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譜解析大法—透視Keith Jarrett的即興魔術!


(誠品音樂台大店2001年爵士樂聯談講座)


時間:2001年八月25日星期六下午3:00~5:00
地點:誠品音樂台大店(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333巷5號2F)
主辦:誠品音樂
主講∕示範演出:張凱雅.謝啟彬
記錄整理:張凱雅.謝啟彬
Share/Bookmark



慘痛前言︰以下講座內容整理因慘遭誠品店員手腳過快拔線,所有MD錄音資料都變成一片空白,因此只能憑兩人記憶拼拼湊湊,大致把大意歸納一下。



【首先兩人先合奏一首Keith Jarrett「My Song」專輯中之開頭曲《Questar》,把氣氛帶出來】

凱雅:先來談談「Koln Concert」對古典音樂學生及爵士音樂學生所造成不同之影響,古典音樂的鋼琴學生覺得實在太好聽了!「原來這就是爵士!」,所以大家紛紛前仆後繼地去買譜或採譜來練,把他的完全即興貢成技巧寶典,一方面炫耀一下證明自己也會彈爵士,二方面拿這去考技巧考試,可是很顯然地,教授並不欣賞這種舉動,認為是離經叛道。

而爵士鋼琴學生呢,剛開始分成兩種看法:一種是像古典學生一樣,一聽就被電到,進而為此瘋狂;另一種是從爵士的Blues、Swing、Groove那邊聽來的,一開始完全無法適應「這也是爵士?」,但漸漸地他們就體會到,一個優秀的即興者,是不會強迫自己只使用某些素材的,而不論如何,「Koln Concert」就是好聽!

但Keith Jarrett不是只能彈這樣而已喔!他也是一個實實在在的爵士鋼琴手,不但彈過最Hard Bop的Art Blakey & Jazz Messengers,甚至在與Miles Davis的合作中,他也把Fender Rhodes加上Distortion,彈得非常地猛,跟你們習慣的輕輕柔柔差很多。所以說,像這樣的多面向音樂家,在各方面的成就,都足以勝過許多人,光這點就蠻了不起的了!而他所帶領出來的爵士鋼琴三重奏,雖不能稱得上是創始,但也是數一數二地有名了!聽聽看,每個鋼琴三重奏因樂手的個性而產生不同的感覺—Bill Evans的三重奏真是經典,他們所開創的對話式演奏法,已經成為一種標準的模式;而Bill Evans的作曲、Scot LaFaro的旋律線,以及Paul Motian的互動,都已影響深遠,深入許多當代樂手的心中了。而跟著John Coltrane的McCoy Tyner、Elvin Jones、Jimmy Garrison,則是屬於強力型的組合,一方面是因為在Coltrane四重奏中所鍛鍊出來的氣勢,二方面則是當時的氣氛環境使然,他們的聲音多少都有一種「突破」的感覺,不是只有乖乖地在旁邊伴奏而已。而像Herbie Hancock與Ron Carter、Tony Williams幫Miles伴奏的這組,以及Chick Corea與Miroslav Vitous、Roy Haynes的「Now He Sings , Now He Sobs」這組,甚至像Thelonious Monk與Larry Gales、Ben Riley的長年合作,都是典範中的典範,值得反覆聆聽,比較學習。



那Keith Jarrett的三重奏呢?我個人覺得就像是一位頑童,加上兩位好好先生的組合,Gary Peacock是一個白髮蒼蒼的歐吉桑,他的貝斯聲音不是那種侵略性的,但有很多作曲的概念藏在裡頭;而Jack DeJohnette呢,本身就是一位優秀的爵士鋼琴家,所以他在打鼓時很細膩,不但像在彈鋼琴一樣,也會更快去捕捉到鋼琴的樂思。他們兩個為Keith Jarrett提供溫暖而厚實的支撐,讓他在其上翻滾跑跳,甚至扭臀怪叫!而你也會發現,以旋律性的風格來開展的這個三重奏,是不是比較流暢,比傳統的三重奏多了一番行雲流水呢?也有人說:這黑人味少了些,嗯,或許也可這樣說,同樣的Jazz Standards,他們以比較說故事的方法來詮釋,而不是僅僅是大家輪流排隊即興的感覺了!

那麼在作曲方面呢?他的曲子是不是也會帶著這種感覺呢?事實是,不但有,而且更多,以下就是他最有名的曲子之一:

【放Keith Jarrett之《My Song》】(「My Song」ECM 821 406-2)

啟彬:好不好聽?可是一定也有人會說:「Kenny G也很像啊?」可是你要看Keith Jarrett是在什麼年代推出的?七○年代的爵士樂好像有點走入死胡同的感覺,好像什麼該做的都做了,該發展的都發展了!大家也都說自己是對的;有的人覺得要遵循傳統,有的人就在思考如何放入新想法…反正重點是:那時已沒人喜歡聽爵士樂了!爵士樂手好像是孤兒一樣,所以,該如何誠實地說出自己的故事呢?有時候在聽音樂時,了解一下時空背景是會有幫助的。而像Kenny G就不用說了,他出的專輯就是表明有商業目的,誠意就不足了!OK,回到《My Song》,跟前面的曲子《Questar》一樣,是否給你一種較為田野而溫馨的畫面?簡單地來說,這些都是樂手再次回頭去省思自己背景的作品,他們可能都是在那樣的環境中長大的,或者說,他們嚮往這樣的環境。而Keith Jarrett也在這張專輯中與幾位歐洲的爵士樂手合作,雙方一拍即合,算是遇到知音人了!也許像這種田野風,就觸動了很多人的心弦,也甚至有人會把它稱為「歐洲風」了吧!不過這大概只是要跟美國的傳統爵士(Blues、Swing…)刻意反差而已,倒不是說歐洲人就都這樣想,而美國人都不這樣想,凡事不能粗淺地二分,這是很要緊的事。

其實如果你仔細地觀察:Keith Jarrett自己的創作曲,倒是沒有成為什麼爵士樂圈中的Standard的—如果與Herbie Hancock、Chick Corea等人比較的話;反倒是他的演奏風格與概念,影響了許多人的作曲理念,這是我自己覺得截至目前比較可以接受的說法。



凱雅:那所謂的歐陸風其實是怎麼回事?它的祕訣其實在於「Slash Chord」,就是上面一個和絃、下面另一個和絃,或是下面是和絃外音等等,這些和絃的色彩會帶給你一種朦朧與漂浮的色彩,而且聽起來,也會跟歐洲的古典音樂有相近的地方,不是那麼地藍調。在傳統爵士樂中比較少有這樣的和絃,不過像Bill Evans就是這方面的濫觴之一,他也有很多德布西、拉威爾的和絃色彩影子。「Slash Chord」會造就出不同的色彩,運用此原則你就可以寫出好多首歌,甚至把它放回標準的爵士樂組合中演奏,這麼地交互融合,就激發出更多更現代的作品了!

【凱雅示範C/Bb、F/Bb、Eb/Bb、Dm/Bb等幾個和絃,並於其上即興演奏】

啟彬:就像即溶沖泡三分鐘即可食用一樣,回去試試看,看你(妳)也能不能跟Keith Jarrett一樣,變成音樂大師?呵呵…

凱雅:接下來我們放幾位鋼琴家的作品,有美國的、也有歐洲的,讓大家聽聽Keith Jarrett的風格影響,證明我們所言不虛。相信有的人應該曉得:當Brad Mehldau這幾年竄紅時,Keith Jarrett也跳出來罵,認為Brad Mehldau的鋼琴三重奏概念是剽竊了他的概念云云,如果是這樣,那麼比Keith Jarrett更早出道的Paul Bley,是不是也該出來罵罵Keith Jarrett呢?甚至已經作古的Bill Evans,該不該在晚上托夢指責他呢?其實這些都不是很重要的,重要的是我們從這些一家之言中學得些什麼,並且接收到音樂家表達其理念的訊息,要不然像這種「吃果子拜樹頭」的紛爭戲碼哪吵得完啊?

【放Brad Mehldau之《Madrid》】(「Places」Warner Bros. 9362-47693-2)

【放Enrico Pieranunzi之《Land Breeze》】(「No Man's Land」Soul Note 121221-2)


啟彬:聽到這裡應都蠻像的吧?正如凱雅所說,我們只是拿出來驗證比較一番,讓大家看看這樣的聲音是如何深入人心,倒不是要比高低,或是認祖歸宗什麼的。Enrico是義大利很有名的鋼琴家,而在這張專輯中與他合作的Marc Johnson是Bill Evans死前最後一位貝斯手,他的貝斯都是線條式的互動,應該很明顯可以聽得出來;而常與他合作的鼓手Paul Motian也曾跟Bill Evans及Keith Jarrett都合作過啊!所以說,要創造出那樣的聲響,就需要有能配合的樂手才行,這也提供給各位當作一個線索來參考。

凱雅:不要以為Enrico Pieranunzi的風格都是一樣軟軟的哦!我們再放一首聽聽,就蠻兇的,也是一首融合森巴與搖擺的曲子。對了,聽音樂時別聽一點點前奏就跳下一首了,聽爵士樂跟聽流行樂、搖滾樂不一樣,很多時候Trio的前面都有許多鋪陳,而且很多時候後面突然來個大轉變,證明爵士樂的演奏是非常活的!

【放Enrico Pieranunzi之《Chimere》】(「No Man's Land」Soul Note 121221-2)

凱雅:在歐洲其實還有更多鋼琴家,也都受此風格影響,別的不提,就提我在布魯塞爾皇家音樂院的主修老師Diederik Wissels好了,他也受Keith Jarrett跟所謂的ECM流派影響蠻大的,而這裡與他合作的薩克斯風手Bart Defoort,聲音是不是也有那Coltrane-Garbarek-Brecker的味道呢?順帶一提:像這樣的曲子就不能夠再數二四拍,而是另一種感覺了!

【放Diederik Wissels之《Goodmorning Midnight》】(「Streams」Igloo IGL157)

凱雅:有人喜歡Keith Jarrett演奏時在叫的舉手?那至少你們都會聽到吧?其實他是邊彈邊唱,頭腦跟手一起動,爵士音樂家—尤其是鋼琴家大多會這樣做,讓樂思真正貫穿全身,這樣就不會只是動動手指,彈彈一些Patterns或Licks而已。只是因Keith Jarrett是男聲,很多時候唱不上去,才會有那種像烏鴉叫的怪聲;加上他的投入,很多時候唱的是幽靈音(Ghost Notes),常常在採譜時,他明明有個音唱了,手卻沒彈,我們都不知要不要寫上去呢?當然,最大的原因是因為他彈得很過癮,就會自然地發出聲響,甚至屁股會起來搖擺喔!OK,我們現在說到做到:

【凱雅精彩地示範了如何隨機先唱,然後再馬上同步以手指跟上彈奏,而且持續變換,心到手到口也到】



啟彬:大家的掌聲還真是熱烈啊!那接下來我們就來“解剖”Keith Jarrett……的演奏風格吧!先說明一下:如果你自創遊戲規則,那再怎樣你都可以掰出一番理由來證明自己是對的,所以我們就找了一首爵士樂中最常被演奏的F Blues,也就是Thelonious Monk的《Straight No Chaser》,諸如這種最簡單基本的曲式,是每位爵士樂手像寫自己名字一樣,都是熟得不能再熟的了!且讓我們看Keith Jarrett是如何詮釋的,如何發展他的動機的,仍然能夠把他的特色都展露出來,而且聽眾也聽得很過癮呢?:

【放Keith Jarrett Trio彈《Straight No Chaser》】(「Bye Bye Blackbird」ECM 1467 513 074-2)

由張凱雅整理之珍貴及完整的本曲雙手採譜分析,請移駕【採譜分析】欄對照研究

【再放一次,分段講解】

【兩人分別示範Ghost Note、Swing Feel…等爵士樂基本元素】

凱雅:仔細算鼓的即興,也都是12小節,不是亂打的啦!(在DeJohnette即興時算拍子給大家看)所以音樂家是很投入的,如果你跟著聽大概也會一樣累,你要花掉的體力與心神,不會輸給在台上或在唱片中的音樂家的。我希望藉由這樣的完整採譜,讓大家可以很清楚地看出:一個好的音樂家在即興時,其實是有邏輯的,他也在同步思考的,這樣的精彩演奏,不會是憑空想像的。另外,黎時潮先生不是說過︰「爵士樂是溝通的音樂」嗎?現在你們相信了吧?連這麼簡單的基本曲式,三個一流樂手照樣把它玩得很精彩,所以別再說什麼什麼太簡單、什麼什麼太初學了等等的歪理啦!



問題:可否聊聊Sun Bear這套專輯呢?

啟彬:Keith Jarrett真的在台灣很紅哦!在聽古典的、聽另類的、聽前衛的、聽文藝的族群中,都能找到熱情的支持者,有時候反而大家會忘記他的爵士根源。像太陽熊這種系列,就是再次證明了他是一位優秀的爵士演奏者、科班訓練的古典演奏者,以及不按牌理出牌的音樂創作者,他什麼都玩過了,然後在台上完全想到什麼就彈什麼,就因大多數時候都很好聽,所以聽眾也會買他的帳。其實,我們也可反過來問:Keith Jarrett是不是真的“都”那麼好?真的每張專輯都可收藏?那實在很多耶!有時候音樂家的創作靈感不是那麼源源不絕的,人都有極限與高低潮(High & low Points),其實有很多時候音樂家只是在反覆而已,但聽眾不是每天聽到看到,所以不會感受得出來,說得好聽一些,就是這種反覆的時期,是一種「蟄伏」吧?不管怎麼說,聽音樂,重要的是你自己的感受,如果覺得對了就一路聽下去就行了,這不是一劍定江山的事情。

凱雅:如同近年有人說他江郎才盡開始騙錢,出了什麼《夜未央》、已經不行走下坡、生病準備養老…等等,可是我們在意的都不是這些,我們在意的是他曾經帶給人類的貢獻、曾經帶給音樂的貢獻、曾經帶給爵士樂的貢獻,當然,曾經帶給我們的種種,這就夠了!而且已經很夠了!聽音樂不是聽名氣的,也沒有必要張張備齊,也許終究你會覺得,那只是買來心安的而已!這讓我想到在歐洲時去聽北海爵士音樂節,有三位超級大師陸續帶給了我小小的失望,你們相信嗎?他們是Pat Metheny、Chick Corea、Herbie Hancock,他們各自的演出其實都有不少瑕疵,尤其當你是一個樂手,抱著崇拜甚至是分析的角度去聽的時候,落差就會更大。可是在場的聽眾仍然是掌聲雷動啊!票價很貴照樣是賣光啊!連Pat Metheny在台上摸摸鼻子,都有人興奮地尖叫啊!這就是今天的市場機制吧?不要說他們騙錢,可是他們也得賺錢吧?

啟彬:我來調和一下,要不大家以後都不買CD了,哈哈!其實我想切入角度上最大的不同有兩個:第一,在國外有看不完的音樂會、聽不完的現場,所以熱賣新專輯、新唱片,或是像國內不少人會去瘋狂追逐或收藏的現象,雖不敢說比較少,但至少比爵士樂環境還很貧瘠的台灣要正常得多;請記得,沒有很多好的音樂會,就沒有辦法培養出好的聽眾,大家的水準也就不能提升,這是相輔相成的;而在台灣,很多事都在起步,因為聽爵士樂的人少,所以大概什麼會流行大概也是一窩蜂的,造成「別人的意見很重要」、「某某某說這張必備、夢幻」、「書上說這張有星星有花有獅子老虎長鼻象…」等等,要到讓聽爵士樂的人跟玩爵士樂的人都多元發展,還得努力很久的時間。

第二個原因,我們是音樂家,我們有自己的喜好,但我們必須花很多時間及精力,去學習或整理「自己」的東西,而不是某種追逐式的聆聽,所以也許有人告訴我們,也許我們自己認為,每種音樂都有它美的地方,每個音樂家有最美的時刻,我們只記得要從那裡學習,這就夠了!因為我們終究必須要找出自己呈現音樂的方法,這些都是過程的一部份。而且我常說︰音樂要禁得起理性與感性的考驗,才算好音樂,也許你可以試試看:當你三十歲時,把【Koln Concert】拿出來聽聽看,然後四十歲再聽,五十歲、六十歲……如果你仍然是很喜歡,那它就是你的「不朽」了!自己去體驗吧!



如果大家已經沒有問題了,我們就用「Bye Bye Blackbird」專輯中,Oliver Nelson所寫的《Butch & Butch》來當作今天講座的結束,這也是一首F Blues喔!希望今天的講座,能讓各位了解到不是Keith Jarrett,甚至是更多爵士音樂家的內心世界,也提供給各位,另一種聽音樂的方法。謝謝大家!

【合奏《Butch & Butch》】





回爵士鋼琴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