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雅的比利時音樂隨筆(一)


文/張凱雅


嗨!各位好!

今年是我在比利時的第三年,在此與大家分享我於布魯塞爾皇家音樂院的學習心得及各城市之所見所聞。


▼自2000年起至近期內比利時各大大小小的爵士音樂會(節)大致如下:

二月份→Hank Jones & Charlie Haden、Kenny Barron & Charlie Haden、Andrew Hill & Richard Davis、Roland Hanna & Richard Davis……

  


三月份→Martial Solal Trio (With Daniel Humair)、Lundis D'Hortense Festival、Trilok Gurtu……

四月份→Joe Lovano、Pat Metheny Trio、Kenny Garrett、Victor Bailey & Dennis Chambers、Volkswagon Spring Sessions(福斯汽車贊助之音樂節)……

五月份→音樂院各類型樂團之公開發表會暨考試、Jazz A Liege(列日爵士音樂節)、Hiram Bullock Group、Marc Ribot、Steve Lacy……

六月份→Brussels Jazz Marathon(布魯塞爾爵士馬拉松)*啟彬將有拉丁樂團的演出!屆時將有詳盡的介紹!、John Scofield Band……




▼Martial Solal Trio Concert & Workshop

台灣的樂迷也許很少聽過他的音樂,他可稱之為歐洲的「爵士鋼琴巨擘」,在法國甚至有以他為名的爵士鋼琴大賽。Trio的演出相當精彩,先說說這次音樂會的鼓手Daniel Humair,他以非常旋律性的演奏方式來與另外兩位音樂家做對應,鼓點也很清楚的呈現,對每首音樂的色彩選擇更是恰到好處。又因為他的身材胖胖的加上白白的頭髮,令人覺得很親切。好笑的是,其中的一首曲子一直出現啾啾的聲響,到底哪種鼓棒或什麼器具會有這種聲音?當曲子結束前,他高高一舉敲在銅鈸上“啾啾”,原來是小孩子的玩具塑膠鎚子!好點子喔!



從Martial Solal的彈奏中可以發現許多Voicing的變化,Voicing的使用讓每位爵士鋼琴家各有各的「聲音」,最最經典的範本就是Bill Evans。另外像是Herbie Hancock、Chick Corea、McCoy Tyner、Thelonious Monk等人的Voicing都是非常值得討論研究的。

一開始聽到Martial Solal的和聲配置會覺得困難,因為他會將兩首以上的樂曲元素重疊,在原來只有簡單和絃進行的Standards上大肆地添加及改變。然後一首接一首的,沒有任何技巧上的限制,完全不「浪費」各個黑白琴鍵,呼!這到底是爵士鋼琴或二十世紀現代樂或……?

隔天,他在音樂院舉辦講座,大多數的鋼琴教授及學生都到場聆聽。以一首最基本的《All The Things You Are》為主題,每位學生彈奏讓他來講解,十個學生有十個詮釋法,就由這當中說明爵士鋼琴獨奏的「節奏運用」、「和絃配置」、「如何使聲音更〝外面〞」等,他更是彈了各種截然不同的《All The Things You Are》,所有在場的人都非常地佩服讚嘆並且獲益極多!


▼關於Lundis D'Hortense之Jazz Festival

此為布魯塞爾爵士音樂家聯盟所舉辦的音樂節,時間是由三月25日下午3:00起,至凌晨1:30開始的Jam Session為止,票價為650比郎,可看全部的演出。18:00的「Greetings From Mercury」,風格上是一種稱為M-Base的音樂類型,如Steve Coleman的音樂等。此團的薩克斯風手Jeroen Van Herzeele、吉他手Peter Hertman都是比利時著名的爵士音樂家,也是音樂院的教授。這裡的年輕人或學生似乎特別偏愛這類型的音樂,看看大夥觀眾的身體搖擺晃動個不停,就連歐吉桑、歐巴桑們也狂熱不已啊!唔、唔、唔…台上還有黑人舞者跳著機械舞並Rap呢!



19:15是Diederik Wissels的「Silent Song Sextet-The Music Of Federico Mompou」,他是我的主修老師,每當他有專輯發行音樂會或其他型式的演出,幾乎都是在法國及其他國家,所以這是學生們難得的機會。先前,我已彈過、聽過Mompou的作品,他是西班牙籍的古典音樂家,我實在蠻好奇Diederik如何運用Mompou的音樂來蘊釀出新的音樂。

Diederik的手相當地大,當他的左手彈奏Voicing時也一併彈根音,再加上貝斯手所彈奏的音,整個團的聲音非常得渾厚。鼓手是畢業於音樂院的學長,因為打得很好,在未畢業前就已被Diederik〝相中〞一起合作演出了。小號手及薩克斯風手都是此地有名的音樂家,特別的是,在這個組合當中有一位彈小型手風琴(Bandoneon)的音樂家,這種樂器的聲音真是太令人喜歡了。它的音色很淒美,又加上演奏者將強弱、樂句拿捏地恰到好處,實在是讓全身不斷地起〝雞皮疙瘩〞!

Diederik今天選擇演奏的Mompou之作品,原來是屬於小品式的音樂,而台上的六重奏演得有如熊熊烈火一般,每個人都為此震撼和感動。我們也聽到了不同於以往的Diederik,也許是受了同樣是鋼琴家的太太Nathalie Loriers所影響吧!

接下來可是個大卡司囉!趕緊先到門口排隊準備搶個好位置。21:45是由與Toots Thieleman同為比利時國寶爵士音樂家的Philip Catherine,加上布魯塞爾爵士大樂團的演出。觀眾老老少少全客滿了,長得很福泰的Philip Catherine走出來,大家看到他就忍不住地想笑,他又拜託大家容許他說英語就好了,實在是因為他常常巡迴演出,還是講英語方便些。比起前面兩場,現在演奏的音樂是非常Swing、有種復古的感覺,Big Band的聲響一出現真是使人興奮,然後,吉他的聲音隨即帶給大家一股股的暖流,看到前面的老紳士及女士們感動專注地欣賞著他的演奏。各位對爵士吉他音樂有興趣的樂迷們,不妨聽聽他的專輯,真的是很好的音樂。

23:00是來自布吉那法索的FooFango,薩克斯風手Pierre Vaiana是比利時的音樂家。他帶回來四位身穿傳統服飾的黑人樂手及各種特別的非洲打擊樂器,音樂風格則介於非洲音樂與融合音樂之間。傳統的黑人吟唱、舞蹈及特殊的演奏方式讓人強烈地感到耳目一新。

薩克斯風手Pierre Vaiana是著名比利時樂團L'Ame Des Poetes的團員,他們將許多比利時的法文民謠改為爵士即興的方式演奏。有興趣的樂迷們可以到Blue Note的蔡爸那兒詢問,我們曾經送給蔡爸一張他們演奏Jacques Brel名曲的專輯「Joue Brel」,其中,貝斯手和吉他手的演奏亦值得聆聽喔!



其實,歐洲的爵士音樂家所受到的音樂影響相當廣,有各個國家不同的民謠、深遠的古典音樂、非洲各個不同部落的音樂等,使得每位音樂家能運用的元素非常的多。在爵士的領域裡,黑人音樂家為大多數,尤其在美國已有不可磨滅的爵士樂文化。歐洲的爵士音樂家同樣的必須熟知根深蒂固的爵士樂背景,除此以外,再吸收非洲文化及前面所提的各類音樂之影響,進而發展出屬於個人風格的音樂。

看看手錶,12:00仍然有精彩的表演,唉!我的頭似乎擠不進下一段音樂了,而且後頭還有Jam Session呢!今天四場音樂會對我來說已經足夠了。這個音樂節比起前兩年的「北海爵士音樂節」實實在在小了好幾倍,曾經〝泡〞在那超大「爵士大賣場」的經驗的確難以忘懷啊!


▼以下插報一則〝螞蟻〞小消息:

謝啟彬於三月二十九日在布魯塞爾的舊書店發現一箱舊爵士樂雜誌,低頭翻找…居…然…有…1961、62年份的Down Beat雜誌及1970年份之Jazz Journal!比原來已收藏至1971年份的Down Beat還要更早的多,許多現今的爵士樂大師在當時仍未出生或剛被選為新秀唷!好舊的書並且有一種怪味道…害我頻頻打噴嚏,不過,從這些雜誌中可以了解更多的爵士樂史,很珍貴、很珍貴喲!

 



▼布魯塞爾的CD圖書館

在布魯塞爾的中心區有兩處CD圖書館(Mediatheque),分為荷語部及法語部。兩個地方都可以找到各類的音樂CD、錄影帶或有聲出版品等。法語部圖書館的CD藏量相當驚人,若不是館內所擁有的也可以電腦預約,繳交比郎五百元可以辦理一張使用一輩子的借閱證,借一張CD是六十元比郎,唱片(LP)是半價,皆可借用一星期,錄影帶與DVD一片為一百元可借用兩天。荷語部圖書館的CD藏量較少,借一張是二十元比郎,可借用兩星期,錄影帶一片為五十元比郎,可借用一星期,這裡的特色是擁有各類的書籍、雜誌、報紙等,都是免費的。

這兩座圖書館對學生、樂迷、每個人都有很大的幫助,我們從這裡〝挖〞到許多寶,也偶爾幫我們的弟弟、妹妹找到學習上之所需。


▼室內樂甘苦談

前兩年,音樂院所安排的課程除了主修以外,有很多的理論課,如爵士和聲、分析、視唱聽寫、節奏、爵士音樂史及室內樂(Ensembles)。這些課的份量不輕,無法渾水摸魚,況且對我們來說,每一門課都是很新鮮有趣的。每個學生都很重視室內樂的分配,而主修鋼琴的人佔大多數,一年級的學生只能被分配到一或兩組,〝熱門教授的熱門團〞都是交給厲害的學長們來擔任。所以,同學之間就會另起好幾個〝無學分〞的室內樂團。

第一年的室內樂課,我真是丟臉極了。這是一個五重奏的組合,指導教授是由荷蘭來的名小號手Eric Vloeimans,除了我,另外的四個人都是學長,已經讓我開始緊張了起來…,哈!Eric說:「我想大家應該都沒問題吧,第一首讓我們來演奏Herbie Hancock的《One Finger Snap》,速度是250。」OK,One、Two,One、Two、Three、Four…老天爺救命啊!看著大家已經演到天邊去了,連Eric也一同起勁地演奏著呢!唉,他們根本用不著我這〝不知如何是好〞的鋼琴手,我才知道人家的程度是這樣的啊!下課後趕緊找到琴房苦練,嗚、嗚、嗚……

第二年的安排並不理想,我希望能有個真正的Standard樂團,可是這回是傳統的拉丁樂團,我並不排斥學習新的東西,只是拉丁音樂我從沒接觸過,三位負責打擊樂器的學長早已懂得許多了,我彈起來真是礙手礙腳的,不過,一星期比一星期進步,啊!距離真的能彈好拉丁還很久呢!

今年的室內樂,哈哈!太讚了!主修鋼琴的學生在第三年必修「Trio Workshop」,是由我的主修教授Diederik Wissels所指導的。三重奏是每位學爵士鋼琴的人必須花心思不斷地練習的,我們可以找出許多經典的錄音,仔細地研究、聆賞。至目前為止,我已選了不少曲目來練習,分別有:Kenny Kirkland的《Dienda》、Herbie Hancock的《Dolphin Dance》及《Driftin'》、Bill Evans的《One For Helen》等。這個Trio的鼓手才一年級而已,已經打得相當好了,和他一起合作,感覺很舒適,不用擔心什麼,還能從他的演奏得到靈感喔!學校很看重他,許多音樂會都是由他擔任演奏,想必到了高年級一定很優秀。

第二個參與的團是拉丁爵士樂團,我已不像去年那樣笨笨的了。拉丁老師Peter Van Marle讓我嘗試許多難度高的曲目,我又自行抓歌練習,再加上今年另有修「拉丁鋼琴」的個別課,總算懂得多了些。而且,老師安排我於五月份有拉丁四重奏的演出,嗯!我今年很拉丁喲!

再一個團是由鋼琴家Michelino Bisceglia指導的四重奏(長笛、鋼琴、貝斯、鼓),我們都演奏一些Standards,剛好老師今天(3月30日)心情太好了,兩個小時的課全挑速度超快的曲目,先來個《Seven Steps To Heaven》,然後是《Tune Up》、《Cherokee》…… 呼呼,真是令人興奮又驚心!

〝對付〞速度快的曲目,如果心裡一直想要彈快就愈無法駕馭,一定要放鬆讓idea自然出現往前進行。最後,老師總算饒了大家,在下課前十分鐘選了一首「Nefertiti」,啊…很好聽!這首曲子需要以漂亮的Voicing來鋪陳,特別有一些Major7#11的和絃,是值得用心找出好的和絃配置及即興的句子的。


▼有關小提琴手謝啟彬所參與音樂院室內樂團課「Mahavishnu Orchestra-Birds of Fire」的特別〝專訪〞



KY(Kai-Ya):這個樂團課是如何成立的?

CP(Chi-Pin)︰
每年音樂院都會安排特別的〝主題〞樂團,並於校外舉行演出。如Chick Corea的「Elektric Band」、Earth , Wind & Fire、Tower of Power以及未來的Yellow Jackets等。因為我是爵士音樂系最好與最壞的小提琴手(只有一人),又蠻喜歡Jazz Rock的,所以吉他老師Fabien Degryse就招集五位高年級的學生,一同來嘗試這樣一個傳奇性的「Mahavishnu Orchestra」,也順便滿足一下他年少時的夢想。(附註:這五人當中之吉他手即是去年和我們回台灣巡迴的Jean-Michel。)

KY︰你對此樂團原小提琴手Jerry Goodman有些什麼樣的看法?

CP:Jerry Goodman有相當深厚的古典、鄉村、爵士小提琴基礎及強烈的搖滾概念,結合各項元素而塑造出個人的獨特風格,正好在第一代「Mahavishnu Orchestra」中適得其所。加上他對效果器的運用,如Distortion、Wah-Wah、Flanger等,使得他可被稱為是搖滾小提琴第一人。

KY:大家如何來練習及詮釋這樣的音樂?

CP:Fabien有一本珍藏多年的絕版總譜,我們五人就利用這本珍貴的譜並配合原版的錄音,同心協力來〝對付〞這些大量的不規則拍子及詭異的和聲。一開始對大家都很難,必須放慢速度,在同一首曲子裡五個人有五個人的拍型,原專輯的五個人又都是好手,對我們更具壓力,最難的是「還要即興啊!!」。比方說,就像要在I. Starvinsky(史特拉文斯基)複雜的音樂中仍要即興一樣。每當練團時常遇到其中某一人突然〝迷路〞而臨時中斷臭罵不已,不過經過幾個月時間的熟悉後已漸漸上手,愈練愈有成就感。

KY:練習此團之音樂對你的即興態度與想法有何幫助?

CP:除了以上所提到的因素以外,這種音樂需要強烈的力度與誇張的強弱,當激情地表達音樂時,卻又要理性的控制拍子。所以這一種獨特的訓練經驗,一方面可將我對古典、爵士、藍調、搖滾等的學習融合發揮,最重要的是對於內心意念的表達可以更勇敢更有信心。況且,學習此團的音樂也算是對史上最偉大的爵士搖滾樂團致敬。

KY:感謝啟彬〝百忙〞中抽了個小小空接受訪問。

五月四日這一個室內樂團「Mahavishnu Orchestra-Birds Of Fire」將有勁爆的演出喔!對爵士搖滾有興趣的樂迷們不妨找找這一張專輯聽聽看喲!


去年我們布魯塞爾爵士五重奏回台灣巡迴表演後,得到不錯的迴響,蠻高興的是認識了許多樂迷,也看到台灣幾位樂手認真的演奏。記得小威老師曾於BBS上作了一些評論,期許我有如鋼琴家暨編曲家Duke Pearson一樣,我則仔細的聽了一張名為「I Don't Care Who Knows It」(Blue Note)的專輯,嗯,他的編曲的確很迷人、很舒服!我很喜歡其中的《Xibaba》及《Upa Neguinho》,當然他其他的作品亦很值得聆聽,我想,在台灣應當是找得到他的專輯吧!真的是很不錯的爵士音樂家,所以推薦大家聽聽看!(謝啟彬來插嘴:「The Right Touch」也非常棒喔!)

 



對爵士樂手來說,那……麼多的偉大爵士音樂家都是值得學習的好榜樣,但是要成為一個好的演奏者,Copy別人是其中一個很重要的階段,這是所以音樂院的每位教授及著名的樂手都會強調:「不斷地聽、抓歌、聽、抓歌」。最重要的是由學習別人當中發展出自己的風格,相信不只是我,每位正努力中的人們都是需要長時間來沈浸加油的。


▼好料的爵士樂常識來囉!

謝啟彬於近期內完成了爵士經典曲《Have You Met Miss Jones?》的3-Horn Arranging 。這是音樂院第四年的編曲課程,由系主任Leon Lhoest指導。3-Horn Arranging就是指爵士六重奏的編曲,由三個管樂手與節奏組(鋼琴、貝斯、鼓)所組成,最常見的錄音就如同Gerry Mulligan、Chet Baker 、Paul Desmond等〝West Coast 〞樂手,與Clifford Brown、Art Farmer、Duke Pearson、Horace Silver、Lee Morgan、Donald Byrd、Hank Mobley、John Coltrane、Miles Davis、Art Blakey & Jazz Messengers等眾多〝Blue Note〞的樂手,以及於前年所見的Michel Petrucciani之「Both Worlds」等,這是由著名的編曲家Bob Brookmeyer所編曲,也是標準的3-Horn Arranging喔!


四月二十九日這一天,我們搭了九十五號公車前往一個從未去過的劇院參加Diederik Wissels與David Linx的音樂會。這班公車是開往森林的,可是因道路施工車子必須改道,嗚嗚…怎麼辦會不會迷路?我們商量了一下萬一找不到地方,就坐車到最後一站再坐回起站,然後看電影去好了。

已經慢慢地看到森林了,仔細的盯著每一站站牌…咦,應該就是這一站下去找好了,哈哈!正前方有個像是有活動的房子,沒錯,音樂會是在此。再看看周遭,外面有森林有湖,這個劇院好詩情畫意呀!整座房子由紅磚砌成像一個地窖一樣,內部有部份展覽品及畫作,後門出去是一大片草原,哇!



這是一個歌唱與鋼琴二重奏的表演,Diederik與David的演出與專輯在歐洲非常地有名,亦頻頻得獎,小小的劇院已經客滿啦! 其實,裡頭的氣氛很像沙龍音樂會,周圍有許多盛裝而來的貴婦與紳士。演奏開始進行,兩個人的互相配合非常地精緻細膩,鋼琴絕對不只是光伴奏而已,歌手也不會唱完自己的部份就在一旁納涼。歌手有時在鋼琴即興時會模仿打擊樂器的效果作為陪襯,某些時候又激發鋼琴手再創造出令人驚喜的即興。Diederik擅長採取一個節奏動機,伴隨著和絃循環前進,或者使用許多的複合和絃(Compound Chords),另外,他亦善加地運用了法國現代作曲家梅湘(Oliver Messian)的音樂元素,又融入了很多世界音樂的影響,使得他的和絃配置(Voicing)有一種特別的聲響,加上他的樂思及理念,使得他的作曲編曲有非常濃厚的個人色彩。

David的演唱亦精彩連連,許多坐在前排的女士們已經陶醉地眼睛發亮了,因為他豐富的表情與肢體語言吸引了大家。每位歌手的風格盡是不同,以前的爵士歌手唱法傳統別有一番韻味,現代的爵士歌手受到許多民族吟唱的薰陶,甚至還有不少印度打擊樂器如Tabla的節奏語彙。

很希望有一天台灣能夠發行他們的專輯,讓樂迷們也能和我一樣聽到更多的爵士新聲音。


▼謝啟彬及夥伴們的Mahavishnu Orchestra —Birds Of Fire音樂會演出記

有人可以想像又是驚喜、又是心臟受不了、耳朵快冒煙、嘴巴合不起來同時發生的感覺嗎?

樂團的指導老師Fabien先至台前播放一段循環不停的喇嘛吟唱,哇!聲音真是低的可以了!然後上台宣示史上最偉大的爵士搖滾樂團Mahavishnu Orchestra的再度現聲,是由小提琴手啟彬、吉他手Jean-Michel(曾到台灣演出)、鍵盤手Wannes、貝斯手Herwig、鼓手Stef五人擔任演出。哈哈哈!他們居然身穿喇嘛裝、一人一柱香緩緩地走向台上去,穿著這樣的服裝就要開演了,Stef敲響三聲泰來鑼,喔!聲勢不凡!

樂聲一出,幾乎每個人都被〝電到〞。其實今天應該是有兩個樂團的演出暨考試,待會兒還有一個放克樂團據說會很來勁,而Mahavishnu Orchestra的音樂對大多數的觀眾或一些老師來說並不太熟悉。看看大家也包括我,真的是被這現場的音樂嚇一跳,連那位放克至上的放克團指導老師也興奮地手足舞蹈。

小提琴的聲音在這個樂團顯得爆發力十足,第一首就馬上展現了一段幾乎是衝破雲霄的即興,觀眾們是歡呼聲連連喔!我也很高興啟彬真的是狠狠地拉透了那五絃的電小提琴 ,這可算得上是他即興的一大突破啊!下一首R&B色調的樂曲便與台下觀眾互動,大家手打著拍子,小提琴即以撥絃的方式即興,別有一番韻味。

整個樂團另一個與小提琴緊密演奏的則是吉他手,Jean-Michel只要一上台就有如野馬一般瘋狂不已,他的一群女性樂迷們更為他所彈奏的音樂尖叫不停。鼓手Stef可以被頒獲一個最最用心用力獎,這套曲目的鼓並不好打,但Stef為了演奏偶像Billy Cobham的打法非常努力的練習,今天終於全力地呈現給大家,我想台下的評審老師們應當會給即將於今年要畢業的Stef很好的分數。貝斯手Herwig一向很稱職,竟然在最後一首樂曲中來了長長地一段獨具魅力又震撼的即興,惹得另一團的貝斯手Wouter(曾到台灣演出)心癢癢喔!

這場音樂會相當的成功,每位團員一年來的練習終有成果,最高興最感動的就是他們的指導老師Fabien Degryse了,看到他在台下為著這個年輕的音樂夢想的實現笑得合不攏嘴。而這班已經〝起笑〞的團員們練出癮來啦!他們打算繼續練習然後再去別的地方表演。接下來的放克團倒顯得溫柔許多,Wouter仍是使出渾身解數奮力吸引他的樂迷妹妹們。

 
▼復活節假期三遊巴黎

啊!終於等到了這兩星期的假期,暫時撇開一下繁重的課業,再度光臨美麗的巴黎。由布魯塞爾搭TGV快速列車到巴黎只要一個半小時就到了,在巴黎一樣用我那破法文即可行得通喔!

雖然一抵達就飄著雨,仍有無數的觀光客,熱鬧的不得了,唔,眼前的聖母院、塞納河依舊是那麼地迷人。邊享受著街景邊聽到爵士樂聲…已經有一堆人圍觀,原來是一個狄西蘭樂風的樂團在街頭表演兼賣他們的專輯,聽一聽…蠻棒的耶!〝鼓〞手的裝備很特別,他雙手戴鐵指套刷著一鼓一鼓的鐵板,這樣一來不但對音樂的效果達到了,並且方便攜帶。



第二天早上我們直奔大跳蚤市場尋寶,首先找到那家有不少滯銷音樂書籍的攤販,這次收穫還算不錯啦,以半價買到四本好書。接著繼續進攻各家中古唱片CD店,看到許多難得的專輯…可是…這些商家的確是識貨,那樣的價格都可以買到新的了,當然絕版品的價格更是不敢看囉!再找吧,還有很多地方可以挖寶呢!

塞納河左岸有著名的舊書攤,對面可前往聖米修大道(Blvd. St. Michel),就在大道的邊邊角落有一家中古樂譜店,上回曾於此以一百八十元台幣買到一本米堯的鋼琴譜,想再一次找找是否有好料。唉啊!怎麼沒開呢?會不會正好出去吃飯?等好久,仰頭一看有個很可愛的招牌,是德布西喔!好吧,下一次再來好了!



龐畢度藝術中心前陣子因整修而關閉一段時間,這次終於能夠進去一探究竟了。正當排隊等待進入時,一位〝怪怪〞的黑人把他的〝藝術作品〞擺在廣場中間,這個作品由一些欄杆及鍋子、繩子所組成,左上方掛著一隻襪子,右上方是一根黃黃的香蕉,嗯,也許真的有某種含意?接著,看到龐畢度的守衛向他說了幾句話後,他居然開始唱歌還邊敲鍋蓋,歌聲不賴而且手腳並用,仔細聽他唱著「為香蕉爭取自由」,一根好好的香蕉已經被打爛了,惹得排隊的觀光客笑得不得了,表演結束後怪黑人賺了不少賞金,想一想,他也許是腦袋有一點秀逗吧!

進入龐畢度內部,果真是看起來新奇有趣,馬上相中右側的附設書店(Art Shop),愛收集卡片的我即刻勇往直前,啟彬也在兩秒鐘之內立即瞄到音樂書籍的區域,並已經專心地在閱覽了。突然收到呼叫而過去瞧瞧是啥事?喔…有兩本BLUE NOTE唱片封面圖片專書,唉呀美呆了…可是…太貴了…嗚嗚…

接下來的每一件現代作品都令人大開眼界,這些現代藝術家的創意實在很有意思。大家在五彩的龐畢度骨架內穿梭不停,我們往上走到達最頂樓,在這兒看到整個大巴黎。遠遠的那端是蒙馬特的聖心堂,還有凱旋門、艾菲爾鐵塔、聖母院和塞納河都一一呈現在眼前。現在我們進入了時間藝廊,可清楚的看到由遠古至今各種時間的算法。裡頭有如迷宮一般,走的實在是有點腳酸,咦?John Cage的大作「四分三十三秒」在那兒,各位仔細看吧!譜上面什麼音也沒有,但它仍是一個音樂史上的創舉。



因部份藝廊沒有開放,我們就往外頭去透透氣啦,要進入館內的人潮依舊是那麼地多,那位黑人…天啊!還在演。此時發現另一群人聚集,嘿嘿,一位比較正經的黑人正演奏著鋼鼓呢!很好很好聽…他演著一首接一首的巴洛克樂曲,簡直把鋼鼓當鐵琴來打,每一位觀看的人都為著他的技藝著迷不已。



這次巴黎之行的最後一天,啟彬奮力掌握時間補足所缺。唯一希望的PARIS JAZZ CORNER到底是往哪兒走呢?好像是迷路了…現在正經過的是巴黎大學…這方向對嗎?眼尖的爵士彬可真是了不起,又找到數家中古CD店,經由他分析的是「大學附近一定有不少CD店」,OK,下次就有新的定點可以尋寶了。好,離搭車還有兩個小時,應該是足夠窩在PARIS JAZZ CORNER〝補貨〞…,YES YES!皇天不負苦心人,終於找到這家店,哈哈!買到幾張BLUE NOTE的好專輯,心滿意足的趕車去囉!

完稿日期:2000年四月

(日後將不定期刊載我們在歐洲之見聞!)






回自己說說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