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重


文/謝啟彬
Share/Bookmark




img_2093


身為一個長年在多面向努力的音樂工作者,也帶過組織團隊當過領導者打過仗,更曾經常性地要去溝通協調談判做決定的“CEO”

我真的對其他單位或交手單位,曾發生數不清次數的「上層主管所做的決定或犯下的錯,要由下層幹部去扛或去承擔」,感到同情與不忍

但是現實似乎就是如此,也要學會與之相處

舉兩個例子:

a. 多年來常會接到一些公私立展演單位的聯繫,說他們邀請了誰但是票房不好,希望老師幫忙云云,有時候還會加上一頂“為台灣音樂環境努力”的大帽子。但我都只想問這些“可憐”的承辦人,那請問當時又是誰建議找這些音樂家來的呢?或是你們上面部門是怎談的呢?如何評估的呢?(拿商業單位來當例子,就是“企劃部與業務部之戰”)

b. 有些媒體,多年來一直沒有更新他們的“寫手名單”,以致於你會一直看到譬如說報紙休閒版,常想為了要做什麼美食餐廳配爵士樂的蒐奇特刊,或是配合時事或話題,重複去寫很多很淺盤的東西,我看過那種餐廳pub起起落落的就不下50家(有些甚至是經營者本身的執念或心態,以我接觸過的來看)。或是為了要配合專案行銷或“活動配合”,找一些“名嘴名筆”來做,但是很多時候這些人可能是單位主管的朋友,或是根本禁不起驗證的


照妖鏡在現代通常是蒙塵的,照出來了還是會繼續

搞破壞是故意,無知是可悲,我們常遇到的是無知者。當然也是有兩者兼備的 = 因為無知而搞破壞

有的人久久也才拿一回麥克風,自然說話風格華而不實,你噓他還拉抬了他的曝光率,畢竟他們真的不是常拿麥克風的人,而邀稿或邀請單位卻還以為是權威


要減少「誤會」這兩個字的出現,最好的方式永遠是儘可能減少「誤會」發生的機會

當事件的發生,最後的肇因跟我的推論完全不謀而合時,那就表示明明可以避免的誤會或錯誤,卻因為粗心的模式或其他必然會出錯的環節而產生,我只是比較早“預視”,並不表示我有超能力

奇怪的是明明就可以是個好好開車的路況,大家就偏偏愛開碰碰車?

對於“見識”過我對音樂、對文字、對知識、對邏輯、對教育、對任何事情,都認真到可能你們會覺得“龜毛”的朋友,希望有天你們也會明白,因為不細心不同理心甚至因為不自重不愛惜羽毛,所產生對別人或環境的傷害或拖累。

「自重」兩字而已,共勉之~



s延伸閱讀

[翻譯] 爵士樂評人需要知道如何演奏爵士樂嗎?

三大乍看成理其實卻不可信,或過時五十年以上的音樂書寫文案及想法

只是多一種或幾種選項而已—再度帶團來日本參加2012甲陽音樂學院國際爵士樂研習營之我見

爵士樂手到底能不能算是一種行業?—在地的問題、關鍵與經驗談

爵士風?爵士味?—古典樂聆賞者或音樂家常出現的“本位主義”推論謬誤

在地爵士樂推廣教育的現狀與改善—需要更多的耐心、時間與方法

蓋希文到底是爵士音樂家還是古典音樂家?

用同理心來看看「學音樂」這件事情,可以有多少種可能性?

音樂環境一直在改變,許多觀念也要隨著調整—關於「我不是科班出身的」跟「出國留學的都比較厲害」這兩種說法

各位未來的競爭者—你準備足了嗎?還是沒人告訴你真相?

看看別人,想想自己—對以色列爵士與現代音樂發展的一些觀察、雜感與心得

爵士樂要常態化,才叫做爵士樂在地化

差異化,來自於就是有方法可以做好,以及旺盛的意志力,加上堅持的行動力!

心虛往往來自不尊重專業,自己也不夠專業

信任生信心

有多少斤兩 說多少份量的話

我們做過什麼?(圖文精選)

十年來啟彬與凱雅到底在做啥?

簡單的人生智慧

用名號來推銷自己?用音樂來吸引觀眾?...在所謂理想與現實之間,是否仍有些盲點沒被發現呢?

我不奢望你們懂,但是我自己慢慢懂了 ^^

如果別人不懂你喜歡的東西,就想辦法讓他們懂吧!

君子 V.S. 小人的一些心得分享

好的爵士樂老師有兩種

鼓勵跟客套是不同的 熱情跟濫情也是不同的(同場加映終極嘴炮與無限迴圈之動新聞模式轉播)




回自己說說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