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字遣詞的重量,以及就事論事的態度


文/謝啟彬
Share/Bookmark




IMG_7393


語言與文字的運用,尤其在以中文介紹源自西方的事物或文化時,其實還真是門學問
這也是我常覺得寫東西或講話要注意用字遣詞的適當性,以及其困難的緣故
譬如
此文中講的「放鬆」,真的很多人會誤解成「鬆垮」

還記得我早年在國外學習,跟歐洲人同學有些練團意見上的爭執時
我覺得他似乎太為自己着想,所以爭論中用了「自私」(Selfish)這個字
而同學的反應還蠻強烈的,因為對他而言
“Selfish”是對人格上的指控,而不是就事論事談論事情的本身
當然我也在英文與中文,以及任何語言文字的“重量”上學到 一課

又如同剛剛跟凱雅的一位老師學生在討論的
台灣人總容易誤會:一位
「嚴格」的老師,跟一位「嚴厲」的老師之差別
嚴格,不一定是兇,而是指有原則,知道要堅持,會要求學生
嚴厲,其實也不一定真的不好,有時候是一種方式,表示明確的態度
每個學生不同,有些學生不把他的繮繩拉好,他只會亂衝或天馬行空
但是,情緒化地發脾氣,或是故意找學生碴,這種嚴厲就很沒意義

我遇過最嚴格的老師,到現在我還感念他,但是他從來沒罵過我
生活上非常關心我,但是專業上卻常讓我想自我要求更進步
這好像有點像兵法上的「不戰而屈人之兵」?呵呵

那種
從「敬畏」轉化成「敬重」的歷程,也的確需要一些時間
所以,「老師對我很好」的「好」到底是什麼?其實看學生怎麼看
也有那種講空話但是學生當下覺得很溫暖熱情的
更有看起來像是在扶持學生讓他們不用自己嘗試錯誤與修正
但是卻造成依賴或大頭症心態的

我遇過一個最極端的例子,是說我很兇,只會罵人之類的
甚至私下會說只要我出現在他表演的時候,他就會演不好云云
(實際用詞是更重的)我相信這是學生自己的壓力轉嫁而已
通常大家會幫這樣的學生開脫,說是心態不成熟,老師不要介意之類的
而老師在這樣的情境下,其實是比較“吃虧”的,而且也是得表現出氣度
或是即便有理也不能“咄咄逼人”,只能真的不放在心上

但是為何我會永遠記得的緣故,不是因為我“記仇”(記仇表示是對人不對事)
而是我會檢討為何我給一位學生這樣的感受
或是反過來看,一樣米養百樣人,什麼個性的人都有

總之,我只想記錄下來所謂語言文字的“重量”與“精確”
以及人與人之間“溝通”的不容易
還有在傳道授業的過程中,能否教到有緣的學生
分辨藝術本質的好與壞,什麼是良藥而什麼是糖衣
以及得不得罪人、身段高低與否的真正意涵所在吧?




s延伸閱讀

Pasted Graphic 2最Groovy的歌手—Al Jarreau

Pasted Graphic 2教學態度不分語言,學習態度也應堅持—寫於2012帶團至以色列耶路撒冷音樂院交流研習時

Pasted Graphic 2自重

Pasted Graphic 2寓言故事—求神問卜指點迷津的心理學

Pasted Graphic 2偏見與危機

Pasted Graphic 2兩種想法與做法—瞭解什麼才是真正該追求的「能力」

Pasted Graphic 2無限上綱與看熱鬧

Pasted Graphic 2有些話不要講成習慣,除非你是不會出事的通告藝人—一些小習慣的養成與語言的“重量”問題

Pasted Graphic 2再看一次「春風化雨」—老師的天職是教育學生、啟發學生,但是老師不可能解決所有學生的問題,以及學生所有的問題

Pasted Graphic 2品管與瑕疵

Pasted Graphic 2對與錯



回自己說說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