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若寇 John Ruocco


文/謝啟彬.張凱雅
Share/Bookmark







"There is no reason to get up and play wrong notes, it takes the same amount of physical energy to play the right notes as it does to play the wrong notes. You gotta be very honest in the practice room, YOU HAVE TO!" ~ John Ruocco


(啟彬)
我很喜歡跟John聊天,剛認識他時幾乎每個人沒有不怕他的,因為他都故意臭臉,然後英文溜到我們聽不懂,而且很多獨特的John Ruocco式幽默,實在很難第一次就笑出來,但是認識愈久,就愈能夠掌握到那個“韻味”

John其實是我大學時比利時籍小提琴主修老師的音樂院同學,我以前在台灣的時候完全不認識他,但聽我老師說John去布魯塞爾皇家音樂院學古典豎笛,其實好像也不是真學,而是他根本已經很厲害了,跟老師上課就是在互相交換心得而已。而當時比利時與鄰近國家如荷蘭等,幾乎所有的爵士樂手都跟他上過課,包含像是貝斯手Bart De Nolf,Bart說他十六歲時去參加類似像TISJA那樣的爵士夏令營時,John已經是裡頭的老師了!

所以我們也常親眼目睹,他會"敢"去捏一堆歐洲最強爵士樂手的臉...或是去虧別人,很多超級大牌的音樂家,譬如歌手David Linx等,看到他就會自動收起“明星風範”,因為他都從這些人青少年時期就當過他們老師啦!



後來跟John愈來愈熟,除了上課學到太多以外,重點是真的變成忘年之交(其實他真的沒有很老,只是看起來頭髮白 XD),每年來台灣,他都非常開心,不管是爵士營、爵士節或錄音、巡迴等。Bart有次跟我說,John其實在歐洲,還是都是臭臉,但是他在台灣時,真的每天都心情好好,每天都跟大家擁抱,每天都在關心學生或年輕人~



有一回,2008年我們北中南巡迴(John跟Bart,以及當時第一次合作的Mimi,還有啟彬與凱雅),南投場晚上演出後,前往鹿谷凍頂山上住民宿,大家聊天聊開了,又喝酒又吃野味,非常愜意,然後我們就開始亂問問題 XD

我問他,假如時光可以倒轉,你會選擇去哪裡?

John說:Miles Davis五重奏巡迴的車上

(很奇怪的答案,對吧?呵呵)

我說:why?

他說:這樣有一種“加入俱樂部“的感覺,因為他們在巡迴巴士或車上絕對不會講論音樂,他很想聽聽Miles跟Herbie, Wayne, Ron, Tony等人,是如何聊他們的生活、家人?(Herbie跟Wayne是鄰居)吃了什麼好吃的?讀了什麼書?(據說Ron不彈琴時永遠書不離手,熱愛閱讀)有什麼度假休閒計畫?退休後的夢想?喜歡看啥電視....等等

當時我們只是笑笑,不是很懂,只覺得John是不是在搞笑,或是又在施展他的“幽默”?

但是幾年過去,我發現我愈來愈懂,也愈來愈能體會那種心境~

因為,爵士音樂家也是人啊!是生活在人的社會中,但是爵士音樂家的能力與環境適應能力卻都很強,所以似乎沒那麼“神”,但是,就是因為“不神”,所以才神呀! ^^



然後,那種“加入俱樂部”的感覺我也愈來愈能體會,因為像John閱人無數,啥大小咖沒遇過?但是重點是他自己也是屬於高手一族的,而近年來我們也有愈來愈多的機會到國際上去交流,以前買專輯或是讀雜誌才能看到的人名,結果都逐漸可以見到面說到話,甚至合作等等,真的不容易再大驚小怪了!

因為,大夥都一樣是人啊!只是我們會爵士樂這種“魔法”而已,而能力愈好的魔法師,自然能夠碰到旗鼓相當的對手,甚至去接觸到更高一層級的魔法師呀!

我真的非常非常珍惜這種感覺,真的,此生都要珍惜~





(凱雅)在我苦難的國外學習過程中,最最給我感動擁抱的,就是他!到最後一年,全班三十人只剩下三人畢業的畢業考音樂會後,超級煎熬在評審會議室外苦苦等了快三小時的我,大門一開,首位大大緊緊擁抱我的也是他!年年關心我們ㄧ家,年年苦心教導台灣爵士學子,年年幫我嚴謹看顧送出國學爵士樂的學生,也是他!一輩子有哪一種福份能遇到這樣的佛心老師?想想平日不珍惜,或是身為爵士樂手還老是造口業的,到底是哪門子狀況呢?活著也就這麼短暫,與音樂的同好、恩師的緣份,也就這樣的難得!請都當個有良心、有用心、有真心的音樂演奏者吧!

布魯塞爾最後ㄧ年畢業考音樂會後!等待十幾位考官公佈成績!!心臟快停止啦...就這樣!我在評判大廳門口,足足等了兩小時...又餓又抖又擔憂的...
又考爵士,又考拉丁的我...豈非自找麻煩??
最後三年僅剩我與兩位Bass帥哥同學相依為命...他們都替我緊張的不得了...
真不知評審在裡頭說我什麼??????

最終...重重的木門唧瓜唧瓜地緩慢推開......第一位擁抱我的...
就是Ruocco老爹啊!!!!抱得緊緊的...我都哭了!!恭喜啊恭喜啊!!
兩位我的主修老師,站在他身後!高興的對我微笑著!!這五年!我成功啦!!!

每年,在爵士營裡,跟老爹共事!跟老爹同台!跟老爹錄音!
這ㄧ輩子!讓一位這樣的高手智者,對我們的指導!對我們一家人的關心照顧!
甚至對爵士營的孩子們用心的指導與關懷!
更對前往荷蘭與布魯塞爾的老學生們延續指教修正!!

這樣的老師......你還想錯過嗎??





這裡有更多John Ruocco的蹤跡:


Pasted Graphic 2你不能控制颱風,但是你能控制音樂—John Ruocco說過的話

Pasted Graphic 2TIJS2011 - 感謝這些真正的音樂家

Pasted Graphic 2跟好的音樂人共事是幸福的

Pasted Graphic 2良師變益友,情誼長存;身教言教,督促我們不斷進步

Pasted Graphic 2不能因為學生是白紙,就隨便亂畫亂教或任意揉掉—老師角色的經驗分享

Pasted Graphic 2基本功真的是太重要了

Pasted Graphic 2一桶冷水的意義傳承

Pasted Graphic 2一個美國人在歐洲—啟彬的第二位主修老師約翰若寇(John Ruocco)介紹

Pasted Graphic 2台北國際爵士音樂營

Pasted Graphic 2爵士現場內多篇圖文

Pasted Graphic 2音樂作品之出版專輯(Mr. 比布、記憶漫遊、米米妹妹、敲敲幸福的門等,都有John精采的聲音!)

Pasted Graphic 2音樂作品之現場紀錄






回自己說說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