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水準與你是什麼種族膚色、住在哪裡無關,與有沒有找到正確方向去發展有關


文/謝啟彬
Share/Bookmark







這是啓彬與凱雅帶TISJA優秀學員去日本洗足交流時,給予相當多協助的Yuki Arimasa老師,說啥日本人怎樣怎樣的,還不如親身體驗或感受,Yuki老師甚至是當年去了美國的Berklee學院後,畢業後直接被學校延攬當老師教了八年的,他教過不少美國人、歐洲人甚至台灣人呢!這些都是很常見的例子,爵士樂哪有那麼窄化?哪有說一定要什麼膚色什麼人種才演得比較好,或是號稱從哪裡來的就聽起來比較厲害?

可惜,現在愈來愈多人相信這種觀念,也愈來愈多音樂家用這樣的方式來行銷自己了,或許在這種資訊快速流通的時代,大家都只能先下猛藥吧?但是反過來講,就是因為資訊快速流通,所以表示實力與名聲才是最重要的,不然人家一上網、一打聽就ㄅㄧㄚㄎㄤ了,何必呢?




Tomonao Hara 原朋直老師也是此行我們互動很多的日本一流樂手,七月的時候我們也曾請他來台灣過。這首爵士小號名曲大家應該都不陌生吧?而他啥學位文憑也沒有啊!他說他都是自學的,然後從年輕開始在日本的Live Jazz Bar找高手Jam,外國樂手來台親自己去討教,慢慢就到這境界啦!

而週日首次的Jam Session,Hara老師也是從這首開始吹的,還是台灣的同學點的呢!但是和聲架構超清楚,技術超好,音色不用說,還很會用音樂與姿勢來"帶動"其他在演奏的人,就是要這樣啊!




吹《Cherokee》




進步到一個階段,自然就會接觸到這樣的曲目,這跟啥選擇傳統風格或現代風格根本無關,跟啥練Combo或練Big Band的無關,更跟啥歐派美派的無關,只有存心反智或愚民的人才會這樣講,而我就不知道年輕的學生還要"過濾""考慮"多久?

然而年輕學生要出道入行,門檻卻也沒有很高,變成大家都只在同一個層次裡頭自high但卻走不出新格局,這樣的惡性循環只能一直持續嗎?這就叫內耗,而似乎這已經變成台灣的常態。羨慕別人程度高環境好,就得做點事去改變,要和稀泥不難,但是完全沒有意義就是




誠心地說,我還是覺得這一代的本地爵士樂學習者接收到的資訊太多太雜了,反而在過濾這些資訊的過程中方向亂掉,或是再度失去信心,甚至因為"雜學"的結果,聲音也變得愈來愈"雜"了

從前一直覺得講得太明,會剝奪大家求知的權利,但是如果最後解決問題還是得繞一圈回來,那我們就做些改變,直接講清楚些好了!時間,是不能這樣浪費的



回自己說說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