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彬與凱雅的聖誕節奇遇—金城武、比爾艾文斯與給黛比的華爾滋


文/謝啟彬
Share/Bookmark







如果您生長在台灣,可能會看過這部廣告片

甚至,當年的某爵士唱片代理公司,還把這個哏(“梗”的正確寫法,唸做ㄍㄣˊ)當作是中文側標來促銷Bill Evans的「Waltz For Debby」這張好聽的專輯,當然除了金城武外,村上春樹講的也很重要

多年來台灣的爵士樂唱片幾乎都是借用村上春樹的文筆來賣的,即便村上春樹創作的原意並不是要幫這些大師賣唱片 ^^

而我們也在很多講學的場合與文章中,跟大家說明了爵士樂的本質,原來沒有那麼“浪漫”,跟所謂的村上春樹文學氣息是沾不上太多邊的,但這並不表示我們不喜歡村上春樹,而且,金城武也絕對很帥!



(感謝Janet Kao小姐提供照片翻拍 ^^)


因為Bill Evans對爵士鋼琴家後輩而言,實在是太重要也太必備了,所以除了在教學中教到、講座中談到、在音樂會中演到、在許多文章著作中提到之外,啟彬與凱雅的張凱雅,還特別規劃了「經典爵士鋼琴大師解析 What Can We Learn from XXX?」示範講座系列,2008年底辦過一次,因為很受歡迎,今年(2011)年底又辦了一次:





Bill Evans當然又是第一場

就在我們講完經典的第一場之後,陸續針對Herbie Hancock、McCoy Tyner、Chick Corea、Michel Petruccciani等大師,提出專業而精辟的見解,內容輕鬆有趣,觀眾經常是笑聲連連,課堂後又帶著滿滿的收穫回家!啟彬與凱雅講得很用力,跟協演樂手們也演得很用力,大夥都很Enjoy,又一起重新複習了許多經典~


上週四,聖誕節的腳步近了,加上近期新專輯新書發表等,所有人都非常忙碌,這時工作人員拿給凱雅一份小包裹,當時沒打開,一直到了聖誕夜,模仿小孩一樣地,就來開禮物吧!

寫信來的是一位導演,非常知名,大名是彭文淳,一瞬間啟彬對這名字有點印象,記得好像是拍過一些知名MV的導演,也是一位很傑出的影像工作者,拍過記錄片...等等。

譬如這首孫燕姿的《這一刻》,就是彭導演導的,我們很喜歡這首曲子的作曲與編曲,所以當初有多留意了一下幕後團隊:





這位彭導演來信說,一直知道我們在致力推廣爵士樂,雖然最近工作忙碌國內外奔波,但在我們講Bill Evans的那週,在彭導演的哥哥與太太陪伴之下,三人同行一起來聽我們的講座

讀到這裡,我們感到非常榮幸,演出或講座這麼多年,台下聽眾常常是臥虎藏龍,有偶像歌手、流行天后、唱片製作人、知名DJ、與醫生律師IT人員老師學生家庭主婦銀髮族國中生護士藥師金融界建築師設計師...等等,常常帶給我們極多的驚喜,甚至是互動~

而我們一直兢兢業業準備著內容,雖然過程輕鬆幽默,但是事先的功課與即時的互動,老實說不是件輕鬆事,因為不但要演得到味,還需要馬上把奧祕講個明白!我還記得曾經在2009的調式爵士講座時,還曾經因為壓力過大—每場都像學術論文一樣地準備,然後每週都要用創意的方式發表—兩個人都變得有些焦慮症的症狀,當然,也隨著講座的結束,症狀即消失


然而,接下來的信件內容......


讓我們兩人笑了一整個大半夜!!是那種開懷的笑,溫暖的笑,幸福的笑~


因為彭文淳導演說,他們三人聽到我們在台上講Bill Evans與金城武加上村上春樹的“台灣版”爵士唱片行銷史,他們都笑了!

因為那支電視廣告,就是彭文淳導演拍的!
因為那支電視廣告,就是彭文淳導演拍的!
因為那支電視廣告,就是彭文淳導演拍的!
因為那支電視廣告,就是彭文淳導演拍的!
因為那支電視廣告,就是彭文淳導演拍的!


哇!這該用什麼成語形容呀??我詞窮了!但是真的是太巧合了呀!彭導演信上說那是他十年前的作品,而且還特別提到了創意的發想是來自於一位日本專業廣告人,原本的專輯不是要用Waltz For Debby的,但是因為不夠“稱頭”,彭導演建議不如改拿這張,當然旁白文案中也就順勢加了進去,這也表示彭導演很喜歡Bill Evans

因為Bill Evans,他十年前拍了這支有金城武的廣告,
也因為Bill Evans,他十年後趁回國的空檔,來聽啟彬與凱雅解析Bill Evans


這也可以算是聖誕節的奇遇之一嗎? ^^


有關彭文淳導演的生平事蹟與豐功偉業,除了google以外,還能拜訪他
公司的官網

其實啟彬早已拜讀過一些彭導演的文字,譬如

談到張弘毅老師的,在這篇文章中張老師所感歎的「滿懷著希望與夢想想出去學爵士樂結果到了國外才發現差人太遠進而遭遇很大挫折甚至放棄」的歷史,其實就是我們一直想去“改變”的音樂圈現象

談到吳念真導演的弟弟連碧東先生的,當時我因為讀了吳念真以小說體裁悼念他因為憂鬱症自殺的胞弟,上網查資料找到那裡去(可閱讀「這些人,那些事」一書)


2011聖誕節剛過10分鐘,也特別在寒流中的電腦前,記下這段奇遇,跟大家分享!也希望大家以後多支持、推薦啟彬與凱雅的優質爵士樂活動喔!

謹節錄我回給彭導演的信之部份內容,做為這個聖誕奇遇的小小句點囉!


「...其實爵士樂的推廣教育,真的很不容易,十年了,我們就這樣一直走過來,而您所看到的示範講座,其實是一種“變形”

因為台灣到現在還沒有專業的爵士樂學校或科系,所以我們無法給與學生長期而系統化的完整教育(我們在樂手訓練部份的教育課程,倒是挺像Makoto Ozone的就是,有機會邀請您來參與!^^)

因為一直以來台灣的爵士樂聆賞,都是以樂迷的出發點來分享為多,熱情有餘,但是深度不足,我們也想改變這個現象

也加上因為許多樂手同行在講解爵士樂時,又缺乏同理心,對著觀眾講過多樂理或專業術語,其實是在減少愛好者而非增加

所以,我們才會說這樣的講座是一種因應當下環境的“變形”,我們不願意妥協,但是我們也不願意做曲高和寡的事情,該做的是“如何找到出路”

您是知名的影像工作者,絕對很能理解我們想表達的意思! ^^

之前也曾偶然拜讀您寫張弘毅老師的文章並發表過相關感想(為何台灣音樂家一出國就會有挫折?),也拜讀過有關於連碧東先生的文章,所以今天真的很開心知道,您與夫人及令兄曾蒞臨我們的爵士樂講堂喔!

因為待會還是要繼續去進行台北國際爵士音樂營的月度Reunion Jam(前述樂手訓練部份教育課程之一),很抱歉無法與您多聊...」



聖誕快樂囉!大家!



回自己說說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