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布魯塞爾爵士五重奏 - 巡迴後記:來自布魯塞爾的問候


(早在1999年,我們就已經帶著幾位優秀的同學回來台灣巡演過囉!^^)



各位在台灣的老朋友、新朋友們:
大家好!我們已順利回到布魯塞爾,經過了幾天的充分休息,馬上又要歸回到正常的軌道上,過著規律且繁重的學習生活。感謝你(妳)們於我們停留台灣的前中後所給予的協助與熱情,我們謹代表另三位比利時團員向各位致謝!

這是一次非常難得的機會,縱然在行政上及軟硬體配合上仍有美中不足之處,但主辦單位已經極其盡力,尤其對一個缺乏音樂經紀經驗的機構來說,其背後付出的金錢與精力絕對是超乎各位所想像的。所有的人也都從中學習了許多,譬如舞台音樂的表現、幕後的組織與協調、國際間旅行演奏的狀況、歐洲團員的相處與環境風俗等適應,還有東西方對於專業化要求的異同等,很多狀況是我們始料未及的,而大家也都試著讓情況達到更好。

雖然因為場地與宣傳之故,我們在北部地區並未造成太大的迴響,但於輔大的現場爵士講座,效果也蠻新鮮,這是我們一直希望做到的,以實際之音樂家現場示範及編排,幫助有興趣的聽眾更深入了解,有機會的話我們願意再繼續舉行。新竹中華大學及台中朝陽科技大學聽眾的反應,則讓我們十分驚喜,在將近四分之三的曲目沒聽過的狀況下,全場觀眾仍以迎接偶像歌手的瘋狂反應熱情呈現,也讓我們更high,更盡興演出,你(妳)們將可以在即將收到的六張實況錄音中聽到。這就是我們所說的touch,不要先設定意識形態,立定風格或標榜主義,直接將整個團的聲響及互動送至觀眾眼前,讓觀眾來決定及回應。名稱及風格僅是為了推銷方便而已,我們也從未標榜我們是jazz-rock團(fusion?jazz-fusion?funk-jazz?jazz-funk?ethnic-jazz?world-jazz?acid-jazz?...You name it !),只是面對校園的年輕群眾,同樣年輕的我們更飆更炫罷了。

當然,下次如有機會,我們會再更「爵士」一些,更多原創性的作曲及編曲、更多的挑戰與互動,希望你(們)還會喜歡,並以同樣的熱情迎接我們。三次的jam sessions(包括我們拼命「敲」「踢」amps的那次),也讓我們認識了更多的愛好者與朋友,更體會到了許多年輕players的潛力與跟我們之前一樣的獨自摸索,希望你(妳)們都能更注意你(妳)們的rhythm與timing,因為這正是在台灣最難學到的!其他的部份各位可以於書本中或網路上取得,只要下工夫即可。此外更要打開你(妳)們的耳朵,仔細聆聽其他樂手並嘗試互動,get into the Groove ! 我們也都還在學習,都需要長時間的沈浸,希望下次與大家見面時,我們都能有所成長!

三位比利時團員於在台期間也都有不少八卦,義大利裔的吉他手容米修是最如魚得水、也最能入境隨俗的一位,除了跟各地的漂亮美眉搭訕,並與檳榔西施合照之外,他更愛上了台灣的天氣與食物,尤其是各位朋友的熱情令他直呼感動,當然舞台的表現也就更「搶」囉!最年輕的鼓手阿諾(也就是「大雄」)則是被朝陽科大同學的熱情弄得興奮過頭,加上連日來的腸胃不適,終於在20日當日晚上,於台中省立醫院急診室吊了一夜的點滴,也在台灣渡過了永生難忘的耶誕前夕生病經驗。貝斯手沃特除了買到心目中的六絃貝斯吉他及士林夜市的便宜衣服之外,收集台灣各地的砂土也成了特殊的紀念品。對我們來說,認識了許多新朋友,也重敘了許多老朋友,更重要的是回到了家,家人與親友所帶給我們的溫暖,是異鄉學子最渴望的慰藉。還有彼時中部地區的寒流及陣雨,真讓大家吃不消,這也是19日台中龍井藝術街坊的戶外場次不得不取消的原因,在此謹向向隅的朋友致上歉意!

信末,希望我們能夠很快地以更好的音樂品質、更多的場次、更棒的舞台音響跟大家再聚首台灣,也希望能有更多的朋友喜歡我們的音樂!祝大家

二十一世紀快樂!謝謝!Thank you ! Merci ! Dank U !


布魯塞爾爵士五重奏

小提琴手—謝啟彬

鋼琴手—張凱雅

敬上

8 Jan 2000 Brussels










回自己說說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