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我的音樂啟蒙老師


文/謝啟彬
Share/Bookmark






在台灣聽爵士樂的朋友,大概對啟彬與凱雅都有些印象,而透過音樂創作與錄音的傳遞,可能也有不少人知道,謝啟彬的成長環境,來自於嘉南平原上的朴子這個城鎮,多少童年的鮮活記憶,都在那兒烙印,也成了日後音樂上的題材;多少溫暖的人情,都養成了我的個性與人生觀,即便我隨著年齡的成長而舉家遷移北上,到後來出國深造,對故鄉的人事物,一直深刻而無法磨滅。當然,我的音樂啟蒙,也是由印象中有許多甘蔗田的朴子開始萌芽的。

而談到了音樂的啟蒙,就一定得提到我的第一位老師—陳霜波老師。

陳老師當時是鎮上少數幾位教授小提琴的老師,我在五歲半的時候,因為聆聽了當時的台灣省交響樂團下鄉巡迴,對這項樂器充滿了好奇,也對音樂的璀璨世界感到興奮,我當老師的媽媽,便為我打了通電話約到老師家上課,如今時光飛逝,當時年紀尚小,對於第一次與陳老師見面的印象已經不復存在,唯一能夠作為見證的,是現在還放在家中,我的第一把小提琴,現在它大概只有我的左手小臂那麼長而已!從一開始,媽媽每禮拜騎著蘭麗50摩托車,把我擺在後面抱緊她,把小提琴盒子擺在前面的菜籃裡,一直到我漸漸地能自己騎腳踏車去上課,甚至於上課前後,跟同是陳老師學生的同學一起騎車到處去蹓躂為止,前後估算大約有五六年的時間,我也從五歲的稚童,成長為小學五年級的小少年。

陳老師是一位極富愛心的長者,當時所有同學都把腳踏車停在老師家院子裡,一路嘻笑打鬧進到二樓的起居室兼教室(我就有把弓拿來跟人對砍而應聲而斷的記錄
),十幾位同學從團體班開始,吱吱啞啞地開始〝殺雞〞,老師也極有耐心地為同學們調音,上松香、貼把位膠帶、指導姿勢等,然而大部分的時候,我們這些小朋友們,看到的都是陳老師那具有寬廣肩膀與灰白髮色的背影,隨著老師的伴奏,我們也一首一首地,將音樂的旋律都拉進了腦海之中。

我特別有印象的是︰或許陳老師是受過日本教育的緣故,他十分要求長幼有序及師生倫理的態度,家長們也都十分信賴陳老師溫和謙恭卻蘊含紀律要求的教學理念,再大了一些,上課的方式變成整個星期六的下午,學得比較久的同學就要提早到,跟初學的同學們一起溫習之前教過的功課,進而以相對起來比較熟練的聲響與技巧,扶持著學弟妹們的生澀,然後年紀愈小的學生就逐步地下課由家長接回,年紀愈大程度愈高的學生,就留下繼續往更深的功課前進,到最後下課時通常變成了個別課。如今回想起來,那種相互提攜,前輩照顧後輩,細心協助的情誼,的確影響了我日後在音樂學習上及教學推廣上的哲學,而陳老師整個下午無怨無悔的付出與執著,也像夏日午後,嘉南平原常聽見的蟬聲一般,持續地迴盪著。

直到我進了小學就讀,陳霜波老師更成了我音樂課的老師,並且帶領了很有名的節奏樂隊,我很感激的是陳老師把我安排到打擊組,負責定音鼓、大小鼓、鑼鈸等樂器,扎扎實實地鍛鍊了我的節奏感及組織能力。有幸常幫老師跑腿打雜,也讓我有很多的機會接觸到「總譜」與聲部、指揮等音樂的結構面向,無形中也加強了我對於音樂架構的認識與音樂元素的細探,還記得我第一首作曲編曲的作品,就是在小學四年級寫的,同學們合奏著我的處女作,陳老師指導並修正,實在為今日的我打下了堅實的基礎。而經由陳老師訓練並花下大量時間改編管絃樂曲的節奏樂隊,也在那時候拿下來台灣區第一名的佳績,相較於當時其他大學校都是演奏標準曲目的狀況之下,陳霜波老師以較為克難卻聲響更好的配器色彩脫穎而出,也證明了勇於嘗試的可貴。

一位好老師的身教與言教,的確會深深影響著學生的未來,陳老師在音樂上的執著,影響了許多日後邁向音樂之路的年輕人,陳老師在生活上的有條不紊,更是我們學習效法的對象,我到現在還清楚記得,陳老師在聆聽音樂時所蒐集的資料、為分門別類所下的工夫,以及在影音收藏上的豐富,都是我腦海中鮮明的印象,也讓日後我在更多更深、更廣的音樂世界中探索時,能維持有效率的習慣,以及永遠開放的心胸。

欣聞故鄉朴子市將為陳霜波老師出版為兒童寫作的樂隊合奏作品集,又收到了陳老師親自來電的邀約,心中充滿了無比的感念,謹深感榮幸地,將片片童年美好回憶化為文字,獻給我所敬愛的音樂啟蒙老師—陳霜波老師!

老師,謝謝您!


學生
謝啟彬敬筆

比利時布魯塞爾皇家音樂院爵士小提琴演奏碩士
實踐大學音樂系、銘傳大學通識中心講師
台灣知名爵士樂手
國內活躍爵士樂教育推廣工作者


p.s. 照片就是陳老師的家,之前回故鄉時特別拍的,而陳老師在幾年前過世了,我非常想念他也很感激他!



回自己說說



Share/Bookmark