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噫古啊古…」、「古噫古啊古…」—
米夏曼賀柏格(Misha Mengelberg)三重奏布魯塞爾演出現場目擊


文/張凱雅




唔!Misha Mengelberg Trio…,這不就是那台灣爵士樂迷們極為著迷的老爵士鋼琴家嗎?老實說,我個人是一張他的專輯也沒有啊!上回與兩位比利時爵士鋼琴家做訪談時,也打聽了一下這位老將的風格,或者也問過一些這兒的爵士樂手們,奇怪啊…反而此處並不“流行”聽他的音樂呢!當然各唱片城仍然是看得到不少他的專輯,只是有些樂手覺得他的樂風似乎舊了些?好像專輯賣得不是很好啊!

我還發現一個更有趣的現象,除了這位Misha Mengelberg以外,還有好幾位稀有爵士鋼琴家的稀有專輯,是現今台灣爵士網路空間裡屬於能夠狂收集、狂討論的珍寶。可是,在比利時、法國、德國等地的Fnac、各種唱片行或各家二手店裡還是能發現許多存貨,不曉得為什麼反而歐洲地區的爵士迷與樂手們不瘋這些?也許說不定他們在狂收“東方的爵士名盤”…嗚啦啦!可能嗎?不過,能有免費的機會去看一場Misha Mengelberg的現場演出(在音樂院的大廳舉行),順便地我也可以來認識一下這位讓台灣爵士樂迷們喜愛的大師囉!

這次的另外兩位搭檔是貝斯手Greg Cohen與鼓手Joey Baron,據我所知有一大半的觀眾是為了Joey Baron而來的,因為尚未進場就坐前,大夥等待的觀眾裡就一直不停地有人講著Joey Baron有多好多棒的,爵士系的同學們也是講到Joey Baron就手足舞蹈、歡欣開懷。而貝斯手Greg Cohen和鼓手一樣,都是Misha Mengelberg常合作的老搭檔。等觀眾都就坐後,看一看…哎呀!比起上回的Mal Waldron & Guests簡直是少了一半啊!沒關係,還是靜待這場好音樂的呈現吧!

首先,個頭小小的Joey Baron與瘦瘦高高的Greg Cohen先就位,然後頂著渾圓大肚的Misha Mengelberg走了出來,隨即就三人一陣自由即興。鼓與貝斯都是小小聲地醞釀,Misha則在此時給了一堆密集又雜亂的和聲,彈得一副神經兮兮的樣子,當輪到貝斯手即興時,他起身往台下走來,一直走到我們的座位後面,本以為這也是即興的一部份…哈哈!其實他是在聽台上的聲響是否OK啦!等他往回走至台上時,還剛好貝斯手的即興告一段落,這算是默契好嗎?咦…Misha把鋼琴當作是洗衣板嗎?看他帥氣地斜刷三次琴鍵,三人一同結束了這一曲。看起來有點像一種戲劇的演出呢!好像連鼓手與貝斯手都不能預測Misha的耍寶時機,因為兩位樂手根本是邊演奏邊笑的啊!

說實話,這樣子的演出實在是得看現場才過癮,因為光聽CD是無法了解這種自由即興裡互動的樂趣的。所以像此時他站到舞台的最邊邊去,在那兒吐氣「呼‥呼呼‥呼‥」,開始學起怪獸吼叫又走來走去…這樣的畫面是沒辦法在聆聽CD時感受到的。哈哈!他居然以吐痰的聲音來作為節奏,鼓手與貝斯手已經停不了笑了。然後,Misha再以一段聲音「古噫古啊古…」為導奏不斷地反覆,帶領其他兩位一起進入一段Blues的曲式裡。從熱烈的掌聲裡,我能感受到坐在現場的觀眾們,除了難忘剛才那創意的效果以外,等聽到耍寶與樂曲連接在一起的那一時刻產生時,還是很強烈地被整個氣氛所感動的。

這時候大家所期待的Joey Baron要開始即興了,不過Misha在一旁有如古典指揮家一樣指揮著呢!Joey先以手掌來拍打小鼓,雙手的不同力道能讓他盡情地詮釋,可以聽到許多以三連音為主的變化花招,有時又有不少非洲律動的感覺混合其中,接著拿起鼓刷加料一番…光是雙手與鼓刷的演出就已經值得全場讚嘆了,實在是豐富無窮啊!緊接著再執起鼓棒彎下腰往大鼓上「快炒」,嘩!我看觀眾們簡直是興奮地坐不住囉!嘿嘿!大指揮家這時手一揮表示鼓手即興結束,Joey自己都覺得真好笑哩!然後這位大師開始即興了,幾乎是單音式的旋律、節奏,貝斯手也與鋼琴做對話式的互動,整體的音樂變得很輕很淡,聽起來很舒服喔!慢慢地樂曲越來越弱地消失,Misha則起立做了一個投降的動作,又惹得大家哈哈笑了!

接下來呢?台上的三位“公然”討論曲目許久,數分鐘後Misha對著觀眾說:「海報上說我們是Jazz Trio,好吧…演一點爵士曲目好了」是嗎?Misha正在彈莫札特…咦?現在變成蕭邦…嗯!普羅高菲夫的《三個橘子之戀》也出現了…哈哈!他開始用手做出丟一撮豆子的動作,音符就一把把地呈現,貝斯手再加上不規則的泛音…接著《Body & Soul》的旋律出現了。整場音樂會就是這樣有的笑、有的感動,Misha的技巧當然是非常地好,雖說他彈出不少的古典曲,但已經是爵士與古典和聲融合在一塊了,能夠如此地在古典與爵士之間彈進彈出的,真的是佩服之至啊!

後頭幾個段落的演出,明顯地有許多Thelonious Monk的影響,不過,若是與上次的Mal Waldron比較的話,Misha顯得豐富花俏得多了;若以技巧來說,比起另一位以在爵士與古典兩者融會貫通著名的法國鋼琴大師Martial Solal,Misha的選音與用色就簡約得多囉!而在整體音樂聲響上來說,我個人會覺得Misha的色彩比較老一些,值得我學習的部份比較傾向於他與兩位樂手之間的交流,甚至是在進行自由即興時的一種領導權的表現,或現場自由即興的結構架設。也許有許多人常認為,這些以自由即興著名的樂手在演出時都是完全自由無限度的即興,很少有人會去感受這中間其實都是有一定的框框或交替的時刻。就連今天這麼耍寶爆笑的演出,還是有強烈的主導與動機在裡頭,或許這一整晚的演出至少就使用到一百個不同的動機來變化發展,也許有這麼多Misha的專輯的各位樂迷們,何不再仔細聽幾遍?看看你(妳)是否能發現什麼端倪?

演出結束後,雖然大夥對Misha的評價不一,但我還是算蠻喜歡這音樂會的啦!想想,要不要也去買些他的專輯來聽聽呢?嗯…不過,從這場音樂會裡我學到很多如何掌握與釋放點子的感覺。今年我所參加的自由即興課程將有一個期末考試,也許Misha的音樂會是我的動力之一喔!當然,他其他的演奏形態也是很好的,不然,怎麼會讓各位如此地支持及收藏呢!更不能否認的,Misha Mengelberg是有他的一家之言的,不是嗎?

而鼓手Joey Baron的精湛演出即將在三月底又有一次,這又是一場難人可貴的組合啊!他將與薩克斯風大師Lee Konitz與Ted Brown、貝斯手Marc Johnson將於同一地點演出喔!

(2001年三月)





回爵士現場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