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十多年前的來信


文/謝啟彬
Share/Bookmark




請先閱讀:給想出國學爵士樂、投身專業領域的年輕樂手​們~


多年前,當我們還是留學生時,在國外常常會收到這樣性質的來信 (這篇文章大概寫於2000年吧?)

多年後,我們畢業回國了,也變成了老師,老實說,花在學生的心理​輔導與人生諮商上的心力,應該是比真的深入教爵士樂還多

學生們來來去去,也算教過很多了,網路上遇到的,更是多,大部份​就是有夢想,或說是有個憧憬!

不過,或許這篇舊文還是可以讓大家稍微冷靜一下比較好,尤其是每​年在
TISJA之後所出現的"想要出國深造潮"

更多人想參與,是好事,想追夢,也很好,我們最不應該做的,就是​剝奪大家探索的權利。如果有機會上到你們的課,我們仍舊會讓你們​變強,拉近那段距離

然而這趟旅程,是不可能全程順風的,不管你們想去哪裡—歐洲美國​日本,都好,我們都沒有偏見,唯一在意的是那個“銜接”—考上哪​裡、申請到哪裡,其實,都不難,但是怎麼走下去?可能比較關鍵

留學歸國或曾經出國學習過的人,回來後是否能夠講真話,真正傳遞​吃過的苦與遭遇的經驗?我認為是很重要的,但是因為每個人其實都是獨立的個體,都有自己的隱私權,​遇到的狀況也不盡相同,我們也會希望在這些前提之下,由​真正想要分享的人自己來分享。

我們沒有掌控些什麼,我們,只是就自己也是東方人的經驗​與過程,對於到西方世界去取爵士經這檔事,可以多少預料​到什麼而已,這點,請不需要擔心 ^^

我們願意跟大家分享我們的挫折與失敗,因為沒有這兩者,​我們今天不會是這樣的決心~


們認識的啟彬老師,曾經被外國老師批評:你確定你真的​要拿小提琴來當爵士樂手?

你們認識的凱雅老師,更曾經被某教授說:妳再這樣的話,​下週準備去買機票回國了吧!



但是講出這些,需要勇氣,比腦袋裡想著要出國深造,還需​要勇氣,然而如果你們選擇相信我們,那我們就不想撒謊,​不想應付,更不想去規避,所以你們會看到我們多年來用寫​的用講的,講了好多可能當下聽了不太順耳的話

甘苦談,就是不能只報喜不報憂。但是再次強調:動機是可​以被鼓勵的,但是很多事情可能不能只憑熱血或是旁人的吆​喝就能成事。我們最不願意做的,就是剝奪年輕人的權利,​然而我們更願意做的,是看到各位真正的圓夢~


延伸閱讀(「爵士DNA」一書也有收錄):我的比利時爵士樂求學生涯經驗談







回自己說說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