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透音樂的鋼琴家—保羅布雷(Paul Bley)


文/張凱雅


誰是凱斯傑瑞(Keith Jarrett)?「科隆音樂會」是什麼?爵士樂迷、樂手都曉得。但誰是保羅布雷(Paul Bley)?似乎就有那麼一點模糊啦!他可是影響凱斯傑瑞的重要鋼琴家之一。筆者的爵士音樂史教授每年總是不忘拿起教本咬牙切齒的數落一番「為什麼沒有半個字是有關保羅布雷的?」,並笑談保羅布雷、卡拉布雷(Carla Bley)與史帝夫史瓦洛(Steve Swallow)三人之間的錯綜複雜!



今年三月份,筆者前往安特衛普目睹一場傳奇性的音樂會—保羅布雷、蓋瑞皮考克(Gary Peacock)及保羅摩遜(Paul Motian)的三重奏。現場觀眾爆滿,在燈光漸弱後,三位白髮蒼蒼的「歐吉桑」邊散步邊聊天地走出來,微微笑互看幾眼即開始自由即興,布雷還因椅子不夠高而墊了兩本電話簿。音樂會時間很短,只有一小時就結束了,大家的表情是意猶未盡的。散場時往外面的酒吧一看,布雷已經在那兒喝酒閒聊啦!

五○年代爵士樂處於一種期待創新的時期,就如同四○年代的大變革一樣,而布雷就是熱衷新改革的狂熱者。他曾於1955年的一段訪談中敘述了他的理念:「我想,這是一個自然的循環,而這樣的循環明顯地像是過去五百年的古典樂發展,根基的改變是首要的特徵,所有的領導者及愛好者先拒絕了他們身邊曾經發生過的音樂或事物,繼之而來的,便是潛伏著吸收及蘊釀,使得有新的聲音再度出現。」1995年四月號的Down Beat雜誌對當時的發展亦有「五○年代的保羅布雷與查爾斯明格斯(Charles Mingus )、亞特布雷奇(Art Blaky)的初次演出,即獲得了廣泛的迴響,他亦是除了邁爾斯戴維斯(Miles Davis)以外,最發自內心且極具有原創性的爵士音樂家」的評論。

1932年生於加拿大Montreal的布雷,十三歲開始參加樂團的表演,四年後他取代了奧斯卡彼得森(Oscar Peterson)在Alberta Lunge的演出,更重要的是,他引領查理帕克(Charlie Parker)、桑尼羅林斯(Sonny Rollins)、布魯摩爾(Brew Moore)等人創辦Montreal Jazz Workshop。1954年布雷與萊斯特楊(Lester Young)、班韋伯斯特(Ben Webster)、羅伊艾卓理吉(Roy Eldridge)巡迴表演,也經常受雷尼崔斯坦諾(Lenny Tristano)的邀請作頻繁的演出。

他與歐涅寇曼(Ornette Coleman)、唐卻瑞(Don Cherry)、查理海登(Charlie Haden)、比利希金斯(Billy Higgens)、史考特拉法羅(Scotty LaFaro)等人於1957年組織樂團,1961年則帶領吉米基爾佛利(Jimmy Giuffre)、史帝夫史瓦洛在歐洲演出,並由Verve及CBS發行專輯。1968年布雷專心於「聲音合成」的研究,並在紐約舉辦電子合成樂的音樂會及專輯的發行,74年與傳奇貝斯手賈寇帕斯托里爾斯(Jaco Pastorious)及派特曼席尼(Pat Metheny)的組合錄製了一張不可思議的作品「Jaco」。而由ECM所發行的96年保羅布雷、巴瑞菲力普斯(Barre Phillips)與艾文帕克(Evan parker)的歐洲巡迴錄音,已被公認為具有極高評價的專輯。布雷曾錄過百張以上的專輯,所合作過的樂手不計其數,然而在其中有幾張重要並極富意義的錄音,就能感受到他那由咆勃到自由爵士,甚至無法歸類的BEYOND之間穿梭不盡的狂熱泉源!



早期的「Intorducing Paul Bley」(1953)是當時布雷得到查爾斯明格斯的信賴,並將他介紹給亞特布雷奇三人一同合作的錄音。自由爵士時期最重要的組合歐涅寇曼、唐卻瑞、查理海登及比利希金斯,於1958年與布雷合作的「Live At The Hillcrest Club」,對他帶來相當深刻的衝擊。1960年他再度與查爾斯明格斯錄製了四張專輯,接著「1961」(ECM)這張專輯的推出正值前衛音樂(Avant-Garde)風高漲之時,布雷、吉米基爾佛利(薩克斯風)與史帝夫史瓦洛(貝斯)運用具有空間感、沈靜而緊密的和聲式即興來演奏,相對於自由即興多數採取多線條式的方式,這樣的表現風格也為當時帶來一股新風潮。

在兩位薩克斯風巨匠桑尼羅林斯及寇曼哈金斯合作的「All The Things You Are」(1963)專輯中,兩位大師的句子是你來我往又相互競爭,實在令人讚嘆!布雷同樣有精彩的表現,賀比漢考克(Herbie Hancock)、朗卡特(Ron Carter)與吉姆霍爾(Jim Hall)亦參與其中。1964年有兩張重要的錄音,其一是「Barrage」,所有的曲目由卡拉布雷所作。在非常不和諧的和聲配置(Voicing)中,硬是存在著強烈的主要旋律,中音薩克斯風和小號又再蘊育另一層次的色彩,而鋼琴則於其中以時而急促神經質的、時而如間斷的雨點般方式即興。其二為「Turning Point」,此張專輯中布雷用了各種「新聲響」來表達,例如《Turning》這首三拍的華爾滋,於中間段落鋼琴像是消失了一樣,聽者才正由驚訝中產生一種「聲音」的時候,慢慢的,鼓手悄悄地以極小又細碎的聲音另作發展。《King Korn》的主旋律是以大跳的音程為主,即興時將SWING與不規則的節奏交替重疊(如果薩克斯風和鋼琴是自由拍時,鼓與貝斯則出現正規的節拍)。

1977年布雷與薩克斯風手李康尼茲(Lee Konitz)、吉他手比爾康若斯(Bill Connors)一起錄製的「Pyramid」專輯,曲風優雅唯美,像電影音樂一樣,在《Play Blue》中,吉他在鋼琴即興時也同時即興,突顯了一種特殊的和聲衝撞效果。「Tango Palace」(1983)為筆者強烈推薦之鋼琴獨奏專輯,整張的音樂風格難以界定,有時無法推斷曲子的開始與結尾,有時在很長一段沈靜的樂段之後,他創造的每個音或和絃即逐漸浮現出來,接著當似乎已能抓出他的慣用句的同時,旋即轉入抽象的語法又令人捉摸不定。

旋律線十足且耐人尋味的COOL小號手卻貝克(Chet Baker),加上偏好自由即興的布雷,這張「Diane」(1985)的組合著實令人好奇,卻貝克不例外地展現了他那慵懶的歌聲,而兩人的合作之間,鋼琴是處於一種穩固根基的地位來烘托小號的演奏,是一張聽起來感覺舒服的專輯。同年的「The Paul Bley Group—Hot」是一極受好評的錄音,吉他手約翰史考菲爾(John Scofield)參與其中,並以戲劇性的風格及個人的爆發力,強烈地激盪了布雷的演奏。



「My Standard」(1985)、「The Nearness Of You」(1988)及「BeBopBeBopBeBopBeBop」(1989)這三張由Steeplechase公司所發行的專輯,曲目皆為爵士經典曲(Jazz Standards),這樣的樂曲已被多少知名的樂手演奏過無數次,而布雷仍然將它們詮釋得有趣且不枯燥。比爾艾文斯(Bill Evans)曾將鋼琴三重奏發揮至一個高度的境界,1990年布雷、查理海登和保羅摩遜三人的「Memoirs」又再次將這樣奧妙的藝術提升到另一個高點。

布雷總是與能夠引發他挑戰興趣的貝斯手合作,如1953年的查爾斯明格斯,其次是艾迪高梅茲(Eddie Gomez)、戴夫荷蘭(Dave Holland)、史帝夫史瓦洛及蓋瑞皮考克。1997年的「Mindset」(Soul Note)這張專輯,即為布雷與蓋瑞皮考克的會戰,他們兩人皆於每個音當中呈現了極度的美感及實在的音質,《E.D.T》和《Juniper》兩首樂曲中,皮考克的威力展露無遺。另一首《Back Lash》,布雷可於同一時間讓左右手進行不同的即興線條,手與腦之間的獨立性實在令人難以置信,其它的樂曲更融合了許多民族色彩,聽完這張專輯,除了感動就是驚呼〝真棒〞!



在台灣,各位樂迷較容易找到的保羅布雷之專輯,幾乎為ECM所發行,例如「Paul Bley With Gary Peacock」、「Paul Bley Quartet」、「Ballads」、「Open To Love」與「Fragments」等,或少數幾張與其他樂手合作之錄音。當談到他以種種巧妙的技法來變幻手中的音符,這麼多的動機和靈感是從何而來?布雷說:「除了作曲,就是不斷地即興演奏,有時把巴哈的樂曲拿來〝玩〞,玩盡各式各樣、各門各派的作品,盡其所能讓自己的即興無限地有趣。」那麼,到底誰是影響布雷最深的音樂家呢?答案是「路易斯阿姆斯壯」。

(本文原載於【音樂年代】1999年10月號)



回爵士鋼琴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