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跟先進不先進無關,只是看你要不要去貫徹這樣的觀念而已—法律與規定,大多時候是訂給不守法律與規定的人看的


文/謝啟彬
Share/Bookmark




今年農曆年假期時,我們帶著小孩回娘家,趁著在南部的天氣大好,可以到處走走。小朋友們喜歡動物園與兒童樂園,於是我們來到了一個台南蠻有名的遊樂園區。

果不其然,現場可說是人山人海,大家都大排長龍等著購票入場。我看了看票價,發現兒子剛好120公分,心裡想著是該買低於120公分,比較便宜的兒童票?還是買120公分以上的所謂學生票呢?

此時在我的斜後方,有一位爸爸似乎已經很不耐煩,恰好他的家人也問他我正好在想的問題。只見他一直碎碎念說:「X!嚓嚓依勒!(臺語)攏嘎杯兒童票丟好啊啦!等一下到票口,你(指著小孩)就假裝駝背一下,不行再補給她啦!X!」言下之意,就是準備碰運氣闖關就對了,而這位爸爸在買到票前,還是一直碎碎念,啥政府無能啦!奸商賺黑心錢啦!XXOO啦!就是那種...嗯,中年男人聚在一起喝酒的幹譙口氣。

後來我當然不知道他買了啥票,輪到我時,我就買了120公分以上的學生票給兒子,反正他要準備上小學了,也長得瘦高,最重要的是,也不過才差20元!!結果輪到我們家入場時,有趣的事發生了!園方驗票員退我20元!我客氣問她為什麼?她說才剛好而已,不用啦!好事的我後來趁機觀察了一下,果然很多跟我兒子差不多高的小孩,都是買兒童票進來的,而我據實購票,卻被退錢了!

我想要表達的是什麼呢?人,其實都有貪小便宜的心態,大家都想鑽漏洞,不然就是硬闖看看不行再說或再來爭,而園方應該早已是有所防範,也就是直接將這類的票價以低價計,以避免一堆盧來盧去的紛爭了吧?

還有兩個小場景,不知你們有無遇過?

臺北市立動物園,是大家都愛帶孩子去的地方,我們也都知道這也是公家的(by你我繳的稅金),而票價也因如此,便宜到比吃客排骨飯還便宜了!有次我們帶孩子去,就在現場購票口,聽到一位媽媽很大聲地喊著:跟我一起團購更便宜!果然,真的有人就靠過去了...

當下心想,世間人真是無奇不有,省個20元她們都願意這樣公開吆喝?後來得空時想想,卻愈覺得有種「鑽票價規定漏洞」的fu,因為團體票通常是給學校機關的,但是因為動物園沒有料到會有人這樣做,所以,用做法去"突破"法令,好像也沒有不對呢...但是心中還是覺得怪。幾天後遇到一位在商業界的朋友,給他出了個假設題,他的回答是:就純商業來講,那位媽媽並沒有做錯,但是如果是他,他也不會這麼做...那麼,你們呢?^^

另一個場景,則是在高鐵的售票口發生,跟上述狀況很類似,反正就是高鐵出了什麼優惠吧?然後也是有個人就在票口大聲吆喝加入團購,當然,也還是有人靠過去就是,細節就不贅述了!

法律、規則是人制定的,所以自然也會有人去破解它,而我們常說很多人白目、不負責任或不好相處,似乎就是很愛計較這些有的沒的,或是振振有詞,但講出來的"莫須有"理由,也還是會有人支持的就是...

我以前也曾拜讀過一個觀念:所謂的「情理法」—法,只是人類社會中的最後一道防線而已,然而玩法之人,卻永遠所在多有。我也不想像很多人嘴炮幹譙,說台灣人"都是"理盲、濫情與不守法云云,但是有很多事情真的是從自己要求起,不要有雙重標準,如此一來,這個社會,會不會漸漸地好一點呢?

我們在歐洲的時候,也有三個比較明顯的衝擊,是在台灣很少人這樣做的:

第一、如果遇到有推有拉的那種玻璃門,比利時人會扶著門,將其交接給下一位路人。我直到現在還常因為在台灣本地人開了門就直接放手,差點被撞到,或者是我變成...一直在扶著門的那位!!大家直接把我當飯店門房小弟就是了! XD

第二、買東西的時候,店家與顧客之間會互相謝謝—「罵死」(Merci)、「罵死阿母」(Merci A Vous)XD,在台灣我會習慣向餐廳服務生、廚師或清潔隊員、警衛等說謝謝,他雖然收我的錢,但是他也有付出勞力與技能啊!只是一句謝謝,辛苦了!就好啦!(遇到壞人當然另當別論)

第三、當年在歐洲,車子必須要讓行人,不管有沒有斑馬線,我曾問過同學,有交通規則這樣規定嗎?他說沒有,但是從他阿公到他媽媽,都是這樣做的!近幾年在台灣,也開始慢慢推動這樣的觀念了!很好!


請注意這跟先進不先進無關,只是看你要不要去貫徹這樣的觀念而已,歐美也是一堆爛人鳥事荒唐世界,台灣也有許多優良的好傳統與人情味等,別被媒體常見的黑白二分法或無限上綱所牽引了!而常見的所謂正反意見,也都只是個人、甚至一時情緒上的發洩之組合,更不要提啥網友的意見了!

再說一次吧:
這跟先進不先進無關,只是看你要不要去貫徹這樣的觀念而已

如果說,稱之為道德太嚴肅,那,做人的本分如何?

所謂的突破現狀與創意激發,不是去鑽法律漏洞,破解約束規定這種等級的!(我不想提啥卡神的可以吧?)

就跟我長年在學校教書一樣,95%的同學都很愛來上課,都很專心聽課,都很認真準備作業,但是,總是會有那5%,會自動放棄受教權,或是不照我的規矩走,期末卻又想來跟我斤斤計較,找出讓自己能混過的方法一般。這時候,法律的制定,真的只是拿來對付這5%的傢伙而已,而且,會弄得很累,更何況,這與我任教的科目無關,我盡我的本分,學生,有沒有盡他們的本分呢?

只是一點思緒,關於這篇文章與現象:
http://blog.chinatimes.com/law/archive/2011/05/20/689523.html

老實說:當一個社會變成,心態上啥都丟給政府(認為有繳稅所以政府得吃到飽服務到家)與學校(認為有繳學費所以老師要當不會生氣的客服專員)時,基本上這社會才叫做真正的崩壞,我管你啥夜市崩壞?








回自己說說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