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雅回台一年有感~


文/張凱雅


學古典音樂學了那麼久、玩其他音樂也有一段時間了,現在我選擇當一位踏實的爵士音樂家,這樣的感覺很充實、很幸運。我永遠都會謝謝爸媽對我的強力支持,因為很多身為音樂系學生「本來就該…」的生活、教學與職業方式,我都暫緩、不予理會了!

以前常常在許多音樂系學生的家長們相遇的場合,總會相互報告栽培孩子學音樂,是多麼地花錢、多麼地辛苦…畢業後就得開始回收之類的。可是我畢業後,再度向父母提出想出國的心願,選擇的是爵士樂…一念要五年…在比利時…他們當時真不知說些什麼好,但還是說「想學什麼,要趁年輕、不可半途而廢」。

回台灣滿一年了,想想五年在布魯塞爾的強力爵士浸泡,除了爵士演奏功力受到肯定、爵士資源滿載而歸以外,還是常想到那時遇到不懂、灰心、忍住不敢掉淚的淒涼景象,哈…有時我沮喪、有時啟彬懊惱…年年擔心會不會被音樂院踢出去,若是沒念完豈不是太丟臉了…最後一年我們都以強壯紮實的演奏能力,得到十多位評審的肯定拿到碩士學位。

身為爵士音樂演奏者、又身為正港台灣人,一直都希望把這種根深蒂固的情感,與爵士音樂融合在一塊。我認為爵士音樂不是只有特定的、高級的人才能聽,這種音樂應該是蠻日常生活、平易近人的,演奏爵士音樂的人也不只是演奏、做出功課而已。這次的曲目,即是我們兩位六年級生對周遭事物的記憶,也許也是你(妳)記憶的一部份。

很高興有越來越多的年輕朋友,開始愛上爵士樂、學習爵士樂,真心地期望台灣這一小小圈的人,都是能說得頭頭是道、也能做得飽飽有料的,多一些演奏技術充足的人才來豐富台灣的爵士樂壇。

感謝啟彬、我的父母親、阿公、育誠、凱伶、小芬與公公婆婆、外婆、小邦;長久以來幫忙我們的資深爵士樂文字工作者們;回來這一年所認識的年輕音樂家與學生們;一直支持我們的用心樂迷、棧友們。

(寫於啟彬與凱雅的二重奏2003年八月11日「台灣新爵士」國家演奏廳音樂會之前)




回自己說說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