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彬與凱雅的簡明版心路歷程~



啟彬說:

自中學開始,任何音樂都很吸引我,當別人還在哼哼唱唱的時候,我已經從多讀一些資料、多聽一些細節中得到了諸多樂趣。

而既然學好了古典,也參與過流行,就想再學好爵士,在想要強烈地吸收爵士樂的一分一毫心態驅使之下,我帶著爵士樂中少見的小提琴,於七年前遠赴歐洲把自己泡在染缸裡,當時,台灣還沒有什麼像樣的爵士樂聆賞社群,大家討論的,還是如何做場賺錢、或是看國外大師演奏乾過癮的時代。

到了比利時,學遍了爵士樂的傳統、發展與種種可能,也接觸到更多原本認為不是爵士樂的音樂,耳朵也開了、視野也廣了,發現對於演奏及創作爵士樂的態度,光是窮認真是不夠的,如何借力使力,將外來的刺激轉化成自己的動能,在學習與聆聽上方有進步的空間。

1999年聆聽當代薩克斯風大將Michael Brecker的現場演出,應該是我於演奏心態上的一大轉折,高超的技巧與繁複的樂理,通通在我眼前化成了可能,並以一股強大的氣勢向台下的我直衝而來!從那時起,深受感動的我就已明白:爵士樂不再只是什麼音階、什麼和絃而已,而更是一種對生命的態度,以及內在自我的勇於呈現。


凱雅說:

從四歲學鋼琴起,就常聽大人誇獎我有極佳的聽力,很容易能抓出電視或收音機正在播放的音樂,並隨即彈奏出來;小時候經常拿著掃帚當麥克風,邊搖邊唱自己以為的搖滾歌曲。

好不容易努力考上音樂科系之後,古典音樂以外的音樂開始吸引我︰玩團、參加比賽、編曲、演唱會、有的沒的演出形態接踵而來。可是,心裡老覺得不夠、不夠,一定還有某種東西是自己最想要的。當我發現GRP這種廠牌的專輯、又聽到Chick Corea時,完全不認識他們、更聽不懂他們在演奏什麼,卻讓我深深地想要把這種音樂學會。

學成回國後,常想自己怎麼會在比利時學爵士,還待了五年哩!偶爾想到學校的評定標準,幾位老師與同學的訕笑,還是會不自覺打寒顫。不過這幾年來在國外見到幾位爵士大師McCoy Tyner、Herbie Hancock、Milt Jackson、Lee Konitz、Michel Petrucciani等本人演出,是我覺得最難以忘記的。加上音樂院對學生學習採取時而嚴加控管、時而多管齊下的方式,以及待在歐洲廣闊的音樂形態接觸,使得我擁有紮實、靈活的演奏技巧與思想。

我原本喜歡聽爵士、之後學會演奏爵士,現在常常與他人分享美妙的爵士樂,我很高興自己實現了這個夢想。

(2003年八月02日)





回自己說說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