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雅的比利時音樂隨筆(四)


文/張凱雅


在這五年留學比利時的日子裡,每當回到台灣放假久留時,就會想快快回到比利時來,一回比利時又常想著要回台灣,哎…老是這樣子心情一直地循環著…不過終於讓我們等到“最後一輪”囉!期盼我自己明年六月能順利拿到爵士鋼琴演奏碩士的學位。

這個暑假我們在台灣待了三個月的長時間,幾位爵士好朋友的熱心幫忙,使得我們遇到許多人也發生許多有趣的事,像是五四三與誠品講座、密集的教學生活等,讓我們重新感受到台灣的“爵士情況”,在將近五年的時間裡,似乎有那麼點進步的景象出現啦!


▼回想二〇〇一年十月至十一月中旬的奧迪爵士音樂節(Audi Jazz Festival),樂手名單上屬超重量級的並不太多,如Herbie Hancock、Tom Harrell、Jill Hall等。由於Herbie的大名太響亮了,導致門票迅速售完,想想我們已於北海爵士音樂節見識過這位大師的現場演出,決定把握機會選擇別人,所以我們果然享受了一場令人感動的Tom Harrell四重奏音樂會。其他還有多位值得注意的音樂家,例如印度打擊樂手Trilok Gurtu的勁爆演出,到現在還讓我們難以忘懷,與他精湛的節奏口技相比,我們暑假連續講座中的示範可算是小角色啦!而爵士哈蒙風琴手(Hammond Organ)Larry Goldings在樂器博物館的三重奏音樂會,除了讓我們見識到Larry Goldings的快手快腳以外,亦使得我們對Hammond Organ這個樂器有一番重新的認識。

另外幾位這次音樂節名單上的音樂家,如薩克斯風手David Sanchez也是我個人很喜歡的一位音樂家,雖然我沒有聽過他的現場演出,還是強烈地推薦他的幾張專輯:「Obsesion」、「Sketches Of Dreams」、「Street Scenes」,這幾張專輯都有濃厚的拉丁與爵士色彩的融合,並且在樂曲的編制與編曲方面的巧妙手法也是我相當讚賞的。還有一位來自瑞典的爵士鋼琴家Esbjorn Svensson,他所組的三重奏是我近來很欣賞的音樂團體。



  



因為早早之前接觸過越南籍吉他手Nguyen Le、及近來對瑞典爵士鋼琴家Esbjorn Svensson的音樂感興趣的原故,慢慢又發現許多ACT唱片公司旗下的優秀專輯。ACT將這些批音樂家的音樂歸類為「世界爵士」(World Jazz),裡頭有融合了越南、巴西、北歐、西班牙、非洲等民族音樂的色彩,似乎這種與爵士即興結合的音樂,頗讓我的“聽感”煥然一新的。

老實說,初到歐洲學爵士的我們,一開始只懂得了那些大夥們都喊得出大名號的爵士音樂家、爵士音樂史、爵士演奏及爵士聲響等等,什麼民族的、實驗性的、有的沒的幾乎是有聽沒有懂。這五年來除了主要的爵士根基與演奏能力紮實以後,年年的大型音樂節與每位老師所給予不同的音樂資訊,讓我們耳朵的接受度擴展了許多,更使得我們認識到越來越多的優秀音樂家。

就在今年的德國科隆之旅中,熟知科隆的啟彬帶我來到一處CD賣場,此賣場真的大到…「天啊!」待會兒再另闢專文讓啟彬來解說好了!在一陣「狂逛挖寶」之下,ACT的二○○一年世界爵士精選是我挑選的眾專輯中之寶貝片啊!雖然這張精選才值台幣一百五左右,我卻能從裡頭延伸發掘出其他好專輯。ACT的音樂在歐洲的售價可不便宜,不知在台灣是否容易找得到啊?好像暑假在誠品音樂看到一些?無論如何,我仍要推薦幾位優秀的音樂家及專輯給各位熱愛音樂的朋友們!

唱片公司之相關資訊,請前往官方網站查詢:www.actmusic.com


David Binney -「South」


Chano Dominguez/Gerardo Nunez -「Jazz Pana II」


Nguyen Le -「Tales From Vietnam」、「Maghreb & Friends」、「Bakida」


Erskine-Le-Benita -「E-L-B」


Beirach-Huebner-Mraz -「Round About Bartok 」


Markuz Stockhausen -「Sol Mestizo」


Esbjorn Svensson Trio -「Good Morning Susie Soho」


Jans Thomas With Triocolor -「Colours Of Ghana」


Karim Ziad -「Ifrikya」


Nils Landgren -「The First Unit」


Paolo Fresu -「Sonos'e Memoria」



▼啟彬介紹德國唱片賣場

科隆最有名的大教堂,沒被炸毀真是奇蹟。


從海德堡回到科隆後,去逛逛唱片行,這是在Saturn旁的專門店第一家,蠻貴的,但LP藏量驚人


Saturn正對面的第二家,比較多元化,價格比較便宜


這就是大名鼎鼎的Saturn,科隆一店號稱全世界最大的爵士CD賣場


多到整個地下室都是爵士專區,Keller就是地下室(Celler)


真的蠻誇張的,雖然來過三四次了,還是不會無聊!缺點是不能刷卡,但地面樓有提款機


這是了不起的發明,你只要把任何專輯的條碼一刷,馬上有片段試聽,但裡面有幾十萬張哪!


另一家家電唱片大賣場,就在科隆大街上,像台灣的T-Wave,但CD乏善可陳


More Photos...



暑假期間在大約八月初的時候,陪同妹妹前往大直實踐大學參加插大考試,心想會不會那麼巧可以遇上三年未見的Uncle Ben?哈!果真讓我在經過空中英語教室大樓時,瞄到Uncle Ben由某辦公室走出來,此時的我真是興奮又感動。當我直接地往Uncle Ben身前一站對著他微笑時,他還恍惚了一下…好像忘了我是誰啊!過了一會兒他即回過神來大喊:「哇…」。

接著當然是滔滔不絕地東講西講啦!說實在的,我真的很佩服這位爵士老前輩,他到現在仍是天天練樂器,還練到老被Aunty唸啊唸的,連當天下午見到Aunty時,她還是如以前一樣,喜歡在我耳邊嘀咕她的先生「只要拿起樂器就停不下來似的」。不過,能讓他公開演奏的機會已經是少之又少,願意用心聽他指導的也不多了,使得前往Blue Note參加Jam Sassion成了他演奏音樂的動力之一了。

聽一聽後,心中湧上一股強烈的辛酸,心想也許大夥們為了學爵士都相繼地往國外跑,是否多數人認為外國人的話比較值得聽?(Uncle Ben不像“外國人”嗎?)還是他年紀大了、說話慢了?我記得台灣應該有不少樂手曾讓Uncle Ben指導過,而一頭栽入爵士樂這個深奧圈圈中的吧!以我自己為例,出國學習以後常常會不時地回想到以前Uncle Ben陪著我練團的情形,其實當時有很多時候我都聽不懂他在說些什麼、或是示範些什麼,大部分還都是右耳聽左耳出的,慢慢地深入爵士的領域裡之後再來回想他的指導方法,總是會讓我高興地覺得「原來是這樣啊!」

看看除了美國、歐洲以外,連日本、中東、印度、中國大陸、非洲…都已經發展出不小的爵士樂環境了,有多少的爵士音樂節或相關活動在這些國家裡不斷地產生。當然這種在台灣仍屬小眾的音樂,確實有許多樂手、樂迷在努力地耕耘著,這的確是值得大家高興的。但別忘了,這位老前輩的用心與貢獻也是台灣爵士樂圈的福氣啊!如果各位有機會看到他的演出、或出現在Blue Note,請多多支持他。而且,聽老前輩的意見是不會吃虧的,多點耐心慢慢聽他說吧!


▼這三個月的假期中,因蘇重與Timo的幫忙,讓我們能受邀於五四三音樂站與誠品書店,在一連串的講座中與許多樂手樂迷一同分享聽音樂學音樂的心情與方法。

想起「米倉」的那一場,雖然我們蠻辛苦地自行攜帶樂器音響,邊講邊演得口乾舌燥,最後還報廢了一台混音器跟一顆喇叭,一想到整個地下室擠得滿滿的,心中仍然是充滿感激與高興的。印象最深的是最後那位中年的先生(他是教古典小提琴的)問道:「請問國內有哪位是到國外學爵士小提琴的?」…哇哈哈!啟彬這兩個小時是白講了嗎?還有一位青年男子來問我:「請問妳剛剛示範的那種McCoy Tyner的彈法,要怎麼彈啊?」果然不出我所料,傳統演奏法不夠酷,McCoy 這種四度猛下的彈法才夠炫。在我示範了三組四度的和絃後,他興奮地說「好了,我知道了,謝謝!謝謝!」咻地一下就走了,????他一下子就學會啦?

而我很榮幸地能在這個Keith Jarrett大受愛戴的台灣,來為樂迷們解析並演奏他的音樂,這算是我學習爵士樂的這幾年時間內一個很特別的經驗,更讓我從自己的演講中回頭學習一番。另外在台南的三場講座中亦有許多有趣的事,比如蘇重、黎時潮還特別由北南下,黎媽媽的豐盛菜餚更是讓我們回到比利時後還時常想起呢!有幾位熟面孔連續來聽三場、幾位爸爸、媽媽級的樂迷們,也聽得相當認真喔!雖然現在已經將近年底了,我們還是很謝謝各位對爵士樂的愛好與用心。


在暑假的這段時間裡最常被學生問「我已經去上了一段時間的爵士課程、也讀了很多樂理,為什麼還是不會即興?」這些學生當中有吉他、鋼琴、薩克斯風及打擊樂手。也許有人會覺得奇怪,我是鋼琴手、啟彬是小提琴手,怎麼會有吉他、薩克斯風或打擊樂手來找我們上課呢?而且這些學生也都表示有意願要前往美國或歐洲學習爵士喔!因為我們能正確地告訴學生們「How To Improvise ?」 ,而不是只有死背一疊爵士樂理、或死套一堆音階與和絃。

台灣的學生真的是背了不少理論,音階也練了不少,但一被要求作小小的節奏與音型變化時,就東卡西卡的了。我們兩個在尚未出國前也是如此,辛辛苦苦東練西練一大堆以後,來到國外才知道整個層次差了許多,所以我們才會願意詳細地告訴學生該如何演奏。首先就從「節奏」開始著手,聽過我們講座的朋友應當可以發現我們非常強調「節奏」,這可不是只有鼓手或打擊樂手該知道的喔!然後該如何「運用對的節奏來即興」也是需要花時間與精神來練習的。好幾位學生由一開始完全不知如何是好,直到兩星期後漸漸展現出成效時,我們也相信這些似乎很困難的練習都是可以克服的。

我們同樣要求學生抓歌,有人就真的成功地把某首樂曲裡的即興抓了起來,可是該怎麼用呢?就如同我們的「採譜分析」區裡,早已放了時幾首歌在那兒,也許要問問各位:「實際地按照著解說操作過的,有多少人呢?」這種東西光用看的等於無效啊!一位用功的吉他手照著啟彬的解說,運用著採譜過的節奏與句型,轉換成他自己的即興,當時他興奮地覺得自己的即興有「對味」了,隨即再跟隨著樂譜聆聽音樂時,那位學生不時地發出「啊!我懂了、我懂了」的叫聲。

學會演奏爵士樂不是一件簡單的事,要演奏得好又不俗氣更是難事。會演奏爵士更不是讓人拿來比看誰「屌」的,常常聽到一些樂手莫名其妙相互對罵,這根本對演奏音樂毫無幫助的嘛!何不花些時間用心聽音樂、用心練樂器呢?我們衷心地希望這幾位暑假曾與我們上過課的學生們,如果你們還是那麼地熱愛演奏爵士樂,就得真的下定決心紮實的練,別再東聽西聽後還無法決定要練哪一種方法,等啊等的只會浪費時間喔!也期盼曾與你們分享的練習方法能真的對你們有所幫助,慢慢地台灣才能有越來越大的爵士樂圈啊!

完稿日期:2001年十二月






回自己說說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