵士樂」。

前兩次於荷蘭海牙的北海爵士音樂節,筆者皆與麥可失之交臂,除了聽太多的音樂會趕不上他的場次外,擠不進去他所在的爆滿現場也是一大原因,他實在太受歡迎,大家都搶著去看。今年十一月七日,終於趁著由奧迪汽車公司所主辦的「奧迪爵士音樂節」(Audi Jazz Festival)邀請麥可布雷克樂團前來,花下〝鉅資〞,以折合新台幣約七百五十元的票價,在布魯塞爾植物園(Le Botanique)的演奏廳迎接他們的光臨。這個場地其實很小,主辦單位又把座椅皆撤走,大夥兒便搶佔在舞台前,以一睹麥可的巨星風采。然而票券上所印的暖場樂團好像臨時缺席,所有的聽眾便〝罰站〞了將近一個小時,才盼到正式演出樂手的出場。



當麥可身著輕便黑西裝,握著他的薩克斯風風度翩翩地出場時,台下的掌聲與喝采聲持續不絕,一開場的三拍搖擺曲則將整個樂團的基調呈現出來,完全地原音、完全地爵士,也就是主題動機與和絃進行都不太難,卻有更多的空間可以揮灑,每個樂手都可以獨奏很長的一段時間,除了炫技以外,聽眾也可以清楚明白一流的樂手是如何層層架構,來述說他們的故事。原本以為只演一個半小時的,沒想到麥可與樂團成員以超人的體力及創造力,讓我們足足聽了兩個半小時!您可否想像當今最強的爵士音樂家就站在我們眼前三公尺演奏?縱然是腳酸也是值回票價的了!

基本上本次音樂會的目的,是為了投效新東家Verve新專輯「Time Is of the Essence」的歐洲宣傳,所以安排的皆以專輯中之曲目為主,音樂風格上則延續麥可布雷克之前兩張Impulse!旗下專輯「Tales from the Hudson」及「Two Blocks From the Edge」,呈現出帶有濃厚節奏藍調與靈魂樂色彩,卻又有典型爵士樂格式的現代風味。如果各位熟悉另一位禿頭吉他手約翰史考菲爾(John Scofield)的「Groove Elation」、「Hand Jive」、「A Go Go」等專輯,您便可以嗅出蠻多相像的氣息。這種大體的風格我們簡稱為「Groove」或「放克爵士」的一種,運用比較跳躍的Shuffle以及最常用的New Orleans Second Line節奏【註三】,加附在最典型的「放克樂器」—電風琴(Organ)與電吉他上,強化藍調中常見的屬七和絃,演奏具有藍調色彩的主題。這種以爵士樂的形式融合別的樂種很新嗎?一點也不,五○年代的「放克之父」霍若斯希爾佛(Horace Silver)是為濫觴,只是這些當代主流的樂手將兩邊的蓬勃發展不斷地再次結合。所以如果下次有人告訴您他聽到一種「慢的放克」,大概八九不離十了!




巧合的是:今晚的樂手組合,幾乎是約翰史考菲爾合作樂手的移植,鼓手伊卓斯穆哈瑪(Idris Muhammad)是道地的紐奧良黑人,只是信了回教改了個回教名字,他也是一位老牌的爵士鼓手,作品散見Prestige旗下唱片,還有許多放克爵士類型的錄音。其打法真的是那種〝髒髒〞的卻很有味道的手法,而並非許多鼓手強調的乾淨精準,光聽小鼓不停地震動,聽眾就會不自覺地扭腰擺臀了。電風琴手拉瑞高定斯(Larry Goldings)亦是史考菲爾固定合作的班底,他的演奏雖不若MMW樂團的約翰梅德斯基(John Medeski)般狂野,卻也是扎扎實實的Hard Bop好手,現代的和聲及律動感十足的伴奏,確實幫麥可布雷克的精彩吹奏提供了強而有力的陪襯。來自紐約的年輕吉他手亞當羅傑斯(Adam Rogers)又是一位〝突然冒出來〞的優秀音樂家,筆者從未聽過,同行的同學告知他曾參與「Lost Tribe」樂團及薩克斯風手比爾艾文斯(Bill Evans)的錄音演出,縱然很多聽眾是衝著派特麥席尼(Pat Metheny)的大名來的【註四】,他的表現亦十分沈穩而精彩,獨奏時綿密的樂句像小提琴拉弓般地傾瀉流出,絕佳的節奏感更為音樂會製造了幾次高潮,迷幻效果器搭配slide的運用,更讓麥可在台上為他喝采叫好。



等等,貝斯手呢?我們好像一直都沒有介紹到,本場音樂會的稱職貝斯手,當然是電風琴手拉瑞高定斯的「腳」囉!筆者到現在最佩服的器樂演奏家,還是非電風琴手莫屬,想想他們右手要即興演奏,左手要伴奏,底下的腳又要不停地walking,很多時候又得加上音量踏板的控制與音量的轉換,還要跟其他樂手緊密契合,要整合就已經夠難了,更何況還要精彩,年輕的高定斯實在令我們佩服!我想他的功力也是促使麥可布雷克多年來首次在個人專輯中加重電風琴份量的主因吧!然而在經典曲《'Round Midnight》中,高定斯坐回了鋼琴,先讓麥可以驚人的技巧與和聲概念將主題與即興吹得〝峰峰相連〞,再以動人的和絃及旋律將聽眾帶入另一番優美的境界,並不時展現其幽默感,在如同鋼琴手比爾艾文斯(Bill Evans)般的流暢線條後,又突然轉入塞隆尼斯孟克(Thelonious Monk)般的stride技法,可是卻毫無破綻,能將樂思完完整整地呈現。 

兩個鐘頭就快過去了,麥可布雷克卻好像永遠也不會累,真不知要說他是超人還是怪獸,他的音量一直相當大,力度的表現也像大砲一樣地打進我們的心裡,很多時候的超高音及超吹破音卻又好像喚之即來,音色詮釋又像極了印度人聲的吟唱,彷彿用不完的靈感隨時泉湧而出,高明的和聲運用流暢自然,好像沒有什麼能擋住他似的。一首像台灣慣稱倫巴舞曲的節奏藍調《Delta City Blues》中(收錄於「Two Blocks from the Edge」專輯最後一首),原本主題的動機即為大跳音程,他於之前的序奏更成功地利用這個動機,再加強為更高難度的主題變奏,好像在欣賞史特拉汶斯基(Igor Stravinsky)所寫的管樂曲,觀者只能嘖嘖稱奇︰「怎麼可能?」。又如在一個橋段中,只留他一個人與鼓手應答單挑,伊卓斯穆哈瑪到高潮處已經打得震天響,麥可還能從容不迫地以明確清楚的獨奏蓋他火鍋,當我們的手都拍紅了,他又即刻像沒事發生一樣,很酷地帶著紳士般的笑容為我們介紹樂曲及樂團,並常在別的樂手獨奏時,閉眼享受並點頭讚許,非常地融入舞台。筆者最讚嘆的還有他的節奏感,薩克斯風在他手上好似打擊樂器,繁複節奏音型的組合及特殊的點音技巧,將氣氛一次又一次地推向高潮,許多令我們意外的surprise,實在讓我們完全忘了他演奏的是薩克斯風,而進而感受到「音樂」的無所不在。

音樂會於安可曲《Song for Bilbao》中邁向尾聲,此曲原由派特曼席尼所作,並與爵士鋼琴大師麥考伊泰納(McCoy Tyner)一起於麥可的前張專輯「Tales from the Hudson」中攜手錄製,其宣示性濃厚的主題聽眾們早已耳熟能詳,在此地的版本也未令大家失望,薩克斯風、電風琴、電吉他及爵士鼓的組合更增添了些許性感,最後,在麥可布雷克的領軍下,將全場聽眾的感官境界提升到最沸騰,也讓我們見識到了今年度最好最精彩的爵士音樂會之一。




【註一】許多美國一流的薩克斯風好手如鮑伯明哲(Bob Mintzer)、鮑伯柏格(Bob Berg)、鮑伯馬拉赫(Bob Malach)都曾於不同的訪談或講座中提到,當他們於許多錄音室內為別人跨刀時,製作人常會說︰「Bob , can you play something like Mike ?」

【註二】「減音階」是為Diminished Scale,以C來看,其組成音為C-Db-Eb-E-F#-G-A-Bb-C,以半音—全音的距離均分;「增音階」是為Augmented Scale,最簡單的一種為C-D#-E-G-G#-B-C,爵士音樂家用這些以數學推算之音階及其變型應用,求得許多調性外之變化延伸音,以讓音樂的色彩更多采多姿。

【註三】New Orleans Second Line節奏名稱的來由源自於美國早期紐奧良的黑人相信人的死亡是一種悲哀,但也是一種解脫,所以於葬禮之遊行隊伍中,第一列包含靈柩、親屬及樂隊,演奏沈重而哀傷的樂曲,然而到了適當的時機,樂隊會改而演奏歡樂的讚頌節奏,「第二列」的舞者及隊伍便開始跟著節奏起舞,並帶著自備的樂器熱烈參與。這種強烈跳躍及搖擺的節奏因具有歡愉的氣氛,便漸漸地獨立出來,並賦予其名,於黑人音樂間流傳發展,筆者的見解為「較小而短的swing」,如果改以電子音色,結果幾乎等於今日的Hip-Hop。

【註四】因為麥可的最新專輯仍是力邀派特麥席尼與之合作,但音樂節主辦單位於之前的宣傳廣告中,一直強調新專輯的發行與造勢,也未公佈樂團樂手名單,因此許多樂迷便以為可以目睹兩大巨星的同台較勁。





回爵士現場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