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真心喜愛一件事,那你就應該會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好」,然後你會去努力、去追尋、去提升你自己,往那個「好」前進


文/謝啟彬
Share/Bookmark




Pasted Graphic


這兩天都忙著帶兒子,參加他的街舞彩排與年度成果發表,因為我們也都熱愛Groove,包括女兒,所以全家出動,參與得很開心。

值得一提的是兒子的老師,以及背後的舞蹈團隊,是專注在兒童街舞的部份,也就是說,青少年很多人在跳、演藝圈很多人在跳,但是她們比較堅持在開發兒童肢體潛能的領域上。

因為我的“專業”中有一項也是辦活動、策劃節目與藝術教育推廣學習,所以在等候的空檔中,觀察這群年輕朋友們,也是我的“職業病”發作的時刻 XD

姑且讓我把這個舞蹈團隊跟
「爵士原力」(包括了九年的台北國際爵士音樂營、台北國際爵士音樂節與大眾爵士樂欣賞講堂、各類型主題示範講座與教師研習等)來做點小小的對比,出發點也是善意的。

首先,在這兩天我感受最深的,是這個舞蹈團隊似乎沒有
「行政或工作人員」這樣的任務分配,所有的老師,除了平日的教學、幫學生打點上台的一切外,還要身兼場地聯繫、內場外場、主持、串場,然後最後還要來段精采的示範舞碼,結束後邊喘氣邊繼續帶氣氛主持甚至耍寶,因為現場都是小朋友跟家長。這種角色上的隨時切換,根本就是我們到今天為止,還要比他人花掉更多精力與時間的模式呀!不管你參與過我們的活動多久多長,你一定會發現這樣的場景,嗯,似曾相識,呵呵

TISJA這麼多年來,雖然都有幫手、有願意義務幫忙的人,但是在爵士原力的成立過程前,凡事都是事必躬親的,甚至即便在成立後,也是跌跌撞撞了好幾年,才在近年,有些固定的收入來源可以聘請一至兩位專職的行政人員,大型活動期間則有資深專案人員的加入。所以,能夠支持這個舞蹈團隊的動力,我懂,那種動力叫做
「熱情」

Pasted Graphic 1

也因此,像在今晚的成果發表會前,出現了延遲入場、家長與學生開始怨聲載道的狀況之下,在現場當家長的我其實也懂,眼睛一看就曉得了,啊就大家身兼數職跑來跑去,中間有個環節一出岔,就很有可能連鎖效應下去了呀!

現場感覺也有不少家長跟我比較像,會想提一些建設性的改進或是甚至想幫忙等,然而我也知道,這真的是辦活動的必經過程:不管你再怎樣事先沙盤推演,現場一定會出現你預想不到的狀況的!當然這些年輕朋友們也很負責任,一開場就跟大家道歉,也會將改進意見納入檢討,我想,這值得肯定。不過我剛說的「分工組織化」,卻也將是想長期經營的團隊,有一天勢必要去面對的問題。

我們真的明白,每個人都有夢想,但是不一定每個都能懂得自己的夢想,所以,
「堅持」變得格外重要,因為如果不堅持,常常就會愈來愈不對勁,也會變成跟別人沒有啥不一樣,等到這時候,“堅持夢想”就變得很沒有意義了!

此外,我覺得真正可貴的,是這些年輕老師們的向心力,以及學員們的向心力。根據實際上在統籌的老師跟我說,其實他(她)們都不能算是正職的舞者,因為大多數的老師幾乎白天都有另外的工作,都是因為喜歡跳舞,有些是學生時代加入社團,有些是志同道合,變成大家都要做出很多額外的犧牲與付出。而老師也說,他(她)們其實都很愛孩子,除了享受跟小朋友一起相處教舞練舞的時刻,二方面還能持續做自己喜愛的事情,而且是跟更多人一起,這種感覺是很無與倫比的!

Pasted Graphic 4

相較起來,或許我跟凱雅老師真的看得比較多些,我們總覺得有時候讓人感染喜歡上爵士樂不算太難,只要你的音樂質感夠好而且有吸引力,加上找到合適的管道。
然而最難的,是上面講的「堅持」—不是我們的堅持,我們一直很堅持,是來來去去的人如學員、學生或樂手的堅持這些年來我們不知道已經聽過多少“放棄”或是“遁走”的理由,這些理由看來也都是很難去反抗的,我們從來也不會去強求學生或是原本志同道合的夥伴,然而,難道真的是因為「現實」太巨大太可怕,所以可以讓大家就這樣放棄或遁走自己原本所喜愛的事物?

還是說,一定要看到什麼“誘因”或是“足以安心的條件”,才能夠讓更多人堅持去追尋成為更好的爵士音樂家,或甚至,就是你(妳)原本的夢想呢?

這麼說來,剛剛那些年輕舞者,感覺還勇敢許多呢!

怪環境嗎?對,這個大環境對爵士樂不熟悉、不友善,但是這整個社會又對其他事物熟悉又友善了嗎?相信這不需要我舉例。我甚至可以說,其實在本地,成為樂手或成為音樂老師,門檻並不高,你不用很困難就可以安排在一些場地演出,所謂的樂器行或音樂中心更是如雨後春筍地愈來愈多(或分裂),我不覺得進入這行業真的很難,重點是,你可以走到多遠?做到多好?

Pasted Graphic 2

回頭來說,街舞的市場真的就比較好嗎?我覺得應該也是差不多,每個行業都有本難念的經,大家都可以當老師,全民都能跳舞,當然,街舞的特色是比較“Hip”、比較“流行”,但是如果用同樣的標準來對比,你在各大學的舞蹈系,一樣沒有主修街舞或嘻哈的吧?

我並沒有要打算討論學術圈的問題,這在我其他文章中寫過很多。我只是想強調:

如果你真心喜愛一件事,譬如說爵士樂、譬如說街舞,那你就應該會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好」,然後你會去努力、去追尋、去提升你自己,往那個「好」前進

不管要花多久的時間,也無論你是在什麼位置上—跟興趣無關的工作、從事基礎教學、以職業身分行走江湖、業餘或專業、養家糊口......,那個「好」是你會去欣賞的,甚至,你會跳脫不只是欣賞者的角度,想去“駕馭”它

然後你就會想辦法去「克服」(Conquer)

這是我的肺腑之言

Pasted Graphic 3

最後用一段以前寫過的話來分享這麼多年以來的經驗談:

「有時候你堅持在做一件事情本來還好,但為了要讓事情能堅持下去,就必須開始去說服別人支持或相信你的堅持,或是認識、了解你在堅持的事情

這就真的是痛苦深淵的開始...」


再次謝謝這群年輕的舞蹈團隊,你們不但照顧了我的小孩,也讓我可以分享這些想法,給學音樂的年輕朋友,大家都加油吧!


IMG_5943


s延伸閱讀

我不奢望你們懂,但是我自己慢慢懂了 ^^

如果別人不懂你喜歡的東西,就想辦法讓他們懂吧!

就是一種態度

「那些外國大師都好棒,我好羨慕!我好想跟他們一樣可以自由自在地玩音樂喔!台灣環境真的不好,出不了這樣的音樂家...」

聽了很多各方說法,收集了很多教材範例,看了很多超強網路演奏影片......然後呢?

「夢想」與「幻想」的差異

只是多一種或幾種選項而已—再度帶團來日本參加2012甲陽音樂學院國際爵士樂研習營之我見

爵士樂手到底能不能算是一種行業?—在地的問題、關鍵與經驗談

在地爵士樂推廣教育的現狀與改善—需要更多的耐心、時間與方法

蓋希文到底是爵士音樂家還是古典音樂家?

用同理心來看看「學音樂」這件事情,可以有多少種可能性?

音樂環境一直在改變,許多觀念也要隨著調整—關於「我不是科班出身的」跟「出國留學的都比較厲害」這兩種說法

各位未來的競爭者—你準備足了嗎?還是沒人告訴你真相?

差異化,來自於就是有方法可以做好,以及旺盛的意志力,加上堅持的行動力!

信任生信心




回自己說說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