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容


文/謝啟彬
Share/Bookmark





點圖放大!


我常會在夢裡,夢到我當初學爵士樂時,那種笨手笨腳的窘態

我也常想起,當年我們遠赴重洋去圓那個爵士夢時的辛酸與血淚

或許我們追尋的是一種笑容,是一種被師長與爵士前輩肯定時,他們所露出的笑容

常被鼓勵或打氣不稀奇,看到一流的爵士樂手點頭稱許,才是一種燦爛

後來我們回家了,看到好多人為了學爵士樂,沒有笑容,大家都說很難,大家都抱怨環境不好

所以我們開始了
TISJA,這種看似愚昧魯莽、完全沒有考慮投資成本的十年計劃

多年來,我們逐漸看見兩種笑容~

第一種,是學生們聽見我們接過樂器示範時,那種想笑又不敢笑的笑容,我自己常在眼角餘光中瞧見

後來我們問了他們為何笑?他們說:因為好過癮!那種他們夢寐以求的爵士樂句子,就在他們面前活生生展現出來!

第二種,是每年在
TISJA Audition,看到報考學員原本因為緊張而手足無措,卻在聽到協演樂手們(也都是資深學員)的現場伴奏聲音圍繞時,那種幾乎可以說是"破涕為笑"般的臉部表情轉換

我們懂這種感覺~因為我們以前跟你們,一模一樣:

兩個台灣人在歐洲—聊歐陸爵士見聞 (2001)

「記得剛來到國外參加音樂院的入學考時,主修鋼琴的我必須要考三重奏(Trio),進到考場後就會有一位貝斯與鼓手跟我一同演奏。當三個人一同奏出第一個和絃時,我馬上全身起雞皮疙瘩…高興得快要哭出來了,因為這就像是唱片裡的那種爵士聲響,再看看那兩位幫我合奏的學生,其實都是十九、二十歲的年輕小夥子而已,卻已經能有如此的聲音,真的好感動!

同樣的樂器,不同的人演奏,就會有不同的聲音!真是神奇!

而我們更是真心地開心,因為

以前的我們,是萬里跋涉到了國外,聽到西方人一起演奏時,才有那種聲音

現在的我們,可以在一群講一樣語言、一樣膚色、一樣喜好、年紀相仿的年輕人之間

聽到這樣的聲音 看到這樣的笑容 感受這樣的感動








回自己說說



Share/Book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