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見與危機


文/謝啟彬
Share/Bookmark




j


每逢台灣有啥國際重大賽事或是似乎跟“民族尊嚴”有關的大事發生,網路上自然會出現一些調侃也好、激動也罷、甚至是一面倒的“新聞”或“圖文創作”,而我也照例重貼我自己的經驗談,因為那個觀念是一樣的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就是「人」與「人」之間的相處 - 我的民族與文化差異經驗談


我也曾遇過美國爵士樂手,對於日本爵士樂的認知,一直留在“不過就是Copycat“的層次

今年我規劃的國際爵士節請了南韓團,當天觀眾較少,就有志工說是不是台灣對韓國敏感?

幾乎聽了十幾年有關嘲笑德國人不會Swing的笑話,但Joachim Schoenecker老師是德國吉他手,德國的爵士大樂團還是公務員上班制的(跟我們的國家交響樂團一樣)

我台灣土生土長的,也沒有只是關起門來自high,每年都到國外各地去交流、巡演,即便有的人很愛講台灣先天就是不如人,但不如人就至少長進一點呀!

當然你無法一一去反駁或導正許多人的偏見(或甚至有點自卑而導致偏激),但是換從另外一個角度出發來看,或許也不是壞事呢! ^^

以前美國黑人長年遭受不平等待遇,現在除了立法規範,許多社會上的“尊重”也已經成形;以前看美國脫口秀或電影都很愛調侃猶太人或猶太裔,但現在媒體都會自我約束了,因為很多笑話也都不合時宜...

我沒有要長篇大論講啥冠冕堂皇的論調或是事涉敏感或輿論什麼之類的,只是希望大家從小處出發,然後能花時間探索認清一下許多人事物的本質囉!


pasted-graphic


此外,其實我一直在思索著所謂的“鑽石級待遇”這件事...

待遇超好、讓選手無後顧之憂、踢出好成績後退休就有安定一輩子的出路...這類的“條件說”常常讓我很疑惑,這種好像在台灣做什麼都要先看到“好處”或是“安全”,大家才要去努力的價值觀,又是如何形成的?

就跟我們在推廣提升爵士樂與當代音樂一樣,感覺都要一直講出足以利誘的條件或是有什麼可以交換的籌碼,大家才會努力似的,不管在鼓勵學習者、增加愛好者與尋覓支持者方面...但是,就拿這幾年的爵士原力國際交流來說,很多橋樑與計畫,都是我們花比別人多很多的時間與精力,用實力、真心與努力去換來的呀!

當然我不是運動專業人士,所以自然我也沒有資格去亂說選手認不認真練習或拼勁夠不夠,網友輿論也常犯一些“路人型”的推論或相互指責。而在我的專業或行業中,也是有很多光只會圍觀出聲貌似專業卻少實際作為之鄉民,我想說的是:這就跟你先天體質不良或久病纏身請遍名醫求診,但自己的求生(求勝)意志還是非常重要的,因為意志會促使你去“真正認真”看待或執行很多事。

也別忘了,比賽就是戰爭,“志在參加不在得獎”是一種自我安慰的講法,Kuso調侃相互消遣攻訐也只能在網路或媒體上鬧個幾天就沒了。比賽就是有贏也有輸,誰都想贏,但是想贏就是意志的誕生,意志之後就要有作為,而我們可以去檢討作為對不對或好不好(找出戰略與戰術),這樣才叫有組織有計畫的「備戰」,玩電腦RPG遊戲都要學會備戰了,不同的只是真實世界上是很難開機重來的而已。

「養兵千日 用在一時」的意思不是把兵養飽,而是有方法的培養。我相信各行各業的道理都一樣,而這也是我的態度與觀念。

至於那種啥看不看轉播就會不會贏或是指點諷刺人家長相或講啥教練男友雙修或是誰帶賽有魔咒之類的,這通通都跟怪力亂神一樣等級,根本不值得認真,一直跟著起鬨只是證明了台灣的淺盤化,把搞笑當正經,久了之後就再也正經不起來了!~一點我見


我覺得現在台灣各階層的教育,好像快要被那種“快樂學XX”、“無壓力學習”、“體驗為推廣”給害死了,大家都以為自己在做什麼,結果其實都在辦家家酒或是小孩玩大車,然後一對到真正專業的,就完全跟不上程度與水準,積極者突然發現領悟過去浪費太多時間,消極者就繼續搞笑鴕鳥自我安慰

專業可以很通俗,但是媚俗的一定不專業


最後,轉貼一篇作家小野的文章,讓大家參考:
生命中不能承受的看輕


s延伸閱讀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就是「人」與「人」之間的相處 - 我的民族與文化差異經驗談

音樂水準與你是什麼種族膚色、住在哪裡無關,與有沒有找到正確方向去發展有關

心虛往往來自不尊重專業,自己也不夠專業

日本高中生的激動眼淚

講同樣的語言,就是爵士人

今晚,我的夢似乎實現了—延伸你的視野 與世界同步

做比說重要,要做也要說,說了就要做,不說照樣做

爵士樂手到底能不能算是一種行業?—在地的問題、關鍵與經驗談

推薦三團世界一流水準、來自歐洲的爵士大樂團(Big Band)

在地爵士樂推廣教育的現狀與改善—需要更多的耐心、時間與方法



回自己說說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